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the ‘音樂潮間帶’ Category

《終點往往在他方:傳奇音樂家布列茲與神經科學家的跨域對談,關於音樂、創作與美未曾停歇的追尋》導讀
2019/03  蔡振家

二○一六年一月,法國音樂家皮耶‧布列茲(Pierre Boulez)逝世,享壽九十歲,藝文界同表哀悼,法國總理盛讚布列茲對於音樂界的偉大貢獻,「宛若一道照亮世界的光束」。以光束來比喻布列茲,讓我產生兩個聯想。從創作的角度而言,布列茲確實像堅持自我道路的一束光,筆直而犀利,他曾說:「音樂的歷史從巴哈到海頓、貝多芬、華格納、馬勒,再通過荀白克、魏本,傳到史托克豪森和我。至於其他人,都無關緊要。」而在另一方面,布列茲卻像是充滿人道關懷的和煦陽光,他散發著一種沉靜睿智的領袖氣質,藉由簡潔的言談與手勢,為音樂家及愛樂者帶來無限啟發,這種非凡的魅力,讓布列茲在指揮與音樂教育領域成就斐然。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迷因與創新

創造力 3B法則》推薦序

這是一個充斥著微影片、短旋律、小玩笑、假消息的時代,我們所接收的觀念與資訊,輕薄短小,變幻無方,或許可以稱為迷因(meme)。

四十幾年前,生物學家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在《自私的基因》書中提出迷因這個觀念,它是指文化傳遞的單位,類似於生物遺傳的基本單位:基因(gene)。我們在生活中接觸到的口頭禪、洗腦歌、儀式動作、宗教信念,全都是迷因。透過人與人之間的模仿,迷因可以逐漸散布到群眾之中,演化出不同的型態。近年來,迷因獲得了新的意義,它是指在網路上被廣泛轉載的有趣東西,迷因不僅是被複製的文化碎片,更是網民展現創意的方式。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傳藝金曲獎的頒獎典禮中有好多音樂混搭,比流行金曲獎有趣多了!
以西樂或交響式國樂為基礎,改編演奏各種本土傳統音樂,就像使用小無相功演示少林七十二絕技,雖然在細節上跟「原味」略有不同,但依然很有力量,很佩服這些音樂家的巧思。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終於來到第十七周,也該總結課程了。我希望向同學說明,本門課藉由音樂來鼓勵同學實踐四個思考模式:

1. 抽象思考

這裡所指的抽象,是「抽」出表「象」下之精髓,也就是在普遍存在的現象之中萃取出共同特徵,以掌握其結構。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前幾天我到北藝大看了戲劇系的公演《物種原始》,各個段落分別對應到達爾文原著的各個chapter,看起來是學生研讀科學書籍之後的集體創作,這種呈現方式突破了傳統科學教育的框架,真是青春洋溢!
我自己的上課內容也常常納入了學生的想法,例如去年在北藝大通識課跟學生討論 divertisement 的戲劇功能,很有收穫,在台大通識課做了介紹之後,機械系同學又有精彩補充。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蔡振家、杜薇、陳佳利*(2017)〈主題音樂對於博物館參觀經驗之影響:以賴和紀念館為例〉,《博物館學季刊》31卷3期,頁5-29

臺灣的藝術(音樂)教育專家對於這篇論文的審查意見,放在本網頁之末,值得深思。

摘要

音樂可以對聽眾的認知與情緒造成複雜影響,因此,博物館內的音樂使用及其功能,在實務與理論層面皆值得重視。本研究以賴和紀念館為研究場域,探討觀眾在聆聽由賴和作品改編的文學主題音樂(literature music)之後,其情感、記憶、參觀經驗受到什麼影響,筆者針對20位觀眾進行質性訪談,並於參訪後一個月進行電話訪談。訪談資料分析顯示,博物館中的文學主題音樂對於觀眾參觀經驗的影響包括:融入時代精神、領會賴和的文學精神、促進情感共鳴、增加學習動機,強化對於展覽的長期記憶。值得注意的是,文學主題音樂除了影響觀眾的情感記憶之外,也促進對賴和作品的不同詮釋。本文指出,未來博物館應積極與音樂研究者及創作者合作,藉由展示主題與歌曲的結合,來豐富觀眾的博物館經驗和情感記憶。

關鍵字:文學展示、音樂與展示、觀眾研究、博物館經驗、博物館記憶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此文刊登於《文資學報》3期,頁75-94

當京劇演員碰到北管戲--記「逍遙劇場」北管表演藝術傳習計畫

 

蔡振家

 

 

摘要

台灣北管(亂彈)戲與京劇的交流,從日治時代以來即不絕如縷,然而大部份的情形都是北管藝人學習京劇的身段、音樂、劇目,京劇演員學習北管的例子十分稀少。2005年,由專業青年京劇演員所組成的「逍遙劇場」執行了一項「北管表演藝術傳習計畫」,此計畫中主要學習了:(1)出身於日治時期亂彈童伶的一些“私房戲齣”、(2)為演員量身訂作的改編戲《虹霓關》,這樣的學習內容一方面試圖追尋北管戲全盛時期的演出特色,一方面也期望以劇本、身段的改革來為北管戲的新生創造契機。在京劇演員學習北管戲的過程中,許多有關劇種風格的問題一一浮現,成為值得深入探討的議題。古老的北管戲與青年京劇演員的這次碰撞,所激發出的光芒照亮了自身,讓人重新體悟傳統民間戲曲的獨特魅力,也為日後北管戲的傳承與改良提供了寶貴的經驗。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此文刊登於《藝術論文集刊》25期,頁147-166

