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18 年 06 月

此論文將刊登於《關渡音樂學刊》第27期

作者:蔡振家(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副教授)

摘要

近年來,音樂心理學的進展有目共睹,拜腦造影技術之賜,許多研究皆在音樂創造力的議題上提供了寶貴的新觀點。本文結合美學與認知神經科學,探討作曲與即興所涉及的心理歷程。本文指出,腦中的預設模式網路、執行控制網路、額下回,分別主導著音樂創造力的三個面向:自我、執行控制、創意產生。其中,跟情感自我、社會自我密切相關的中央前額葉,對於音樂創作的主體性十分重要,而即興經驗越豐富者,執行控制網路的運作越精簡、越有效率。筆者認為,在人工智慧時代中,音樂創作的本質與核心價值益顯凸出,值得音樂教育者深思。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近期台大音樂所的所務會議中發生一些事情,以下略作整理:

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106學年度第2學期第3次所務會議紀錄

時間: 107年4月27日(星期五)下午14:30
主席: 楊建章
出席: 沈 冬 王櫻芬 王育雯 蔡振家 陳人彥 山內文登(休假)
列席: 林世加 林 政 陳賢聖 廖聖捷
紀錄: 高品芳 林艶汝
[……]

臨時動議

提案一、建請本所師生如有議案需於所務會議及本所各相關會議討論,一律向所辦公室提案。
決 議:同意。

提案二、104年3月2日,本人針對教評會法規提出訴願,而當時所長涉嫌在答辯書中變造法規,建請所辦公室報告此事。
決 議:本案擱置,因資料不足,於下次所務會議討論。

——————————
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106學年度第2學期第4次所務會議(107年6月1日)

蔡振家副教授在會前向所辦提案,但提案未列入議程,因此希望所辦說明處理提案的原則。會議主席楊建章所長報告:提案都要有人連署,所長同意該提案的內容才會連署,所長若不同意該提案的內容則不連署。蔡振家副教授的提案無人連署,故未列入議程。

【臨時動議】蔡振家副教授於107年4月27日所務會議提出臨時動議「提案二」之後,會議主席楊建章所長當場指出,蔡振家副教授因為「看不懂中文」,所以才會提出這項動議。請討論這句話是否符合事實。(蔡振家副教授提案)

討論:楊建章主席認為這件事跟所務無關。蔡振家副教授隨即補充,本所專任教師能否看懂中文,此事攸關學生之受教權,建議對此事做成決議。事實上,「蔡振家副教授看不懂中文」這個議題,就是由楊建章主席於107年4月27日所務會議主動提出的。

楊建章主席辯稱:不確定107年4月27日所務會議他的遣詞用字是否為「看不懂中文」,但關於蔡振家有沒有看懂中文這件事,以後所務會議針對這件事(校文字第1040022200號、校文字第1040078347號)討論後就知道了。蔡振家副教授指出:所務會議都有錄音,楊建章主席究竟如何遣詞用字,證據明確。

楊建章主席裁示:沒有看到任何人附議此項臨時動議,因此不成案。
蔡振家副教授在散會之前指出:請列席同學注意,若往後擔任證人,請按照法治國家中應該走的程序把它走完。

107年6月1日的所務會議中,沒有任何一個提案跟上次會議的臨時動議提案二有關。(107年4月27日所務會議臨時動議提案二的決議:本案擱置,因資料不足,於下次所務會議討論)

107年6月1日的所務會議之後,在進入教評會之前有個短暫休息,此時楊建章所長笑著跟沈冬教授說:我想到在下次所務會議可能要找一位中文老師,以便釐清此事,但其實本所就有一位了。
沈冬教授回答:不過我的記性很差。

——————————
楊建章所長不執行107年4月27日所務會議臨時動議提案二的決議,請說明理由。

蔡振家(台大音樂所副教授)
PS. 此建言亦轉寄代理校長、文學院院長、音樂所師生及校友

校務建言處理情形:處理完成,本建議案於2018/6/4轉寄音樂學所處理
音樂學所已於2018/6/8回覆
回覆單位:音樂學所
回覆內容:有關本所所務會議程序問題,請於本所會議提出,會議中將進行充分討論。

