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the ‘Uncategorized’ Category

109-2 的通識課「音樂作品中的愛」有點特別,同學覺得討論版留言的計分不太公平,這個問題確實一年比一年嚴重,到了109-2 終於爆發,意圖騙分數的留言數量暴增。以後我會把討論版取消,改成兩次書面報告。
以後第一周線上課程,第二次上課當天繳交加簽報告(第二周的課前作業),希望選課人數能降到70以下。
考試增加為四次,希望能測出同學對於閱讀材料及上課內容的掌握程度,不想讀課本的同學應該不容易考好。

因為課程中有請特別來賓來教戲曲唱腔,必須等疫情消失才會再開這門課,希望111-2能夠再次開這門課。

Read Full Post »

李家瑋、郭灃儀、蔡振家*(2021)Predictive processing, cognitive control, and tonality stability of music: an fMRI study of chromatic harmony. Brain and Cognition, 151: 105751. [SCI & SSCI, IF=2.821]

中文摘要

本研究希望找出對於中等調性穩定性較有反應的腦區。實驗刺激材料有三種,其中自然音階音樂的調性最穩定,而無調性音樂的調性最不穩定。在這兩個極端之間,變化和聲音樂具有中等的調性穩定性,其特點是對調外音符的使用,這些音符對於音高的內部模型提出了挑戰。本研究使用功能性磁振造影,測量了 29 名具有良好相對音感的成年人在聽自然音階音樂、變化和聲和無調性隨機音符序列時的大腦活動。數個額頂葉區域對於變化和聲的反應高於對自然音階音樂和無調性序列的反應,包括前輔助運動區(延伸到背側前扣帶回皮質)、背外側前額葉皮質、喙外側前額葉皮質、頂內溝、楔前葉。在變化和聲音樂的預測處理過程中,這些額頂葉區域可能支持工作記憶、階層式的序列處理、和聲上相距較遠之元素的衝突解決。此一發現顯示,精確度加權預測誤差(precision-weighted prediction error)與涉及認知控制的額頂葉區域之間可能存在相關性。

關鍵詞功能性磁振造影; 額頂葉網路; 階層式的序列處理; 音樂; 預測誤差; 工作記憶

在音樂認知領域,採用預測處理的觀點來解釋音樂聆聽的經驗,已經成了重要趨勢,此觀點主張,先前音樂段落的結構規律,可以讓聽者建立預測後續音樂的模型,而當聽覺輸入跟預測不吻合時,會導致預測誤差。

跟節奏知覺有關的研究,為音樂的預測處理提供了絕佳的模型。大腦根據音樂在時間上的規律建立拍節(meter),當切分音發生時,這些預測會失準(Vuust and Witek, 2014)。Vuust等人(2018)基於階層式貝葉斯推斷框架(hierarchical Bayesian inference framework) (Friston, 2010)提出了一種節奏失諧預測編碼模型(predictive coding of rhythmic incongruity; PCRI),其中節奏是聽覺輸入,拍節是時間預測模型。在這個框架中,自上而下的訊息流提供較低級別的先驗節奏期望,而自下而上的訊息流攜帶預測錯誤,藉此更新較高級別的後驗期望。該模型成功解釋,聽者對主觀快感和身體運動渴望的評分,是切分音程度的倒U型函數(Witek et al., 2014)。

大腦對切分音的感知,取決於(1)由於節奏不一致導致的預測錯誤,以及(2)拍節確定性導致的精確度(對時間預測模型的信心)。中等切分程度的節奏會使聽眾體驗到更強烈的愉悅感和對身體運動的渴望,因為此時的精確度加權預測誤差最高。具有最低切分程度的音樂令人感到有點無聊,它導致最小的預測誤差;而具有最高切分程度的音樂導致精確度最低,因為拍節非常不確定(Vuust et al., 2018)。

以上述的切分音研究為基礎,本研究探討大腦對於音高的音樂預測模型:調性。大多數的人類音樂都是有調性的,儘管各種音樂的調性清晰度或穩定性差異很大。在西方音樂中,音樂的調性穩定性與音樂張力知覺之間可能存在倒U型關係。在自然音階音樂中,先前的音符建立了一個音高預測模型,所有隨後的音符都與該模型相符。無調性音樂中沒有這種預測模型,這種音樂具有最低的調性清晰度。在這兩個極端之間,變化和聲音樂的特點是使用音階以外的音符。為了探索更複雜、調性更模糊的聲響,十九世紀西方古典音樂的作曲家開發了豐富的變化和聲語彙。在科幻電影中,變化和聲通常用於強調神秘事件或超自然力量(Heine, 2018)。電影《星際大戰》中的一種變化和聲,甚至能給人這種印象:「只有非常強大的巫師,也許只有神,才能使這些和弦動起來,從而使它們的發展與它們的調性本質背道而馳」(Buhler 2000, p. 47)。這顯示變化和聲音樂所引起的複雜情感反應,與聽者內在模型的預測失準,兩者可能存在某種關聯。

依循著上述切分音研究的思路,筆者認為音高處理的精確度加權預測誤差可能是調性穩定性的倒U形函數,原因是具有中等調性穩定性的變化和聲會導致最高的精確度加權預測誤差。自然音階音樂會導致預測誤差最小,而無調性音樂會導致最小的精確度。