作者:
蔡宇涵(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碩士)
蔡振家(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副教授)

摘要

音樂劇經常利用歌隊舞群來襯托主角、推動劇情、娛樂觀眾,不管是來自視覺或聽覺的刺激,閱聽者都可以被歌隊舞群所製造的場面感所震懾;聽覺的場面感來自於合唱的磅礡氣勢,而視覺的場面感則來自於群眾在視野之中的靜態或動態呈現。本研究以實驗方法探討閱聽行為,以《悲慘世界》與《芝加哥》的兩段歌隊舞群表演段落為刺激材料,第一次僅播放音樂,第二次則呈現音樂與畫面,測量閱聽者的生理訊號,分析場面感如何影響其情緒。實驗結果顯示,聽覺及視覺的場面感經常可以加速閱聽者的心跳、造成膚電反應,而視覺場面感則特別會引發閱聽者的深呼吸及微笑。這個實驗結果可以由從眾(conformity)與奇觀(spectacle)這兩個概念來討論,筆者認為,閱聽者容易被歌隊舞群引發亢奮情緒,好似準備要跟他們一起行動,而視覺上的奇觀則能形成更完整的美感經驗。本研究所運用的情緒測量方法,為表演藝術的「閱聽人研究」提供了嶄新的工具。

關鍵詞
音樂劇,閱聽人研究,情緒測量,從眾,奇觀

一、緒論

許多戲劇種類皆結合了音樂,在劇中的重要時刻穿插演唱。除了主角的獨唱之外,在歌劇、音樂劇、寶萊塢(Bollywood)電影裡面,經常藉由合唱來襯托主角,形成重要的特色。合唱可以豐富音樂的層次,並且加強戲劇性與舞台效果,不同於獨唱強調個人音色與情感的表現,合唱更強調音色的統合以及整體氛圍,而其戲劇功能也與時俱進。十八世紀歌劇中的合唱較缺乏個性,可以視為舞臺佈景的延伸(Dahlhaus, 1989: 66),這個現象在十九世紀初的義大利歌劇中依然存在(Gossett, 1990)。到了十九世紀下半葉,義大利歌劇發展出競唱曲(concertato),此際的合唱可以輔助劇情的進展,具有烘襯主角的功能,並且構成了抒情的高潮。
除了歌劇之外,音樂劇也擅於運用合唱與群眾場面。在音樂劇的發展初期,歌舞大王齊格飛(Florenz Ziegfeld, 1867-1932)曾經招聘一些年輕姑娘,讓她們穿上華麗的戲服跳舞並齊聲合唱,組織出華麗的歌舞秀。音樂劇承襲自歐洲的歌劇傳統與齊格飛的華麗歌舞秀,在戲劇場面中常有合唱與群舞。音樂劇中的群眾經常已經不是單純的合唱團,而應該稱為「歌隊舞群」;除了聽覺的場面感之外,歌隊舞群還可以展現多元的視覺場面感。
從社會心理學的角度來看,戲劇中出現群眾的合唱,可能會促進從眾(conformity)行為,這種行為是因為個體容易受到多數人所影響,於是傾向去跟從大眾的思想或行為。在一齣戲裡面,當主角必須在兩個選項中做抉擇時,合唱所代表的群眾力量很可能會影響主角的決定,讓主角作出從眾行為,此際合唱聲響所形成的整體感相當重要。誠如心理學家所強調,要產生從眾效應,眾人必須表現出一致性,「當這些『多數人』的意見一致時,個人會覺得他們是一體的,這種一體感覺(unanimity)會對個人造成相當大的壓力。」(陳皎眉、王叢桂、孫蒨如, 2003: 286-287)本文所討論的從眾行為,並不限於舞台上合唱群眾對於主角所造成的效果,而是包括台下觀眾被合唱所說服,進而認同群眾及認同主角。舞台上的群眾,不管是鼓動主角或是附和主角,都會進一步影響觀眾對於戲劇的涉入。
音樂劇中歌隊舞群的演出,也具有相當重要的娛樂功能,這種花團錦簇、載歌載舞的奇觀(spectacle),與法國歌劇中的歧出(divertissement)遙遙相映。廣義而言,在東西方古典歌劇與戲曲中的歧出,泛指為了娛樂效果或調劑耳目的音樂段落,演出時通常搭配著奇觀(Anthony & Bartlet, 2001: 506; 蔡振家, 2009)。十七世紀的法國作曲家Jean-Baptiste Lully與劇作家Philippe Quinault認為,抒情悲劇(tragédies lyriques)中的歧出有兩種功能,其一是取悅觀眾,其二是作為戲劇動作中不可分割的裝飾性環節,凡是歧出,「都具有奇觀的全副裝備(panoply),是舞蹈、合唱、歌曲、服裝、機關佈景的傾力展現。」(Anthony & Bartlet, 2001: 507)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音樂劇跟法國歌劇略有淵源,但音樂劇的歌隊舞群「合歌舞為一」,跟歌劇中芭蕾舞團及合唱團各自為政的表演方式相比,又有更進一步的發展,特別是1970年代之後,百老匯的音樂劇精心發展群眾場面與奇觀,歌隊舞群所扮演的角色益形重要。
本文探討音樂劇中的歌隊舞群如何實踐它的戲劇功能,藉由測量閱聽者的生理訊號,分析人們在欣賞歌隊舞群表演時的情緒起伏。過去的心理學家已經發現,當一個人被引發強烈的情緒時,身體的變化會顯示在某些周邊生理指標上面,情緒心理學家較常測量的生理訊號包括:皮膚導電度(skin conductance)、心跳速率(heart rate)、呼吸速率(respiration rate)、呼吸深度(respiration depth)、汗毛豎立(piloerection)、手指溫度(finger temperature)、臉部肌肉的收縮……等。在欣賞表演藝術之際,各個觀眾的情緒變化雖然不盡相同,但眾多觀眾的生理訊號平均值,或許可以讓我們瞭解閱聽行為的大致趨勢,因此,有些科學研究即時監測觀眾在欣賞影片之際的周邊生理訊號,所使用的影片包括女高音的歌劇演出(Balteş, Avram, Miclea, & Miu, 2011)、恐怖片(Gilissen, Koolstra, van Ijzendoorn, Bakermans-Kranenburg, & van der Veer, 2007)、電視廣告(Vecchiato, Astolfi, De Vico Fallani, Cincotti, Mattia, Salinari, Soranzo, & Babiloni, 2010)、傳統戲曲(蔡振家, 2014),這樣的測量方法,讓表演藝術的「閱聽人研究」有了嶄新的工具。
不管是來自視覺或聽覺的刺激,閱聽者都可以被音樂劇中的場面感所震懾與感動;視覺的場面感來自於群眾在視野之中的靜態或動態呈現,而聽覺的場面感則來自於合唱的磅礡氣勢。本研究欲探討聽覺場面感對於閱聽者所造成的情緒影響,還有聽覺場面感如何受到視覺場面感所影響,因此在閱聽行為實驗中,每位受試者欣賞兩個音樂劇的片段,每個片段呈現兩次;第一次呈現時遮蔽畫面,僅顯示字幕與音樂,第二次則同時呈現畫面與音樂。過去的研究指出,對於觀賞情節複雜歌劇的觀眾而言,受悲劇感染的負面情緒會受到觀賞次數的影響,初次觀賞時表現的是較為直接的身體反應,但在受試者更瞭解情節後,會加強觀看時的身體反應(Balteş et al., 2011)。同樣的,本實驗讓受試者欣賞相同片段兩次,可能也會得到不同的結果,這些結果將與表演文本相互印證,以探討歌隊舞群對於閱聽者可能造成的心理影響。