 

寄件者: 高品芳
寄件日期: 2018年5月30日 下午 06:57
收件者: 音樂所 山內文登 老師; 王育雯; 王櫻芬; 沈冬; 陳人彥; YANG CHIEN-CHANG; 蔡振家
副本: 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
主旨: 所務會議1070601議程

各位老師:

檢陳本週五1070601所務會議議程,會議將於1430開始,歡迎蒞臨 

所辦公室敬上

主席: 楊建章
出席: 沈 冬 王櫻芬 王育雯 蔡振家 陳人彥[按:實際上並未出席] 山內文登(休假)
列席: 林世加 林 政 陳賢聖 廖聖捷 紀錄: 高品芳 林豔汝
報告事項:
1. 106學年度本所評鑑於5/8結束。
2. CUHK-NTU-EARS Graduate Music Forum於5/19結束
3. 巴里島甘美朗大師班:邀請巴里島甘美朗作曲家I Nyoman Windha及其舞者夫人I Gusti Agung Ayu Warsiki主講,課程安排於6/4-6/7晚間18:00-21:00,6/8中午舉行期末展演。
4. 緬甸塞恩音樂大師班:邀請緬甸國寶級塞恩音樂家Ma Hlaing Than Tun及其大弟子Myo Hein Oo主講,課程安排於6/11-6/14晚間18:00-21:00,6/15中午舉行期末展演。
5. 106-2學期碩士班指導教授晤談成果報告。
6. 107-1學期課表草擬。
7. 107-1學期所務會議預定日期9/28、10/26、11/30、1/4。
8. 108年校經費期刊續訂作業請參考107年本所期刊清單,於6/7提供增刪期刊建議。

討論提案:

提案一、本所107學年度碩士班一般生招生簡章博士班一般生招生簡章是否修訂,提請討論。

說  明:提案討論作為108學年度招生依據。

決  議:

提案二、本所成立博士班已滿三屆,對於博士研究生論文指導相關授課時數減免原則,提請討論。

說  明:依照本校教師「授課時數計算標準及超授鐘點費核支準則」研議。

決  議:

提案三、選舉本所107學年度院教評會系所推選委員正取及候補委員各一名,提請選拔。

說  明:依照文學院教師評審委員會設置辦法第2條規定:「系所推選委員:由各系所專任教師以票選方式推選專任教授一人擔任之,並另推選一人為候補委員。」

決  議:

提案四、有關蔡振家副教授於104年3月5日向教育部所提修改法規訴願案相關處理程序、內容,提請討論。

說  明:依本所1070427所務會議臨時動議決議提案。

決  議:

107年6月1日的所務會議中,所長認為高品芳助教自作主張將提案四放入議程,故直接刪除。
值得注意的是,提案四並非撤案或擱置,而是在開會的過程中忽然消失,正式的會議紀錄中不會出現此項提案。

 

處理情形 處理完成本建議案於2018/6/4轉寄音樂學所處理
音樂學所已於2018/6/8回覆
回覆單位 音樂學所
回覆內容
有關本所所務會議程序問題,請於本所會議提出,會議中將進行充分討論。
[第12105號校務建言 ]針對音樂所楊建章所長提出四個問題與兩項建議,請落實本校教師之身教與言教

近期臺大音樂學研究所發生一些事情,學生也跟著增廣見聞,本人基於教育責任,有必要針對音樂所楊建章所長提出四個問題與兩項建議。

107學年度第1學期第1次所務會議
時間: 107年10月05日(星期五)13:00
主席: 楊建章
出席: 沈 冬 王櫻芬 王育雯 蔡振家 陳人彥 山內文登
列席: 徐元彥代 鮑沛蘭 廖聖捷 鄭貝兒 紀錄: 高品芳 林豔汝
報告事項:[略]
討論提案:
提案一、[略]
提案二、有關蔡振家副教授於104年3月5日向教育部所提修改法規訴願案相關處理程序、內容,提請討論。
說 明:依本所1070427所務會議臨時動議決議提案。