一些變化和弦是源於主音化(tonicization),這種修飾和聲進行的手段,是暫時將某個順階和弦提升為主和弦,例如[[V of III → III] → II → I]這個和聲進行,是在三級和弦之前放上其屬和弦(副屬和弦,secondary dominant chord),如此一來,三級和弦就暫時成了主和弦。音樂中的主音化類似於語言中的關係子句;主音化的和弦暫時變成主和弦,就像某個名詞暫時成為關係子句中的主詞。

副屬和弦的例子顯示,一個和弦符合或不符合和聲規則,兩者並非涇渭分明。許多神經影像研究使用了事件相關的實驗設計,操弄了試驗的最終和弦(此即該實驗的事件);該和弦可能是符合和聲規則的自然和弦,或者是“違反”和聲規則的變化和弦(Koelsch et al., 2007; Maess et al., 2001; Omigie et al., 2019; Steinbeis et al., 2006)。然而,如果後續的和弦能適當地解決變化和弦,則該變化和弦在整體和聲脈絡中是符合規則的。本研究跳出上述腦造影研究的窠臼,將變化和弦的解決納入考量。

本研究使用功能性磁振造影,探討相對音感良好的成人在聽自然音階音樂、變化和聲音樂和無調性隨機音符序列時的大腦活動。

本研究召募了29名成年人參與此項功能性磁振造影實驗,他們的平均年齡為22.8 歲,其中有2人為左手慣用者,有19位女性。他們都有至少兩年以上的樂器或歌唱經歷。本研究的所有流程,都經過國立臺灣大學行為與社會科學研究倫理委員會審查通過(No. 201812HM063)。

腦造影分析結果發現,對變化和聲反應最大的腦區,包括:頂內溝(intraparietal sulcus)、楔前葉(precuneus)、背外側前額葉(dorso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額下回(inferior frontal gyrus)、前輔助運動區(pre-SMA)、背側前扣帶回皮質(dorsal 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喙外側前額葉(rostro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

本研究的部分結果,類似於之前的研究。之前的腦造影研究發現,額下回後區對於違反和聲規則的和弦有較大反應(Bianco et al., 2016; Perani et al., 2010; Seger et al., 2013),這些和弦並未解決。本研究則發現,額下回前區及背外側前額葉對於變化和聲有較大反應(跟自然音階音樂和無調序列相比),其中大部分的變化和弦都有解決。

本研究發現,背外側前額葉和後頂葉皮質(左側頂內溝和楔前葉)對於變化和聲有較大反應。在許多有關工作記憶的研究中,背外側前額葉和後頂葉皮質經常共同活化,後頂葉皮質可能負責語言、數字和視覺空間工作記憶的表徵和操作。在本研究中,左側頂內溝可能支持主調和關係調之重要和聲進行的表徵,以便預測變化和聲音樂的進行。Matthews等人(2020)在切分音的實驗中發現,與高度複雜的節奏相比,雙側頂內溝對中等複雜的節奏有較大的反應,該腦區可能跟預測處理有關。這種觀點類似Vickery和 Jiang (2009)的以下看法:在不確定的決策過程中,頂內溝可能有助於構建一個內部模型,該模型透過自下而上的訊息,不斷更新。

與自然音階音樂相比,前輔助運動區與背側前扣帶回皮質對於變化和聲音樂有較強反應,此一發現支持了之前針對和聲語法的腦造影研究。之前的研究顯示,聽到意外的和聲進行(Seger et al., 2013)、不確定的和聲進行(Cheung et al., 2019)、調性模糊的音樂(Alluri et al., 2012),輔助運動區的活性都會增強。本研究將之前的這類發現擴展到無調序列,發現變化和聲比無調序列引起更高的前輔助運動區與背側前扣帶回皮質的活性。前輔助運動區對於變化和聲音樂有較強反應,可能反映了它在和聲序列處理中的作用。額下回和前輔助運動區可能協同工作,以支持階層序列的處理(Bahlmann et al., 2009; Cona and Semenza, 2017; Wiener et al., 2010)。此外,背外側前額葉、前輔助運動區、背側前扣帶回皮質在不確定條件下的認知控制中發揮重要作用(Taren et al., 2011; Wu et al., 2020)。筆者認為,在聆聽變化和聲音樂時,左側頂內溝中簡短和聲進行表徵的形成,可能是在背外側前額葉、額下回、前輔助運動區、背側前扣帶回皮質的指導下進行的,這些額葉腦區支持在不確定的調性脈絡中進行階層序列處理和認知控制。