二、閱聽者的情緒反應:實驗方法

本實驗測量四項生理訊號:皮膚導電度、心跳速率、胸廓(呼吸深度)、臉部肌肉的肌電圖,過去文獻已經顯示這些生理指標可能具有的情緒意義。膚電反應經常用於聆聽音樂時的情緒測量(Craig, 2005; Rickard, 2004),其原理是交感神經系統活化時汗腺分泌增加,手部的皮膚導電性因而上昇。心跳速率通常跟交感神經系統的活化呈正相關(Byers & Smyth, 1997; Etzel, Johnsen, Dickerson, Tranel, & Adolphs, 2006),而呼吸深度可能跟情緒價位(emotion valence)以及激動水準(arousal level)都有關係。有研究顯示,聆聽令人愉悅的音樂時,在感動瞬間會有呼吸變深的傾向(Blood & Zatorre, 2001),另外有一項研究探討雞皮疙瘩與其他生理指標的相關性,實驗結果發現,當音樂的精彩片段在閱聽者身上引起雞皮疙瘩之際,膚電反應與呼吸深度都會增加(Benedek & Kaernbach, 2011)。臉部表情可以反映情緒,笑容主要是由顴肌(zygomaticus muscle)收縮來表現愉悅,過去的研究已經證實,令人愉悅的音樂可以引起顴肌的收縮(Lundqvist, Carlsson, Hilmersson, and Juslin, 2009),因此本實驗以顴肌的活性來估計閱聽者的愉悅程度。
(一)受試者與刺激材料
在本研究之閱聽行為實驗中,本研究以立意取樣(purposive sampling)方式招募受試者,於網路上公告,招募到20-30歲的自願者14名,這些受試者的雙耳聽力正常並且有聆聽音樂劇的經驗。
實驗的刺激材料選擇兩個音樂劇的片段,分別是《悲慘世界》(Les Misérables)劇中的〈只待明天〉(One Day More)及《芝加哥》(Chicago)劇中的〈我們同時碰到槍〉(We Both Reached for the Gun),這兩段刺激材料在戲劇情緒、曲風、作曲手法、歌手唱腔等方面,皆有不小的差異。〈只待明天〉以交響樂團伴奏,氣氛較為肅穆,注重旋律及和聲;〈我們同時碰到槍〉具有濃厚的爵士風格,以強烈的節奏與多變的速度來襯托頗具喜感的舞蹈。
筆者利用影像編輯軟體剪輯這兩個片段,刺激材料1為〈只待明天〉,將畫面遮蔽僅顯示字幕與音樂的刺激材料為1A,而呈現畫面與音樂的刺激材料為1B。刺激材料2〈我們同時碰到槍〉以同樣的方法處理成遮蔽畫面的版本(刺激材料2A),以及呈現畫面與音樂的版本(刺激材料2B)。
以下分別介紹刺激材料1以及刺激材料2,並將其中在視覺、聽覺上造成浩大場面感的片段整理列表。在本研究中,浩大場面感必須有群眾出現,並且進行合唱。

