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19 年 07 月

有些人對於動聽的音樂很敏感(會深受感動),也有些人對音樂無感,這是否源於腦部構造的差異呢?2019年六月的一篇研究論文指出,聽覺皮質和眼眶額葉皮質(orbitofrontal cortex, OFC)之間的結構連接,以及OFC和伏隔核之間的結構連接,可以預測個體對動聽音樂的敏感性差異。

Martínez-Molina N, Mas-Herrero E, Rodríguez-Fornells A, Zatorre RJ, Marco-Pallarés J. (2019). White Matter Microstructure Reflects Individual Differences in Music Reward Sensitivity. J Neurosci. 39(25):5018-5027.

OFC是人腦中最複雜的區域之一,它整合脈絡訊息與感覺訊息,為事物賦予價值,產生決策和期望,調整情緒,抑制不當行為,在學習時扮演關鍵角色。我在想,音樂欣賞能力的相關訓練,是否有助於OFC的發展?
聽音樂時,需要整合訊息並產生期望,對於音樂張力也應該要產生情緒反應,過去有論文指出,OFC的外側區域對於音樂張力比較敏感。有些初學音樂的人,演奏音樂時聽不出自己彈錯音,應該是因為缺乏預期能力,這可能也跟OFC有關。
有些搖滾歌曲挑戰了傳統的價值觀,我在實驗中發現,聆聽這種歌曲時,OFC跟前額葉其他區域的功能性連結增加,這可能跟價值觀的學習有關。

Read Full Post »

楊建章是一位能力卓越的音樂學者,他擔任台大音樂學研究所之所長後,兩位任職十年的助教隨即離職。楊建章也曾經在96年短暫代理過所長,當時的助教在97年離職。當然啦,此人的才華不僅於此,以下試做分析。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台大音樂學研究所2018/4/27的所務會議上,本人(蔡振家)提出臨時動議,請前任所長陳人彥針對104年4月7日訴願答辯書中的造假問題,於所務會議中報告,當時擔任主席的楊建章在會議中指責本人「看不懂中文」。楊建章在會議列席學生面前宣稱本人看不懂中文,已經對於本人的社會人格及工作專業造成傷害,故本人提出「公然侮辱」之訴,被告為楊建章。
本案經北檢邱曉華檢察官偵辦,決定不起訴。邱曉華檢察官可能認為,會議主席楊建章請提案人蔡振家撤案,而提案人不願撤案,這個不撤案之舉就是「執意要求會議主席接受其意見」。本人與律師聲請再議,高檢署駁回。以下針對駁回聲請再議的處分書,進行分析。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台大音樂學研究所2018/4/27的所務會議上,本人(蔡振家)提出臨時動議,請前任所長陳人彥針對訴願答辯書中的造假問題,於所務會議中報告,當時擔任主席的楊建章雖然後來附議此項動議,正式做成決議,但在過程中嘲笑本人「看不懂中文」。

本人以中文授課、撰寫中文論文,因此楊建章在會議列席學生面前以輕蔑態度取笑本人看不懂中文,已經對於本人的社會人格及工作專業造成傷害,故本人提出「公然侮辱」之訴,被告為楊建章。

本案已結束偵查,楊建章在2018/10/26完成道歉程序,本案不起訴。本案雖已結束,但台北地檢署在偵查庭上,曾經傳喚台大音樂學研究所的幾位專任教師擔任證人,此一偵查過程深具教育意義,人們可以藉此觀察,「人文音樂學家」所擅長的「詮釋」,究竟如何應用在生活之中。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我曾經在通識課請學生思考的音樂謎題約有六題:

1. 人們為何需要音樂?音樂有哪些功能?
2. 聽音樂為何會產生情緒?
3. 聽音樂時為何身體想動?
4. 生物會趨吉避凶,但人們為何喜歡聆聽哀傷或悲壯的音樂?
5. 為何人類的音樂多半有音階而且有調性?(其他動物並不使用音階,而且缺乏調性觀念)
6. 人類的音樂跟語言有何異同?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