在本研究中,喙外側前額葉是偏好對變化和聲產生反應的最前端腦區。當刺激、表徵或反應傾向之間存在衝突時,喙外側前額葉較為活躍。Novick等人(2005)假設,左側喙外側前額葉支持通用的認知控制機制,其用於檢測和解決不相容的語言項目,進行重新分析。先前的研究也觀察到,左側喙外側前額葉顯示對於歧義句(Vitello et al., 2014)以及歧義詞(Grindrod et al., 2014)的反應顯著增加。有趣的是,喙外側前額葉也對於音樂歧義有反應。過去的研究發現,音樂中的複節奏會活化喙外側前額葉 (Vuust et al., 2006; Vuust et al., 2011),喙外側前額葉對未解決的變化和弦有更強的反應(Bianco et al., 2016)。本研究顯示,變化和聲讓左側喙外側前額葉活化增加。變化和弦不僅挑戰了調性的預測模型,提升了音樂張力,而且透過和聲解決讓該變化和弦可以被重新解釋。在聆聽變化和聲時,左側喙外側前額葉或許可以調解遠距和聲元素的衝突,在一個較寬鬆的主調脈絡中,更新變化和弦的語義。這個觀點與Raposo 等人(2012)的語言研究類似。

本研究證明了中等調性穩定性的變化和聲,讓額頂葉區域的活性變高,Badre 與Nee (2018)最近提出的階層認知控制模型,適合用來解釋這些腦區所扮演的角色。最近有研究顯示,這些額頂葉區域與預測編碼過程有關(Siman-Tov et al., 2019),此外,本研究也支持「認知控制參與處理調性歧義」的假說(Slevc & Okada, 2015)。

本研究為探索語言和音樂之間的平行關係,提供了一個新的角度。在句子層級語義整合的研究中,左側頂內溝、楔前葉、雙側背外側前額葉、額下回、前輔助運動區、背側前扣帶回皮質之活性,隨著語義整合負荷而增加(Zhu et al., 2013)。此外,Lee與Newman (2010)的研究指出,與簡單的主動句子相比,在理解包含子句的句子時,頂內溝、楔前葉、額下回和前輔助運動區更加活化。考慮到上述這三項研究中相似的腦部活化模式,筆者建議,未來的研究應該闡明變化和聲處理、句子層級語義處理和關係子句處理之間的關係。

參考文獻

Alluri, V., Toiviainen, P., Jaaskelainen, I. P., Glerean, E., Sams, M., & Brattico, E. (2012). Large-scale brain networks emerge from dynamic processing of musical timbre, key and rhythm. Neuroimage, 59(4), 3677-3689.

Badre, D., & Nee, D. E. (2018). Frontal Cortex and the Hierarchical Control of Behavior. Trends Cogn Sci, 22(2), 170-188.

Bahlmann, J., Schubotz, R. I., Mueller, J. L., Koester, D., & Friederici, A. D. (2009). Neural circuits of hierarchical visuo-spatial sequence processing. Brain Res, 1298, 161-170.

Bianco, R., Novembre, G., Keller, P. E., Kim, S. G., Scharf, F., Friederici, A. D., et al. (2016). Neural networks for harmonic structure in music perception and action. Neuroimage, 142, 454-464.

Buhler, J. (2000). Star Wars, music, and myth, in Buhler, J., Flinn, C., Neumeyer, D. (Eds.), Music and Cinema. Wesleyan University Press, Hanover, NH, pp. 33–57.

Cheung, V. K. M., Harrison, P. M. C., Meyer, L., Pearce, M. T., Haynes, J. D., & Koelsch, S. (2019). Uncertainty and Surprise Jointly Predict Musical Pleasure and Amygdala, Hippocampus, and Auditory Cortex Activity. Curr Biol, 29(23), 4084-4092 e4084.

Cona, G., & Semenza, C. (2017). Supplementary motor area as key structure for domain-general sequence processing: A unified account. Neurosci Biobehav Rev, 72, 28-42.

Friston, K. (2010). The free-energy principle: a unified brain theory? Nat Rev Neurosci, 11(2), 127-138.

Grindrod, C. M., Garnett, E. O., Malyutina, S., & den Ouden, D. B. (2014). Effects of representational distance between meanings on the neural correlates of semantic ambiguity. Brain Lang, 139, 23-35.

Heine, E. (2018). Chromatic Mediants and Narrative Context in Film. Music Analysis, 37(1), 103-132.

Koelsch, S., Jentschke, S., Sammler, D., & Mietchen, D. (2007). Untangling syntactic and sensory processing: an ERP study of music perception. Psychophysiology, 44(3), 476-490.

Lee, D., Newman, S. D., 2010. The effect of presentation paradigm on syntactic processing: an event-related fMRI study. Hum Brain Mapp, 31(1), 65-79.

Maess, B., Koelsch, S., Gunter, T. C., & Friederici, A. D. (2001). Musical syntax is processed in Broca’s area: an MEG study. Nat Neurosci, 4(5), 540-545.

Matthews, T. E., Witek, M. A. G., Lund, T., Vuust, P., & Penhune, V. B. (2020). The sensation of groove engages motor and reward networks. Neuroimage, 214, 116768.

Novick, J. M., Trueswell, J. C., & Thompson-Schill, S. L. (2005). Cognitive control and parsing: reexamining the role of Broca’s area in sentence comprehension. Cogn Affect Behav Neurosci, 5(3), 263-281.

Omigie, D., Pearce, M., Lehongre, K., Hasboun, D., Navarro, V., Adam, C., et al. (2019). Intracranial Recordings and Computational Modeling of Music Reveal the Time Course of Prediction Error Signaling in Frontal and Temporal Cortices. J Cogn Neurosci, 31(6), 855-873.