1. 刺激材料 1〈只待明天〉
音樂劇《悲慘世界》是法國作曲家Claude-Michel Schönberg以法國文豪Victor Hugo的小說作品《孤雛淚》(Les Misérables)為本的創作,1980年於法國巴黎首演,當時還是法文版本,隨後英國音樂劇製作人Cameron Mackintosh將其重製為英文版,1985年在倫敦西區上演,成為音樂劇史上的重要劇目。〈只待明天〉為劇中第一幕結束前的最後一首歌曲,劇情發展至革命前夕,每一個小人物敘說著自己的故事,而在歷史巨輪的轉動下,所有人的命運彼此緊緊相扣;台上的劇中人原本各有所思,但在合唱的引導下,逐漸凝聚成萬眾一心的信念。
表1列出本曲中具有聽覺與視覺場面感的段落,呈現其發生的時間、戲劇進展、歌詞,其中第二、三段是連續進行的合唱,但因畫面不同故細分為兩個子段落:

表 1:刺激材料〈只待明天〉歌隊舞群表演的場面感表格

編號 時間(秒) 戲劇進展 歌詞
1 123-130 革命領袖Enjolras登高一呼,緊接著是第一次大合唱,音樂動機模進,漸強漸高。 Enjolras: Will you take your place with me?
Chorus: The time is now, the day is here
2 154-159 合唱團分為兩群輪流演唱,鏡頭呈現舞台正面全景,可以看到所有演員、交響樂團、合唱團。 Chorus1: One day to a new beginning
Chorus2: Raise the flag of freedom high!
3 160-173 影像為合唱團近鏡頭,然後變為舞台上方的旋轉鏡頭,俯瞰全景,再回到正面鏡頭。
最後一句由全體合唱團一起唱。 Chorus1: Every man will be a king
Chorus2: Every man will be a king
Chorus1: There’s a new world for the winning
Chorus2: There’s a new world to be won
Chorus: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4 205-219 齊唱的旋律帶有疑惑口吻,然後由小調轉為光明的大調,以磅礡的交響樂伴奏多聲部的合唱。短暫的俯視鏡頭,然後是正面全景鏡頭。 Tomorrow we’ll discover
What our God in Heaven has in store!
One more dawn
One more day
One day more!

2. 刺激材料2〈我們同時碰到槍〉

表 2:刺激材料〈我們同時碰到槍〉歌隊舞群表演的場面感表格
(二)實驗流程與數據分析
本實驗業已通過國立臺灣大學研究倫理中心之審查(研究計畫名稱:表演藝術閱聽經驗的生理訊號測量),實驗流程皆遵守審查通過的研究計畫。實驗地點在臺大音樂學研究所的教室,使用電腦、投影幕、擴大機、立式喇叭來呈現刺激材料。實驗時間安排在上午九點至下午九點之間,室溫保持在攝氏22-28度。實驗一開始,主試者先向受試者介紹實驗目的及方法,請受試者閱讀同意書並簽名,經其同意後始進行實驗。
主試者在受試者身上裝設四個偵測器材,包括:胸廓、心電圖、臉部肌肉、皮膚導電度。胸廓測量是以一條鬆緊帶環繞於受試者胸部,並用魔鬼氈固定;測量心電圖的電極,一端貼在受試者腰部的右前側,另一端則貼在左肩窩,最後接上左耳的接地線;肌電圖的測量是將兩個電極貼在受試者右臉頰的顴肌兩端,最後在右耳上接地;皮膚導電度的測量,則是在受試者非慣用手的食指及中指第二指指節上安置已塗抹導電膠的電極片。
主試者說明實驗進行之注意事項,請受試者放鬆,專心欣賞音樂劇片段,為了避免影響實驗數據,請受試者盡量不要移動身體。接著需要測量受試者一分鐘的正常狀態作為對照的基準(baseline),此時請受試者放鬆,盡量不要移動身體。
接下來請受試者依序欣賞四段刺激材料,也就是上一節所提到的〈只待明天〉(僅呈現字幕與音樂的刺激材料1-A以及呈現畫面與音樂的刺激材料1-B)、〈我們同時碰到槍〉(僅呈現字幕與音樂的刺激材料2-A以及呈現畫面與音樂的刺激材料2-B),本研究實驗中除了記錄四項生理指標之外,還請受試者填寫一份問卷,請受試者評估其對於該段刺激材料的熟悉程度及喜好程度。
實驗設備使用Biopac MP35主機記錄,將接收到的類比信號轉換為數位信號,以利電腦分析,總共使用四個頻道分別記錄心跳速率、呼吸深度、顴肌的肌電圖、手指導電度。生理訊號的取樣頻率為500 Hz,使用蔡振家撰寫的MATLAB程式來分析,簡述如下。
膚電反應以2秒長的時間窗來估計。三階的butterworth帶通濾波(.05 Hz – 10 Hz)將膚電水平轉換為膚電反應(SCR),接下來將訊號的取樣頻率降低至10 Hz。在每個時間點計算SCR的斜率SCRslope,也就是SCR的一階差分乘上取樣頻率10 Hz,SCRslope低於0.001 μS/sec者以零計之。在每個時間點計算SCR在兩秒之內的增加量SCRamplitude,也就是上述SCRslope在該時間點附近的積分值(積分的時間範圍以該時間點為中心)。接下來再去除快速的膚電變化,以三階的butterworth低通濾波去除1 Hz以上的成分,如此一來不但降低雜訊,也讓訊號更為平滑。呼吸深度由8秒長的時間窗來估計,是該時間窗內的最大胸廓減去最小胸廓,每一位受試者的呼吸深度標準化(normalization)方式,是以一整段閱聽過程的呼吸深度中位數當作1,計算各個時間點的相對呼吸深度。心跳週期由Biopac AcqKnowledge的內建程式所計算,心跳速率即為心跳週期的倒數。顴肌的肌電圖,以其均方根(root mean square)來作為估計微笑程度的指標,計算範圍是長度1秒的移動時間窗。
在統計分析方面,心跳速率與肌電圖均方根皆使用paired two-sample t-test來做比較,非屬常態分布的膚電反應幅度及呼吸深度則使用two-sample Kolmogorov-Smirnov test來做統計檢定;兩次閱聽經驗都跟基準值做比較,兩次閱聽經驗之間也做比較,將p<0.05者視為達統計顯著。

