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19 年 09 月

Claude Levi-Strauss (1970): “the musical creator is a being comparable to the gods”

我在通識課中規定同學應在課前欣賞Hugo Wolf的〈邂逅〉,並嘗試解釋曲中的怪異之處(要發揮柯南的精神)。原本今早要在課堂上公布 “正解",不過臨時放假,因此我email給全班:

各位同學, 因為颱風假的關係,課程進度有些調整。首先,討論版新增了兩個問題,請同學繼續發表相關留言: 1.欣賞〈邂逅〉的感想:同學的詮釋都很精彩,一首另類歌曲能讓聽眾產生疑惑,並且激發思考與創意,真是相當成功!以下公布創作者Hugo Wolf自己的想法:「少男少女一夜狂歡(婚前性行為),隔天在街頭巧遇」。這雖然不是唯一的標準答案,但創作者自己的想法確實能讓聽眾有新的感受,請問你如何評價上述的創作理念?重新聆聽此曲,你在歌詞跟音樂中有何新發現?[…email後半部省略…]

【同學A回覆】: 此曲利用大量上下行的半音階以及快速音群做為基底貫串整曲,配合音量的控制以及變化,試圖表達一種急迫的快感以及邂逅的短暫;而男聲在不同段落上語氣的轉變,其實滿容易營造出一種在狂風暴雨的街頭,一對少男與少女在雨中邂逅、凝視、彼此就是全世界的情境 (快速音群是暴雨,男聲是男女情感的化身)。但在老師公布了原作者的創作目的時,暴雨不再是我們所想的這麼單純,而成了愛慾的化身 […]

【同學B回覆】: 現在看著歌詞好像無法像第一次看時這麼單純了。當初還在思考為何說到「重新梳理」還有「小屋」,原來背後有這樣的故事 […]

【同學C回覆】: 當時聽這首曲子,想到了無數種答案卻萬萬沒想到會是這樣的。但是又聽了一遍發現將這種情感代入進去又是完全說得通的。[…]發現這一點還蠻有意思的,當你心中想著什麼的時候你聽出來的歌就代表了什麼意思,我們對於意義的解讀會反過來影響樂曲本身。這個時候就會明白“作者已死”“形象大於思想”等原理的正確性了。

#音樂課應擺脫單向灌輸的教學方式
#應鼓勵學生主動對音樂做詮釋
#賦權聽眾其實對音樂人本身也有益

Wikipedia
賦權(英語:Empowerment),也譯為賦能、充權、充能、授能、培力等,有不同的定義解釋。根據社區心理學家(如Rappaport,1987;Rappaport,1992;Perkins & Zimmerman,1995)的一般說法,賦權乃是個人、組織與社區藉由一種學習、參與、合作等過程或機制,使獲得掌控自己本身相關事務的力量,以提昇個人生活、組織功能與社區生活品質。根據研究顯示,覺察的控制感是非常重要的,它可以減少心理壓力,能預測正向的健康行為,並與促進社會行動及政治參與有關。賦權是一個範圍較廣泛的過程,其中含有公民參與、協同合作、社群意識等概念。

西方古典樂在台灣,似乎缺乏賦權聽眾、賦權學生的概念。以戲曲或搖滾樂來做對照,西方古典樂在演出時,聽眾表達意見的管道頗受限制,基本上只能對演出者致以禮貌的掌聲,反觀戲曲演員或搖滾樂的樂手,常常是在演出場域中跟觀眾一起決定音樂演化的方向。在台灣學習西方古典樂的學生,缺乏自主解釋樂曲、嘗試錯誤的可能性,甚至連想要涉獵爵士樂、流行樂都會被某些保守的老師 “管教",也可能被音樂班同學瞧不起。「西方古典樂專業」之金字招牌,在台灣似乎有種仰之彌高、不可撼動的特性,此等怪異現象,在西方社會中似乎沒那麼嚴重。

德國柏林藝術學院的古樂系中,Mitzi Meyerson教授會請同學根據許多古樂錄音,選出他們最喜歡的數字低音演奏者,再請這位票選冠軍來演講示範,這就是賦權學生,使全班同學藉由參與決策的過程或機制,獲得掌控自己本身相關事務的力量,以提昇個人生活、組織功能與音樂生活品質。

Wikipedia
專業者的賦權角色有以下特點:
在賦權的過程中,專業者扮演的角色是合作者(collaborator)與促進者(facilitator),而不是專家(expert)與諮商師(counselor)。
一位協同合作的專業者應學習有關賦權對象(亦稱參與者)的文化、世界觀與其生命奮鬥過程,並與其一起努力而不只是鼓吹他們去做。
專業者的技巧、利益或計畫等不應強加在社區,而是成為社區的資源之一。
專業者要介入什麼,應視當地人文的特殊性而定,而不是事先就決定要做什麼,並且將其套在所有的情況。

Read Full Post »

蔡振家、陳容姍(2017)《聽情歌,我們聽的其實是……:從認知心理學出發,探索華語抒情歌曲的結構與情感》,臺北:臉譜出版社,頁21-27(作者序)

「聽海」與「崇拜」,可以代表我對華語流行歌曲的兩個感受。
半個世紀以來,臺灣流行樂壇人才輩出,成為華語流行歌曲的重鎮。仔細聆聽流行歌曲,不禁讓我感到詞山曲海、浩瀚無邊,好似面對一個取之不竭的音樂寶庫,於是望洋興歎。
「聽海」之後,「崇拜」油然而生。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小弟再次嘗試結合人文藝術與醫學教育,重口味啊啊啊…
2019/9/20,國防醫學院「生死學」課程,演講題目「音樂與表演藝術中的生死至情」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