Perani, D., Saccuman, M. C., Scifo, P., Spada, D., Andreolli, G., Rovelli, R., et al. (2010). Functional specializations for music processing in the human newborn brain.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107(10), 4758-4763.

Raposo, A., Mendes, M., & Marques, J. F. (2012). The hierarchical organization of semantic memory: executive function in the processing of superordinate concepts. Neuroimage, 59(2), 1870-1878.

Seger, C. A., Spiering, B. J., Sares, A. G., Quraini, S. I., Alpeter, C., David, J., et al. (2013). Corticostriatal contributions to musical expectancy perception. J Cogn Neurosci, 25(7), 1062-1077.

Siman-Tov, T., Granot, R. Y., Shany, O., Singer, N., Hendler, T., & Gordon, C. R. (2019). Is there a prediction network? Meta-analytic evidence for a cortical-subcortical network likely subserving prediction. Neurosci Biobehav Rev, 105, 262-275.

Slevc, L. R., Okada, B. M. (2015). Processing structure in language and music: a case for shared reliance on cognitive control. Psychon Bull Rev, 22(3), 637-652.

Steinbeis, N., Koelsch, S., & Sloboda, J. A. (2006). The role of harmonic expectancy violations in musical emotions: evidence from subjective, physiological, and neural responses. J Cogn Neurosci, 18(8), 1380-1393.

Taren, A. A., Venkatraman, V., & Huettel, S. A. (2011). A parallel functional topography between medial and 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 evidence and implications for cognitive control. J Neurosci, 31(13), 5026-5031.

Vickery, T. J., & Jiang, Y. V. (2009). Inferior parietal lobule supports decision making under uncertainty in humans. Cereb Cortex, 19(4), 916-925.

Vitello, S., Warren, J. E., Devlin, J. T., & Rodd, J. M. (2014). Roles of frontal and temporal regions in reinterpreting semantically ambiguous sentences. Front Hum Neurosci, 8, 530.

Vuust, P., & Witek, M. A. (2014). Rhythmic complexity and predictive coding: a novel approach to modeling rhythm and meter perception in music. Front Psychol, 5, 1111.

Vuust, P., Dietz, M. J., Witek, M., & Kringelbach, M. L. (2018). Now you hear it: a predictive coding model for understanding rhythmic incongruity. Ann N Y Acad Sci.

Vuust, P., Roepstorff, A., Wallentin, M., Mouridsen, K., & Ostergaard, L. (2006). It don’t mean a thing… Keeping the rhythm during polyrhythmic tension, activates language areas (BA47). Neuroimage, 31(2), 832-841.

Vuust, P., Wallentin, M., Mouridsen, K., Ostergaard, L., & Roepstorff, A. (2011). Tapping polyrhythms in music activates language areas. Neurosci Lett, 494(3), 211-216.

Wiener, M., Turkeltaub, P., & Coslett, H. B. (2010). The image of time: a voxel-wise meta-analysis. Neuroimage, 49(2), 1728-1740.

Witek, M. A., Clarke, E. F., Wallentin, M., Kringelbach, M. L., & Vuust, P. (2014). Syncopation, body-movement and pleasure in groove music. PLoS One, 9(4), e94446.

Wu, T., Chen, C., Spagna, A., Wu, X., Mackie, M. A., Russell-Giller, S., et al. (2020). The functional anatomy of cognitive control: A domain-general brain network for uncertainty processing. J Comp Neurol, 528(8), 1265-1292.

Zhu, Z., Feng, G., Zhang, J. X., Li, G., Li, H., Wang, S. (2013). The role of the left prefrontal cortex in sentence-level semantic integration. Neuroimage, 76, 325-331.

Read Full Post »

看到朋友林勝韋討論以下議題:有樂評人在節目上說,台灣人唱歌沒有外國人那種「律動」(grooving)的感覺,並因此覺得惋惜,旁邊有人就說,原住民音樂也很有grooving啊!勝韋認為應該重視漢人傳統音樂「自己的律動」。

我覺得 grooving 比節奏或拍節都更難定義,感謝勝韋拋出這個有趣議題,以下是我的一些想法:

1.我跟大學生接觸時發現,台灣的學生應該要跟著流行歌動身體,但有些人不太會。這可能導致有些學生在考試或上課時,對節奏的掌握比較差。有學生告訴我,有人聽歌時身體不動,是怕出錯被笑。

2.漢族常民文化中的某些 grooving,可能跟插秧動作有關,車鼓陣裡面有一些。

3.我特別喜歡在律動邊緣的音樂流動,如:崑曲九轉貨郎兒的【七轉】開頭、客家八音【懷胎曲】開頭、南管的七撩拍、越劇【囂板】、歌仔戲【柴橋調】、鑼鼓【水底魚】。這好像跟身體感比較無關,倒是跟情感與認知預測有關。

Read Full Post »

最近發現高中物理教育的兩個小問題:

1.有高中物理老師指出,音色由泛音的能量分布情形所決定。
2.有高中物理老師指出,不同樂器發出聲音的波形不同,是因為泛音的能量分布情形不同。

我覺得以上這兩個敘述若再做點補充,可以更嚴謹:

1.泛音的能量分布情形會影響音色,此外,聲音的起始與衰減情形也會影響音色。
2.即使兩個聲音的泛音能量分布情形完全相同,泛音之相位關係不同仍會造成波形不同,有趣的是,人腦會認為這兩個聲音聽起來完全一樣。

影響音色的兩大因素,包括聲波的頻譜成分(屬於 frequency domain),以及聲波的時間包絡(屬於 time domain)。對於大腦聽覺皮質而言,波形並不重要。

同樣是Do,為何分得出是鋼琴或是小提琴?很多人會說是泛音的能量分布不同。這個答案不算完全錯誤,只是忽略了一點:聲波的時間包絡也是鋼琴音色極重要的一環。我上課時會播放一段大提琴跟鋼琴合奏的音樂,逆轉播放(時間倒流)時,大提琴的音色不變(因為由頻譜決定),但鋼琴音色就認不得了(因為聲波的時間包絡被逆轉了) 。

連 Richard Feynman 似乎都忽略了聲波的時間包絡對於音色的影響,心理學家指出:it was believed that this difference in average spectrum was utterly responsible for timbre differences. This view is still widely accepted: a reputed and recent treatise like the Feynman Lectures on Physics gives no hint that there may be factors of tone quality other than “the relative amount of the various harmonics." (Risset &Wessel “Exploration of Timbre by Analysis and Synthesis“)

以上對於高中物理教育的小小修正建議,恰好都跟心理學有關。高中課程好像沒有涉及知覺心理學,因此,高中物理老師在講聲波時提到音色知覺,可以稍稍彌補這個缺憾。有些物理教學主題,明明就可以跟學生自己的感官知覺聯繫起來,但物理老師卻沒有把握這個機會,有點可惜。但話說回來,日常生活的知覺和物理世界的關係,有時候還滿難理解的(例如音高知覺),因此物理與知覺間的 missing link,不容易在中學補上,老師在跨領域之前,有不少功課要做。

有些聲音的物理學概念跟知覺心理學概念,還算適合放在高中課程一起教 , 不會太難,以下是我想到的一些例子:

1. 讓學生震動嘴唇達160Hz,知道物理上的頻率如何對應到心理上的音高,並學到:聲帶差不多就是這樣振。(有時候放屁也是這樣)
2.讓學生發出假音,音高盡可能偏低,然後再以真嗓發出同樣音高,藉此證明低的假音具有較弱的高頻泛音,真音具有較強的高頻泛音。(用 APP 或 Sonic Visualiser 看頻譜)
3.讓學生演奏吉他悶音,以證明聲音的衰減情形會影響音色。
4.讓學生吹開管與閉管,以探討 Helmholtz 所說的:閉管發出的聲音幾乎只有奇數倍泛音,而這種聲音聽起來是空洞的。
5.老師示範製作電吉他拾音器,讓學生知道電磁感應在樂器上的應用,並請同學猜猜看,電吉他在什麼情況發出的聲音幾乎只有奇數倍泛音 。
6.讓學生以正常嗓音跟悄悄話,講同一句話「保衛大台灣」,發現以悄悄話講的「保衛大台灣」,有可能聽成「包圍打台灣」,藉此學習聲調與聲帶振動、音高知覺之間的關係。

如果是大學專業課程,非線性動態系統的 limit cycle 觀念應該跟現實世界產生連結,如:時鐘、小提琴、直笛、聲帶、心臟……理論物理學家 Alejandro Jenkins 指出,物理課本在這方面並沒有 “接地氣",他感到有點驚訝:[…] when self-oscillation is treated at all it is usually only in the context of a mathematical discussion of the limit cycles of the van der Pol equation [Physics Reports 525(2):167]

Read Full Post »

剛剛看了六十幾位大學生所寫的歌仔戲觀後感,其中有位推理小說迷寫的感想特別深刻,讓我想到戲曲的未來。

這位同學觀賞《金探子》(春美歌劇團)之後指出,此劇有關法律及道德的思辨,也出現在克莉絲蒂的作品中,但是歌仔戲透過音樂和演員做表,讓每個腳色更有溫度,「特別是那種對於事件的原因所產生的無奈和淒涼感」,戲曲超越了推理小說。除了法律及倫理議題之外,《金探子》對於失智老人與傳染病的探討,也讓許多同學非常驚豔。為何劇本如此貼近當代社會?我查了一下,編劇陳文梓畢業於台大法律系、台藝大(台大?)戲劇碩士班、上海戲劇學院博士班。這樣的跨領域人才,果然能夠呈現嶄新的社會關懷,並且吸引年輕觀眾,在戲曲裡面思考當代議題。

人口老化、青年居住與就業、貧富階級、移工、多元成家、轉型正義、精神疾病、網路謠言、詐騙、壟斷企業、職場霸凌、弱勢文化滅絕、災難(如:傳染病、極端氣候)、人工智慧、基因編輯、精神活性物質與腦科學……,都可以用傳統戲曲擅長的情感表現來演繹。