三、實驗結果與文本分析

在本節中所呈現的實驗結果,皆與表演文本分析相互對照;藉由這樣的綜合呈現方式,希望能推估造成受試者情緒變化的原因。
(一)〈只待明天〉
問卷評量結果顯示,〈只待明天〉第一次聆聽時的熟悉度分數為4.07±0.34(平均值±標準差)、喜好度分數為3.93±0.16,第二次觀賞時的熟悉度分數為4.21±0.26、喜好度分數為4.14±0.23。由此可知,原本受試者對此段落大致熟悉而且喜愛,聆聽後再觀賞則會略為提升熟悉度與喜好度。表3顯示觀眾之生理指標在欣賞〈只待明天〉時的統計檢定結果。

表 3:刺激材料〈只待明天〉在四個時間範圍中的生理指標統計結果。若是在第一次聆聽時生理指標顯著異於基準值,則以「1」表示;若是在第二次欣賞時生理指標顯著異於基準值,則以「2」表示。各項生理指標若是「有畫面的呈現」(1B)顯著大於「無畫面的呈現」(1A),則以「+」表示;若是「有畫面的呈現」顯著小於「無畫面的呈現」,則以「-」表示。

〈只待明天〉中沒有什麼舞蹈動作,以歌詞及音樂讓劇中人抒發情感,合唱在這個段落中數度出現,其功能略有差別,在閱聽者身上也引起不同的情緒反應,以下根據生理訊號測量結果來分析表演文本。
此曲前段歷經主角的各抒己見,終於在第123秒時由革命領袖Enjolras登高一呼,音樂從小調轉為大調,呈現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新希望。第125秒時合唱團第一次進入,以漸強漸高的上行二度動機模進來鼓舞士氣,並且由交響樂團襯托出恢宏氣勢。這次合唱是為了總結諸位主角的重唱,以群眾的吶喊掃除個人的種種顧慮。受試者第二次觀賞時,在第126-127秒產生顯著大於基準值的膚電反應。在這個段落我們觀察到,以革命領袖為主的畫面,在情緒上具有推波助瀾之效。
確立了一致的革命信念之後,在第154秒時合唱再度進入,分為兩群輪流演唱。受試者第一次聆聽時產生顯著的膚電反應,然而搭配畫面的第二次觀賞,膚電反應卻顯著低於第一次,此結果可能是因為視覺場面感的出現讓人分心,也可能是第二次欣賞時已經有所預期。不過第二次觀賞時,觀眾的心跳速率顯著比第一次聆聽更高,也顯著高於基準值,觀眾的呼吸深度也呈現同樣趨勢(圖1),此際的全景畫面似乎讓觀眾感受到群眾的力量。
接下來的畫面為合唱團的近鏡頭,然後變為舞台上方的旋轉鏡頭,再回到正面鏡頭,受試者第二次觀賞時產生顯著的膚電反應(第166-170秒),呼吸深度也顯著比第一次聆聽更大,維持圖1所示的趨勢,由此可見,視覺的場面感能夠增強感動力。

圖1:刺激材料〈只待明天〉第150-160秒的膚電反應幅度及呼吸深度(相對比值)的中位數曲線。第154秒時合唱進入,受試者在第一次聆聽時的膚電反應幅度較第二次更大,視覺場面感可能減低了膚電反應並導致呼吸變深。

此曲最後的合唱,先從多聲部的織度變為齊唱的單線條,小調的旋律透露些許疑惑:「到明天便可知道仁慈我主的安排」,然後轉回大調唱:「只待破曉!只待明天!」受試者第二次觀賞時,對於大調合唱的部分產生顯著高於基準值與第一次聆聽的膚電反應(第215-218秒),由此可見,在結尾的高潮,正面全景的畫面能夠讓觀眾的情緒更為激昂。
(二)〈我們同時碰到槍〉
問卷評量結果顯示,〈我們同時碰到槍〉第一次聆聽時的熟悉度分數為2.14±0.40、喜好度分數為4.07±0.26,第二次觀賞時的熟悉度分數為2.42±0.49、喜好度分數為4.71±0.21。由此可知,原本受試者對此段落不算熟悉但是感到喜愛,聆聽之後再觀賞,則會略為提升熟悉度與喜好度。表4顯示觀眾之生理指標在欣賞〈我們同時碰到槍〉時的統計檢定結果,其符號意義與表3相同。

表 4:刺激材料〈我們同時碰到槍〉在七個時間範圍中的生理指標統計結果。若是在第一次聆聽時生理指標顯著異於基準值,則以「1」表示;若是在第二次欣賞時生理指標顯著異於基準值,則以「2」表示。各項生理指標若是「有畫面的呈現」(1B)顯著大於「無畫面的呈現」(1A),則以「+」表示;若是「有畫面的呈現」顯著小於「無畫面的呈現」,則以「-」表示。

