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21 年 03 月

看到朋友林勝韋討論以下議題:有樂評人在節目上說,台灣人唱歌沒有外國人那種「律動」(grooving)的感覺,並因此覺得惋惜,旁邊有人就說,原住民音樂也很有grooving啊!勝韋認為應該重視漢人傳統音樂「自己的律動」。

我覺得 grooving 比節奏或拍節都更難定義,感謝勝韋拋出這個有趣議題,以下是我的一些想法:

1.我跟大學生接觸時發現,台灣的學生應該要跟著流行歌動身體,但有些人不太會。這可能導致有些學生在考試或上課時,對節奏的掌握比較差。有學生告訴我,有人聽歌時身體不動,是怕出錯被笑。

2.漢族常民文化中的某些 grooving,可能跟插秧動作有關,車鼓陣裡面有一些。

3.我特別喜歡在律動邊緣的音樂流動,如:崑曲九轉貨郎兒的【七轉】開頭、客家八音【懷胎曲】開頭、南管的七撩拍、越劇【囂板】、歌仔戲【柴橋調】、鑼鼓【水底魚】。這好像跟身體感比較無關,倒是跟情感與認知預測有關。

Read Full Post »

最近發現高中物理教育的兩個小問題:

1.有高中物理老師指出,音色由泛音的能量分布情形所決定。
2.有高中物理老師指出,不同樂器發出聲音的波形不同,是因為泛音的能量分布情形不同。

我覺得以上這兩個敘述若再做點補充,可以更嚴謹:

1.泛音的能量分布情形會影響音色,此外,聲音的起始與衰減情形也會影響音色。
2.即使兩個聲音的泛音能量分布情形完全相同,泛音之相位關係不同仍會造成波形不同,有趣的是,人腦會認為這兩個聲音聽起來完全一樣。

影響音色的兩大因素,包括聲波的頻譜成分(屬於 frequency domain),以及聲波的時間包絡(屬於 time domain)。對於大腦聽覺皮質而言,波形並不重要。

同樣是Do,為何分得出是鋼琴或是小提琴?很多人會說是泛音的能量分布不同。這個答案不算完全錯誤,只是忽略了一點:聲波的時間包絡也是鋼琴音色極重要的一環。我上課時會播放一段大提琴跟鋼琴合奏的音樂,逆轉播放(時間倒流)時,大提琴的音色不變(因為由頻譜決定),但鋼琴音色就認不得了(因為聲波的時間包絡被逆轉了) 。

連 Richard Feynman 似乎都忽略了聲波的時間包絡對於音色的影響,心理學家指出:it was believed that this difference in average spectrum was utterly responsible for timbre differences. This view is still widely accepted: a reputed and recent treatise like the Feynman Lectures on Physics gives no hint that there may be factors of tone quality other than “the relative amount of the various harmonics." (Risset &Wessel “Exploration of Timbre by Analysis and Synthesis“)

以上對於高中物理教育的小小修正建議,恰好都跟心理學有關。高中課程好像沒有涉及知覺心理學,因此,高中物理老師在講聲波時提到音色知覺,可以稍稍彌補這個缺憾。有些物理教學主題,明明就可以跟學生自己的感官知覺聯繫起來,但物理老師卻沒有把握這個機會,有點可惜。但話說回來,日常生活的知覺和物理世界的關係,有時候還滿難理解的(例如音高知覺),因此物理與知覺間的 missing link,不容易在中學補上,老師在跨領域之前,有不少功課要做。

有些聲音的物理學概念跟知覺心理學概念,還算適合放在高中課程一起教 , 不會太難,以下是我想到的一些例子:

1. 讓學生震動嘴唇達160Hz,知道物理上的頻率如何對應到心理上的音高,並學到:聲帶差不多就是這樣振。(有時候放屁也是這樣)
2.讓學生發出假音,音高盡可能偏低,然後再以真嗓發出同樣音高,藉此證明低的假音具有較弱的高頻泛音,真音具有較強的高頻泛音。(用 APP 或 Sonic Visualiser 看頻譜)
3.讓學生演奏吉他悶音,以證明聲音的衰減情形會影響音色。
4.讓學生吹開管與閉管,以探討 Helmholtz 所說的:閉管發出的聲音幾乎只有奇數倍泛音,而這種聲音聽起來是空洞的。
5.老師示範製作電吉他拾音器,讓學生知道電磁感應在樂器上的應用,並請同學猜猜看,電吉他在什麼情況發出的聲音幾乎只有奇數倍泛音 。
6.讓學生以正常嗓音跟悄悄話,講同一句話「保衛大台灣」,發現以悄悄話講的「保衛大台灣」,有可能聽成「包圍打台灣」,藉此學習聲調與聲帶振動、音高知覺之間的關係。

如果是大學專業課程,非線性動態系統的 limit cycle 觀念應該跟現實世界產生連結,如:時鐘、小提琴、直笛、聲帶、心臟……理論物理學家 Alejandro Jenkins 指出,物理課本在這方面並沒有 “接地氣",他感到有點驚訝:[…] when self-oscillation is treated at all it is usually only in the context of a mathematical discussion of the limit cycles of the van der Pol equation [Physics Reports 525(2):167]

Read Full Post »

剛剛看了六十幾位大學生所寫的歌仔戲觀後感,其中有位推理小說迷寫的感想特別深刻,讓我想到戲曲的未來。

這位同學觀賞《金探子》(春美歌劇團)之後指出,此劇有關法律及道德的思辨,也出現在克莉絲蒂的作品中,但是歌仔戲透過音樂和演員做表,讓每個腳色更有溫度,「特別是那種對於事件的原因所產生的無奈和淒涼感」,戲曲超越了推理小說。除了法律及倫理議題之外,《金探子》對於失智老人與傳染病的探討,也讓許多同學非常驚豔。為何劇本如此貼近當代社會?我查了一下,編劇陳文梓畢業於台大法律系、台藝大(台大?)戲劇碩士班、上海戲劇學院博士班。這樣的跨領域人才,果然能夠呈現嶄新的社會關懷,並且吸引年輕觀眾,在戲曲裡面思考當代議題。

人口老化、青年居住與就業、貧富階級、移工、多元成家、轉型正義、精神疾病、網路謠言、詐騙、壟斷企業、職場霸凌、弱勢文化滅絕、災難(如:傳染病、極端氣候)、人工智慧、基因編輯、精神活性物質與腦科學……,都可以用傳統戲曲擅長的情感表現來演繹。

當代戲曲在技術上的轉化,則有以下這個例子

京劇是虛擬化的表演,我們用一個東西叫馬鞭,馬鞭在這邊就代表馬了,開始先摸馬,踩上馬鐙,坐下,接下來我的腳就變馬腳了。隨後我再介紹另一個東西,下摩托車的程式動作,首先先劃個圈,把龍頭轉一邊,然後腳踩中柱,再美化接下來的轉身動作,撇過來之後,看看後照鏡,甩一下下巴。同學哄堂大笑,他們對這個有反應,我知道這就對了。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