當代戲曲在技術上的轉化,則有以下這個例子

京劇是虛擬化的表演,我們用一個東西叫馬鞭,馬鞭在這邊就代表馬了,開始先摸馬,踩上馬鐙,坐下,接下來我的腳就變馬腳了。隨後我再介紹另一個東西,下摩托車的程式動作,首先先劃個圈,把龍頭轉一邊,然後腳踩中柱,再美化接下來的轉身動作,撇過來之後,看看後照鏡,甩一下下巴。同學哄堂大笑,他們對這個有反應,我知道這就對了。

Read Full Post »

[預計在2022年開始徵求本實驗的受試者]

本研究希望找出處理歌曲副歌(chorus)的神經基礎,報名參與本實驗的人將先接受線上測試,答對率100%者方能進入腦造影實驗。

研究對象:受試者為喜歡抒情歌的成年人,性別不拘,20-30歲。若有下列情況者,不能參加本試驗:聽得懂韓文、台灣之少數族群或外國人、心智失能或精神疾病者、中文之聽說讀寫能力尚未達日常生活能力者、具有嚴重的聽力或視力疾患、懷孕,裝有心律調整器、裝有人工金屬關節、曾接受腦血管動脈瘤結紮,以及腦部留有血管夾、助聽器、電子神經刺激器和體內裝置各類電擊傳導器者。

研究內容:本實驗室使用核磁共振儀掃描受試者的大腦,在掃描腦部結構之後,開始播放音樂(韓國抒情歌的片段)同時掃描腦部活化,受試者必須專心聆聽並投入於音樂情感之中,盡量忽略背景噪音。核磁共振儀掃描總共約花費50分鐘。研究過程中,您不需要任何理由,可隨時撤銷同意,退出研究,且不會引起任何不愉快以及任何不良後果。

聯絡人:蔡振家副教授,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

電話: 02-3366-4691,電子郵件: tsaichengia@ntu.edu.tw

註:磁振造影儀是一個大型的磁鐵,是無輻射、無痛、無侵入性的掃描儀器,可以用來探究人體大腦的奧秘。一般掃描的過程非常簡單,不需要事前打針或吃藥,您只要躺在掃描台上,身體與頭部保持不動狀態,直到檢查完畢為止。

Read Full Post »

台大文學院的大老就像宮廷裡皇帝與皇后,因此,這兒還需要一些太監。

本人蔡振家在2021年接受教師評鑑,因此將著作目錄及自己根據法規所算出來的計分交給台大音樂學研究所辦公室,有趣的是,該所的曾靖雯助教在1/28下午找我去某個教室密談。在密談時,曾靖雯出示了重新計算後的分數,並且說明,台大文學院辦公室的編審陳照女士建議:把多人合著的期刊論文之給分,直接除以作者人數。於是,我的該項分數大幅下降。

我想,許多台大文學院的專任教師從來就不跟他人聯合發表期刊論文,不知道第一作者跟通訊作者的貢獻比其他作者更高,因此該院的職員有上述觀念,倒也符合該院專任教師的平均水準。此外,不少台大文學院的專任教師一輩子沒有寫過SCI/SSCI論文,但其中有些人就是能夠當上院教評會的委員,審查其他教師的SCI/SSCI論文是否夠格(符合升等或評鑑標準),這種事在台大文學院的教評會中實屬正常。

讓人玩味的是陳照之後的說詞

本人因為想要瞭解陳照對於曾靖雯所做的建議細節,因此向陳照寄出以下的EMAIL,她回信之後我也回了信。


Subject: 關於多人合著之學術著作

台大文學院編審陳照女士您好,

我是音樂所的蔡振家老師,關於教師評鑑中的論文計分方式,想請問您以下兩件事。

(1)國立臺灣大學文學院教師評鑑辦法施行細則第四條云:「多人合著之學術著作,給分比例由系所、學位學程訂定之。」請問若系所未訂定給分比例,您建議如何針對多人合著之學術著作給分?
(2)由於台大音樂所未訂定給分比例,故本所曾靖雯助教今天轉告我,您建議針對多人合著之學術著作,給分必須除以作者人數,除非有某作者能證明他在該論文中的貢獻超過某個百分比。
我想請問,您在對曾助教做出以上建議時,所說的百分比是多少?
雖然我今天有聽到曾助教講了這個百分比,但我不太記得,同時為了避免轉述時產生誤解,我還是希望您直接告訴我:除非有某作者能證明他在該論文中的貢獻超過(  )%,否則合著論文之給分必須除以作者人數。希望您能在以上括弧中填入數字,謝謝。

預先感謝您的回覆。

蔡振家


寄件者: 陳照

蔡老師您好:

依本院教師評鑑施行細則第4條:「多人合著之學術著作,給分比例由系所、學位學程訂定之。」

因此,多人合著之學術著作,給分之比例為每位作者佔百分之百或均分或有其他規定,仍由系所、學位學程相關會議認定,以上回覆,謝謝老師。

敬祝

事事順心

陳照 敬上

文學院辦公室

電話:33663983

傳真:23638818


寄件者: 蔡振家

台大文學院編審陳照女士您好,

您的回覆雖與昨日曾助教的說法不同(曾助教確實有在紙上寫了您建議的百分比數字),但還是謝謝您的回覆

蔡振家


關於以上事件,我認為有幾種可能性。第一,陳照並未建議曾靖雯將接受評鑑之教師與他人合著之學術著作給分除以作者人數。第二,陳照並未告訴曾靖雯,除非接受評鑑之教師能證明他在該論文中的貢獻超過某個百分比,否則合著論文之給分必須除以作者人數,曾靖雯在紙上寫的百分比數字是她編出來嚇我的。
以上這兩者都不太可能是真的,因為當時曾靖雯不太像在說謊,而且假如曾靖雯說謊,陳照應該會在email中撇清:她沒有下指導棋。陳照選擇在email中迴避該問題,專心背法條,可能真的有苦衷吧!

第三種可能,就是陳照明明記得她在對曾靖雯做出以上建議時,有具體說出百分比數字,但陳照硬是不願意在EMAIL裡面回答我這個極具針對性的問題,轉而背誦法條。

資深公務員陳照大概覺得,像蔡振家這種小小的副教授向她提出問題,她根本就不必依照問題去回答,只要背誦法條就可以了。(我改考卷時若碰到學生答非所問,該題通常給零分)

台大文學院的辦公室裡面到底是什麼樣的風氣,高中生請特別留意!別的學院看不到的東西,你有機會在台大文學院裡面看到。只要你願意認真去模仿這些大人的行為,假以時日,也許你未來也會成為薪水高、地位非凡的台大文學院編審。台大文學院要培養出一位熟諳行政綿角、人文素養深厚的編審,要花很久的時間,實在是很珍貴的人才。
中華之道,畢竟不頹!

另外我要特別感謝台大戲劇系。我有數篇SCI論文,台大音樂所都不計分,而台大戲劇系的法規有把SCI論文當成重要的研究成果,因此我在這次評鑑資料中特別寫:依戲劇系期刊排序認定(論文等級)。
台大音樂所辦理教師評審暨評鑑優良學術期刊等級名錄云:「凡收錄於A&HCI、SSCI之期刊,皆為一級期刊。凡收錄於TSSCI、THCI Core之期刊,且經本所教評會認定者,得為一級期刊。」我曾經在會議中建議納入SCI期刊,沈冬、王櫻芬、王育雯、楊建章、陳人彥都不贊成。這些人文音樂學者大概認為,酸別的葡萄可以讓自己會變甜,越陳越香。
事實上,這些人文音樂學者就算抱在一起爛掉,也是無聲無息,沒有人在意。110學年度台大音樂所碩士班招生的報名人數為五人(無人推甄上榜),這些人文音樂學者的學術與教學績效,乃是台大之恥。


台大文學院的大老就像宮廷裡皇帝與皇后,因此這兒還需要一些太監。

我第一次升等沒過而提出申復,文學院98學年度第2學期文學院第2次升等申復委員會議中,當時的葉國良院長在開場白中向本人冷冷說道:「院辦公室曾經勸你撤回升等申請,但你就是不聽。」當時有多位委員在場(包括目前的院長黃慕萱)。
葉國良指的是我學術著作依規定完成外審之後(還沒召開所教評會之前),院祕書把我叫去商談我的升等案。到場之後,當時音樂學研究所的王櫻芬所長跟院秘書一齊向本人施壓,以本人的著作外審平均分數不到80分為由,建議我撤回升等申請。
當時院秘書蔡莉芬對我說:「因為您的外審成績不到80分,,所以建議您考慮撤回升等案,本院可以當作您這次申請案不存在。最近,也有些本院教師因為同樣原因而撤回升等案。」蔡秘書當時還提到,「依照規定,外審分數不能告訴申請升等的老師,可是我們文學院對老師比較好,會透露這項訊息,讓老師考慮撤回升等申請。」
這就是台大文學院裡面干預學術的太監。

文學院98學年度第2學期文學院第2次升等申復委員會議認為本人申復有理,以文院(99)密字第2號函「請音樂學研究所教評會再行討論蔡振家助理教授的升等案,並將結果送院」,也就是退回音樂所教評會的「不通過」決議,重新審查。遺憾的是,當時王櫻芬所長託沈冬教授轉達以下訊息給本人:「王櫻芬寧願辭去所長之職,也不會重新召開音樂所教評會討論蔡振家的升等案」。
王櫻芬教授選擇對文院(99)密字第2號函裝聾作啞,以個人去留作為要脅,這就是皇宮裡自命不凡的嬪妃(另外也有人把王櫻芬尊稱為太后或皇后)。


Links

第8778號校務建言:教師評鑑中學術著作的實質審查(臺教高字第10500900618號)

[第10428則校務建言] 關於文學院蔡莉芬秘書違法行為及說謊行為的後續處理

陳弱水早已讓台大超越了世界頂尖大學

Read Full Post »

研究目的:本研究聚焦於進階的相對音感,希望以腦造影實驗找出處理「和聲解決」的神經基礎。本研究將有助於釐清音樂能力跟語法、情感處理的關係。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學生對於通識課「音樂作品中的愛」的這段感言,成為我的炫耀文:

發現許多同學盡全力的投注在音樂裡,抒發自己的感受,讓人覺得很有歸屬感,我不是非常擅長分析音樂作品,但在看完所有同學在討論版的心得後,似乎從中吸取了大家看音樂的角度,也漸漸的有了自己的看法。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Claude Levi-Strauss (1970): “the musical creator is a being comparable to the gods”

我在通識課中規定同學應在課前欣賞Hugo Wolf的〈邂逅〉,並嘗試解釋曲中的怪異之處(要發揮柯南的精神)。原本今早要在課堂上公布 “正解",不過臨時放假,因此我email給全班:

各位同學, 因為颱風假的關係,課程進度有些調整。首先,討論版新增了兩個問題,請同學繼續發表相關留言: 1.欣賞〈邂逅〉的感想:同學的詮釋都很精彩,一首另類歌曲能讓聽眾產生疑惑,並且激發思考與創意,真是相當成功!以下公布創作者Hugo Wolf自己的想法:「少男少女一夜狂歡(婚前性行為),隔天在街頭巧遇」。這雖然不是唯一的標準答案,但創作者自己的想法確實能讓聽眾有新的感受,請問你如何評價上述的創作理念?重新聆聽此曲,你在歌詞跟音樂中有何新發現?[…email後半部省略…]

【同學A回覆】: 此曲利用大量上下行的半音階以及快速音群做為基底貫串整曲,配合音量的控制以及變化,試圖表達一種急迫的快感以及邂逅的短暫;而男聲在不同段落上語氣的轉變,其實滿容易營造出一種在狂風暴雨的街頭,一對少男與少女在雨中邂逅、凝視、彼此就是全世界的情境 (快速音群是暴雨,男聲是男女情感的化身)。但在老師公布了原作者的創作目的時,暴雨不再是我們所想的這麼單純,而成了愛慾的化身 […]

【同學B回覆】: 現在看著歌詞好像無法像第一次看時這麼單純了。當初還在思考為何說到「重新梳理」還有「小屋」,原來背後有這樣的故事 […]

【同學C回覆】: 當時聽這首曲子,想到了無數種答案卻萬萬沒想到會是這樣的。但是又聽了一遍發現將這種情感代入進去又是完全說得通的。[…]發現這一點還蠻有意思的,當你心中想著什麼的時候你聽出來的歌就代表了什麼意思,我們對於意義的解讀會反過來影響樂曲本身。這個時候就會明白“作者已死”“形象大於思想”等原理的正確性了。

#音樂課應擺脫單向灌輸的教學方式
#應鼓勵學生主動對音樂做詮釋
#賦權聽眾其實對音樂人本身也有益

Wikipedia
賦權(英語:Empowerment),也譯為賦能、充權、充能、授能、培力等,有不同的定義解釋。根據社區心理學家(如Rappaport,1987;Rappaport,1992;Perkins & Zimmerman,1995)的一般說法,賦權乃是個人、組織與社區藉由一種學習、參與、合作等過程或機制,使獲得掌控自己本身相關事務的力量,以提昇個人生活、組織功能與社區生活品質。根據研究顯示,覺察的控制感是非常重要的,它可以減少心理壓力,能預測正向的健康行為,並與促進社會行動及政治參與有關。賦權是一個範圍較廣泛的過程,其中含有公民參與、協同合作、社群意識等概念。

西方古典樂在台灣,似乎缺乏賦權聽眾、賦權學生的概念。以戲曲或搖滾樂來做對照,西方古典樂在演出時,聽眾表達意見的管道頗受限制,基本上只能對演出者致以禮貌的掌聲,反觀戲曲演員或搖滾樂的樂手,常常是在演出場域中跟觀眾一起決定音樂演化的方向。在台灣學習西方古典樂的學生,缺乏自主解釋樂曲、嘗試錯誤的可能性,甚至連想要涉獵爵士樂、流行樂都會被某些保守的老師 “管教",也可能被音樂班同學瞧不起。「西方古典樂專業」之金字招牌,在台灣似乎有種仰之彌高、不可撼動的特性,此等怪異現象,在西方社會中似乎沒那麼嚴重。

德國柏林藝術學院的古樂系中,Mitzi Meyerson教授會請同學根據許多古樂錄音,選出他們最喜歡的數字低音演奏者,再請這位票選冠軍來演講示範,這就是賦權學生,使全班同學藉由參與決策的過程或機制,獲得掌控自己本身相關事務的力量,以提昇個人生活、組織功能與音樂生活品質。

Wikipedia
專業者的賦權角色有以下特點:
在賦權的過程中,專業者扮演的角色是合作者(collaborator)與促進者(facilitator),而不是專家(expert)與諮商師(counselor)。
一位協同合作的專業者應學習有關賦權對象(亦稱參與者)的文化、世界觀與其生命奮鬥過程,並與其一起努力而不只是鼓吹他們去做。
專業者的技巧、利益或計畫等不應強加在社區,而是成為社區的資源之一。
專業者要介入什麼,應視當地人文的特殊性而定,而不是事先就決定要做什麼,並且將其套在所有的情況。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