第117秒,進入本曲的第一次合唱,此時記者們已經相信了律師的所有說詞,並且開始群舞。此段在第一次聆聽時的心跳速率大於第二次聆聽及基準值,而第二次觀賞時的顴肌活性顯著大於基準值,由此可見,聽到合唱進入會讓心跳加速,而加上畫面呈現則可以引起閱聽者的微笑。
第137秒,開始第二段記者與Roxie傀儡的問答。此次提問不是一個記者問,而是由全體記者合唱提問,在第140秒,第二次觀賞時的呼吸深度大於第一次聆聽與基準值。這個段落顯示,視覺場面感的出現可以讓觀眾呼吸變深。
第150秒起,記者們的問答又改變了方式,改由Roxie傀儡進行主要敘述:「遠離那些爵士樂和酒精,還有那些只是玩玩的男人」,記者從坐姿改成站姿,並有多位記者站上椅子,跟著節奏上下跳躍。記者與Roxie一搭一唱,節奏十分緊湊。在第158秒,第二次觀賞時產生顯著的膚電反應。
第188秒之後,音樂速度突然變慢,鋼琴彈奏類似搖擺樂的兩拍子感覺,受試者第二次觀賞時心跳顯著變慢(第190秒)。接著記者群開始由慢漸快、由弱漸強地進行合唱,畫面上出現一個巨大的Billy,手持線板,像在操縱懸絲傀儡般從舞台上方控制記者群,記者們為之手舞足蹈,受試者第二次觀賞時呼吸變深且顴肌收縮,表現出喜悅情緒(圖2)。紅牌記者Sunshine也被控制手腳,但是她身兼指揮,指揮著記者群的歌舞。

圖2:刺激材料〈我們同時碰到槍〉第180-200秒的心跳速率平均、呼吸深度中位數、顴肌活性中位數曲線。第188秒的合唱以緩慢速度開始,受試者第二次觀賞時心跳顯著變慢(第190-191秒)。畫面上巨大的Billy以操偶師的手法操控記者群,受試者第二次觀賞時呼吸變深(第190-195秒)且顴肌收縮(第194秒),表現出喜悅情緒。

第205-214秒,記者群改採站姿,舞姿幅度隨著音樂的漸強加速而變大,受試者在第二次觀賞時產生顯著的膚電反應(第207秒)。記者群繼續合唱,畫面轉往報社,打好的稿子正在傳給工作人員付梓。第217秒,畫面回到舞台,記者群站上了椅子跳舞,還有五位記者被鋼絲吊起,音樂旋律移調升高半音,而且使用打擊樂器渲染聲勢。記者的動作幅度越來越大,吊鋼絲的演員在空中翻筋斗,打擊樂器追著音樂速度越來越快,畫面也快速轉換。受試者第一次聆聽這個段落時產生膚電反應,第二次觀賞時可能因為注意力移到畫面而降低膚電反應,不過呼吸深度顯著大於第一次聆聽,這樣的生理反應形態跟圖1類似。
第240-250秒為音量強、速度快的尾聲,第二次觀賞時產生顯著的膚電反應與心跳加速。

