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20 年 02 月

美國耶魯大學(Yale)藝術史部門決定取消其入門課程「藝術史概論:文藝復興到現在(Introduction to Art History: Renaissance to the Present)」,原因是擔心課程內容過於歐洲中心主義(Eurocentrism),未能全面呈現各地藝術史。決定隨即引起各界爭議,更遭藝評家批評為巨大錯誤。[…]
Tim Barringer 向《Yale Daily News》表示,將歐洲藝術作為藝術史基礎是「有問題的(problematic)」。他表示,希望所有學生享受學習西方歷史上的重要藝術品,「但我不希望錯誤地將歐洲畫作的歷史當成各地的藝術史」。

這讓我想到,任教於倫敦大學的音樂學家 Keith Howard 曾經向台灣的音樂學者及研究生指出,有些歐洲的音樂學家會驕傲地承認「我看不懂五線譜」:

It is of note that musicology departments in my country, England, are rapidly moving away from their concentration on European art music (ie, ‘classical music’), within which the dominant methodology was developed, towards world music, pop music and film music studies. Indeed, two current heads of music departments, Simon Frith in Edinburgh and Anahid Kasabian in Liverpool, proudly state they cannot read staff notation. The implication is that methodologies, the practice of musicology, is changing.

從以下的課程改革看來,該系老師應該對於教學所涉及的三個面向有所反思:(1)名稱,(2)課程的當代意義,(3)分眾與去中心。

Barringer 表示, 「藝術史概論:文藝復興到現在」課程於今年春季正式結束後,將會由新的入門課程取代,如「全球裝飾藝術( Global Decorative Arts)」、「絲綢之路的藝術(Arts of the Silk Road)」、「全球神聖藝術(Global Sacred Art)」以及「再現的政治(The Politics of Representation)」。

(1)名稱:過去有些課程名稱太過西歐中心主義,因此必須正名。曾經有學西樂的朋友告訴我,"聲樂=西洋聲樂",我一笑置之,後來我在寫書時把動物的音樂分成兩類:器樂 & 聲樂。人類不妨再謙卑一點。
(2)課程的當代意義:裝飾藝術、絲綢之路、神聖藝術、再現,這些議題都跟當代比較能夠產生對話,特別是以往可能不登大雅之堂的裝飾藝術,隱含著各著時代的流行脈動。
這幾年看了許多博物館,發現很多展覽都注重跟當代的結合,這讓我深深感到:在大學課程中介紹古典事物,也應該積極尋找當代意義。
(3)分眾與去中心:在大學課程中介紹音樂,讓我深感這是個徹底分眾的時代。Tim Barringer 闡釋有關課程改動時強調,「在我們的學科中,沒有一個概論課程應佔核心位置(no one survey course can be taken as the definitive survey of our discipline)」,這一句不容易翻譯,也許裡面有一層意思:不應該用一門課來進行大範圍的概論(而成為概論課中唯一的必修課)。在徹底分眾的時代,專長殊異的藝術史老師各自將學生帶開,針對特定議題或範圍來授課,這種教學較有效率。

#在實徵美學中認知心理學應該占核心位置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