四、綜合討論

本實驗探討音樂劇的合唱群舞對於閱聽者所造成的情緒影響,生理訊號的測量結果顯示,每一段具有場面感的刺激材料都可以引起造成至少一項生理指標顯著高於基準值,證實了歌隊舞群對於閱聽者情緒的影響。以下針對四個生理指標與閱聽行為的關係,稍做整理與探討。
過去的研究發現,可以引起聽眾膚電反應的音樂特徵多半跟音樂轉折有關,包括:音量的增強、音域的改變、特殊的和聲或旋律進行、新的聲部或樂器進入、從樂團伴奏銜接至獨奏(獨唱)之處、新的段落開始(Grewe, Nagel, Kopiez, & Altenmüller, 2007; Guhn, Hamm, & Zentner, 2007),本實驗的結果大致印證上述發現,例如受試者第一次聆聽〈我們同時碰到槍〉在第217秒的合唱,便產生顯著的膚電反應,此際有特殊的和聲調性進行,標示新的段落出現。
在本實驗中,從獨唱到合唱的聲響變化會讓受試者產生膚電反應,例如第一次聆聽〈只待明天〉時,第154秒產生膚電反應。在某些情形下,光聽合唱的恢宏氣勢未必會產生膚電反應,但是搭配畫面則能引起觀眾的膚電反應,例如〈只待明天〉第126-127秒,畫面呈現出青年領袖喚醒群眾的表情,頗具感染力。呈現出場面感的畫面經常能夠提升觀眾的亢奮情緒,例如〈只待明天〉的結尾及〈我們同時碰到槍〉的第158秒、第207秒、第248秒,皆是在第二次觀賞時出現膚電反應,由此可見視覺場面感的重要性。
本實驗發現,視覺場面感經常會讓心跳變慢,特別是需要將注意力朝向新的畫面之際,可能會產生朝向反應(orienting response)。所謂的朝向反應,是指環境中出現新奇或重要的變化,個體將注意力朝向該事件所伴隨的一些生理反應,心跳暫時變慢就是朝向反應的特徵之一(Bradley, Codispoti, Cuthbert, & Lang, 2001)。反之,當視覺場面感順勢隨著聽覺場面感一同出現,毫無突兀之感,這種畫面則可以讓觀眾心跳變快,例如受試者第二次觀賞〈只待明天〉時,合唱第二次進入時讓觀眾的心跳變快且呼吸變深(圖1)。由此看來,視覺場面感似乎讓觀眾準備投身其中,顯示出從眾或高度涉入的閱聽行為。受試者第二次觀賞〈我們同時碰到槍〉時,第240-250秒的尾聲引起顯著的膚電反應與心跳加速,這也可能是因為視覺場面感讓觀眾感染了狂熱舞蹈的亢奮情緒。
視覺場面感是增加觀眾呼吸深度的重要條件,本實驗總共發現五處受試者在第二次觀賞時顯著大於第一次聆聽的結果。過去有研究指出,聆賞音樂時的深呼吸,一方面跟音量增強有關(Bernardi, Porta, Casucci, Balsamo, Bernardi, Fogari, & Sleight, 2009),另一方面則可能反映較為深刻的美感經驗(Benedek & Kaernbach, 2011),本實驗藉由呈現音樂劇中的奇觀,大致支持了這樣的觀點。此外,顴肌活性也容易受到視覺所影響,本實驗中觀察到顴肌活性顯著高於基準值的段落,都是在受試者第二次觀賞之際,由此看來,畫面所呈現的喜感動作可能有助於提升正向情緒,讓觀眾嶄露微笑。
綜上所述,本實驗藉由生理訊號測量來分析閱聽行為,特別針對具有聽覺場面感與視覺場面感的段落進行統計檢定,結果發現,光是從獨唱到合唱的聲響變化就可能會讓受試者產生膚電反應,這個現象多少反映出合唱聲響在劃分樂段上的功能。有些畫面可以進一步造成觀眾的心跳加速,不管是〈只待明天〉中呈現領袖引起從眾行為,或是〈我們同時碰到槍〉呈現記者們的盲從行為,這樣的畫面似乎都能夠讓觀眾動員自己的身體,準備一起行動。視覺的場面感在觀眾的深呼吸與微笑反應中扮演相當關鍵的角色,這兩種反應似乎反映著較為完整的美感經驗,換句話說,聽覺的場面感讓人領受到群眾之聲的氣勢,而視覺畫面則能夠進一步為這個聲響填入具體的意義,讓閱聽者知道群眾的意圖,並且予以評價。
上述實驗雖然呈現出表演藝術研究的一個新方向,但其中至少有三項研究限制必須在此說明。首先,本實驗的受試者僅有14名,由於樣本數不夠大,因此統計分析的結果也有可能出現一些偏差,未來應進行更大規模的實驗以彌補這個缺陷。其次,本實驗的統計檢定中有多重比較(multiple comparison)的問題,究竟在處理時序數據(time series data)時應該如何解決多重比較的問題,有待日後作更進一步的研究。
最後,本實驗中的兩段歌隊舞群表演,都是先呈現音樂再呈現完整的影音,因此在解釋實驗結果時會產生一個問題:兩次欣賞的生理反應差異未必都可以歸因為畫面的出現與否,而是有可能涉及熟悉度的差異。這個問題在〈只待明天〉較不嚴重,因為受試者對於這個段落相當熟悉,但是由於有些受試者並不熟悉〈我們同時碰到槍〉,所以第二次觀賞時呼吸深度與微笑程度的增加,也有可能是對這段音樂漸感熟悉所導致。過去有研究指出,觀劇的情緒會受到觀賞次數的影響,初次觀賞時會表現出較為直接的身體反應,但是當受試者更為瞭解劇情與其內涵之後,身體反應會進一步增強(Balteş et al., 2011)。未來的實驗中,不僅應該控制受試者對於刺激材料的熟悉度,而且播放音樂及影像的順序也應該採取對抗平衡(counterbalance)的設計,以消弭播放順序所可能造成的學習效應。

五、結論

所謂「牡丹雖好,全仗綠葉扶持」,牡丹與綠葉的相輔相成,正可以說明戲劇中主角與群眾的關係。牡丹可以說是音樂劇中的主角,而綠葉就是音樂劇中的歌隊舞群。音樂劇中非常重視群眾的心聲與力量,群眾的團結一致可以帶來強大的感動力量,有助於推動劇情。另外,音樂劇經常利用群眾場景以造成奇觀,發揮娛樂效果。本研究藉由生理訊號測量來分析閱聽行為,實驗中發現,閱聽者可以被聽覺場面感與視覺場面感引發亢奮情緒,產生「從眾」的身體動員,彷彿自己也要加入載歌載舞的行列,另一方面,視覺上的奇觀則進一步形成更完整的美感經驗。
以生理訊號對照表演文本分析的研究,目前尚在起步階段。以科學的方式進行閱聽行為分析,可以估計觀眾在音樂劇進行中的情緒反應,這些結果或許可供音樂劇的製作團隊參考,讓歌隊舞群將其舞台魅力發揮得淋漓盡致。

參考資料

Anthony, J. R., & Bartlet, M. E. C. (2001). Divertissement. In New Grove Dictionary of Music and Musicians. Edited by S. Sadie. 2nd edition,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vol. 5, pp. 506-507.
Balteş, F. R., Avram, J., Miclea, M., & Miu, A. C. (2011). Emotions induced by operatic music: psychophysiological effects of music, plot, and acting: A scientist’s tribute to Maria Callas. Brain and Cognition, 76, 146-157.
Benedek, M., & Kaernbach, C. (2010). Physiological correlates and emotional specificity of human piloerection. Biological Psychology, 86, 320-329.
Bernardi, L., Porta, C., Casucci, G., Balsamo, R., Bernardi, N. F., Fogari, R., & Sleight, P. (2009). Dynamic interactions between musical, cardiovascular, and cerebral rhythms in humans. Circulation, 119, 3171-3180.
Blood, A. J., & Zatorre, R. J. (2001). Intensely pleasurable responses to music correlate with activity in brain regions implicated in reward and emotion.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U S A, 98, 11818-11823.
Bradley, M. M., Codispoti, M., Cuthbert, B. N., & Lang, P. J. (2001). Emotion and motivation I: defensive and appetitive reactions in picture processing. Emotion, 1, 276-298.
Byers, J. F., & Smyth, K. A. (1997). Effect of a music intervention on noise annoyance, heart rate, and blood pressure in cardiac surgery patients. American Journal of Critical Care, 6, 183-191.
Craig, D. G. (2005). An exploratory study of physiological changes during “chills” induced by music. Musicae Scientiae, 9, 273–287.
Dahlhaus, C. (1989). Nineteenth-Century Music (Translated by J. Bradford Robinson). Berkeley/Los Angel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Etzel, J. A., Johnsen, E. L., Dickerson, J., Tranel, D., & Adolphs, R. (2006). Cardiovascular and respiratory responses during musical mood inductio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physiology, 61, 57-69.
Gossett, P. (1990). Becoming a citizen: The chorus in ‘risorgimento’ opera. Cambridge Opera Journal, 2, 41-64.
Grewe, O., Nagel, F., Kopiez, R., & Altenmüller, E. (2007). Emotions over time: synchronicity and development of subjective, physiological, and facial affective reactions to music. Emotion, 7: 774–788.
Guhn, M., Hamm, A., & Zentner, M. (2007). Physiological and musico–acoustic correlates of the chill response. Music Perception, 24, 473–483.
Lundqvist, L., Carlsson, F., Hilmersson, P., & Juslin, P. N. (2009). Emotional responses to music: experience, expression, and physiology. Psychology of Music, 37, 61–90.
Rickard, N. S. (2004). Intense emotional responses to music: A test of the physiological arousal hypothesis. Psychology of Music, 32, 371–388.
Vecchiato, G., Astolfi, L., De Vico Fallani, F., Cincotti, F., Mattia, D., Salinari, S., Soranzo, R., & Babiloni, F. (2010). Changes in brain activity during the observation of TV commercials by using EEG, GSR and HR measurements. Brain Topography, 23, 165-179
陳皎眉、王叢桂、孫蒨如(2003),《社會心理學》,蘆洲︰空中大學
蔡振家(2009),〈從政治宣傳到戲劇妝點—1958-1976年京劇現代戲的詠嘆與歧出〉,《戲劇學刊》10期,頁113-147
蔡振家(2014),〈京劇〈捧印〉的情緒表現與結構研究:表演分析與觀眾生理訊號測量的結合〉,《戲曲學報》11期,頁125-161


Emotional Effects of the Chorus Scenes in Musicals on Audience: a Study on Les Misérables and Chicago

Abstract
Ensemble song and dance routines are often employed in musicals to highlight the main characters, while also helping to forward the plot line and entertain the audience. Often massive in their scales, these ensemble routines serve as a striking visual and aural experience to the audience: grandiose choruses serve up the strong aural impression, while scenes—both still and in motion—concoct an immersive visual experience for the audience. This study uses experiments to investigate the act of perception, using two ensemble song and dance routines from Les Misérables and Chicago as stimuli. A total of 14 subjects were tested twice for their physiological measurements, first with only the music playing, and then with both music and video, to see how the perception of these scenes influence their emotions. The results show that aural and video perceptions often result in an accelerated pulse in the perceiver, and produce a skin conductance response, while visual perceptions in particular trigger the perceiver to breathe deeply and smile. These results can be analyzed through the concepts of conformity and spectacle: We believe that the emotional highs brought by these routines cause the perceiver to act as if s/he were ready to follow along with the ensemble, while the visual spectacle complements the entire aesthetic experience. The emotional assessment methods employed in our study serve to become a new set of tools for studying audience perception in the performing arts.

Keywords:
Musical; Audience Study; Emotion Measurement; Conformity; Spectacle

Authors:

Tsai, Yu-Han
Master, Graduate Institute of Musicology,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Tsai, Chen-Gia
Associate Professor, Graduate Institute of Musicology,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Read Full Post »

本文刊登於《戲劇學刊》25期,頁105-128(2017)

作者:蔡振家[1]、夏菉廷[2]

中文摘要

「緊拉慢唱」是板腔體戲曲中極具特色的唱腔音樂形式,它結合了一小節一拍或一小節兩拍的伴奏,以及散板唱腔,本文探討緊拉慢唱板式如何搭配演員的做表以刻劃角色。緊拉慢唱中兩種時間感的相互拉扯,適合襯托外弛內張的戲劇情境,規律的拍子跟我們的一些肉身經驗相似,因此具有強大的情緒感染力。在較長的緊拉慢唱段落中,伴奏經常會逐漸加速,營造情感高潮,緊拉慢唱也適合銜接其他板式以鋪敘劇中人的心理歷程。此外,緊拉慢唱還可以在降速之後,讓觀眾切換至審美視角,產生深刻的領悟。本文最後以京劇《徐策跑城》為例,說明麒派創始人周信芳如何善用緊拉慢唱及身段來表現情感層次。

關鍵詞:戲曲音樂、戲曲表演、板腔體、觀眾心理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授課教師:蔡振家(臺大文學院音樂學研究所副教授)   學分:2

開課單位: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聽語障礙科學研究所(台北市內江街89號)

隔週的週六13:40在聽語障礙科學研究所語言組教室一上課
第一次上課時間為3/1(六)13:40

一、課程概述

嗓音是表演藝術中極為重要的一環,歌手或演員的用嗓方式及相關的訓練,都與一般人有所不同,而各種文化裡面的極端嗓音,亦能增進我們對於發聲機轉的認識。表演者固然可能較容易有嗓音過度使用與嗓音異常的情形,但另一方面,專業表演家的發聲方式與訓練,對於語言治療與音聲治療而言,亦具有參考價值。本課程將介紹西洋聲樂、傳統戲曲、民俗音樂、流行音樂……中的種種嗓音,探討相關的聲學、生理、知覺、認知、運動、情緒、文化議題。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