以上是會議之前由所辦公室寄給與會人員的文件內容,然而,在會議進行中,楊建章所長認為提案二的提案人為蔡振家副教授,經本人否認,提案二最後不了了之。
1070427所務會議的會議記錄有如下內容:

臨時動議
提案一、建請本所師生如有議案需於所務會議及本所各相關會議討論,一律向所辦公室提案。
決 議:同意。
提案二、104年3月2日,本人針對教評會法規提出訴願,而當時所長涉嫌在答辯書中變造法規,建請所辦公室報告此事。
決 議:本案擱置,因資料不足,於下次所務會議討論。

根據以上資料,本人向楊建章所長提出以下問題。

【問題一】提案二既然已經決議「於下次所務會議討論」,為何五個月之後仍然沒有執行該項決議?此項疏失應該由誰負責?為什麼?

本人曾遵照上述提案一之決議,於107年5月21日以email向所辦提案,但楊建章所長拒絕連署,因此該提案未列入6月1日所務會議之議程。

【問題二】本人於107年5月21日以email向所辦提案,但是楊建章所長拒絕連署,請說明理由。以下為提案內容:
主旨:臺大校文字第1040022200號變造「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教師評審委員會評審作業要點」,當時音樂所的陳人彥所長涉嫌欺騙教育部,教育部知情之後,陳人彥所長再以校文字第1040078347號圓謊,建請所辦公室報告此事。
說明:
一、臺大音樂所教師評審委員會評審作業要點之修正草案,經本校第2847次行政會議(104年2月10日)通過,本人認為該法規違憲,故於104年3月2日向教育部及臺大提出訴願。該訴願書之「訴願請求」指出:「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教師評審委員會評審作業要點,違反大法官釋字第462號解釋,本人要求,臺大音樂所教評會評審作業要點中,應刪除有關申請升等之期刊論文代表作的字數規定,抑或刪除『期刊必須有篇幅建議』之相關規定,以合乎憲法。」該訴願書之「事實」指出:「根據臺大音樂所103學年度第1學期第3次所務會議的決議,該所教評會評審作業要點的修改內容,包括:申請升等者若以期刊論文為代表作,應有二篇以上發表於一級期刊,以中文發表者每篇字數以一萬五千字以上為原則,以英文發表者每篇以七千五百字以上為原則。但期刊另有篇幅建議者,不在此限。根據上述的評審作業要點,一篇七千四百字的英文論文假如刊登在有篇幅建議的一級期刊,則可以成為升等代表作(此即評審作業要點所述『期刊另有篇幅建議者,不在此限』之原則);這篇論文假如刊登在無篇幅建議的一級期刊,則無法成為升等代表作(此即評審作業要點所述『此限』之『限』)。」
二、臺大校方於2015年4月7日完成答辯書(校文字第1040022200號),該答辯書中指出「經音樂學研究所統合各方意見於民國104年2月10日台灣大學第2847次行政會議通過修正為:『…以中文發表者每篇字數以一萬五千字以上為原則,其他語言字數規定另經所教評會核定之。但期刊另有篇幅建議者,不在此限』」,臺大校方先是變造音樂所教評會評審作業要點,讓教育部誤以為該法規中根本沒有「以英文發表者每篇以七千五百字以上為原則」這句話,然後在答辯書最後一段指出「上述評審作業要點已將原要點所定著作字數篇幅數量大為減少」,因此並無違憲。值得注意的是,校方在答辯書中的引用方式為直接引用而非間接引用,且在直接引用時只有在開頭使用了刪節號,換言之,引文中不應該省略任何文字。
三、蔡振家副教授在臺大第8526則校務建言指出,音樂所陳人彥所長一直拒絕提供新版的教師評審委員會評審作業要點,對此,臺大音樂所竟然回復「關於本所法規及所務會議紀錄查詢,可至所辦公室調閱」。直到2018年3月及4月,陳人彥副教授依然在所務會議中坦然表示:當時確實不應該將音樂所教評會評審作業要點放上網頁,此舉已違反《政府資訊公開法》第八條關於「主動公開」之規定。
四、密件公文「校文字第1040078347號」指出:「答辯書未載『以英文發表者每篇以7500字以上為原則』,自為蔡副教授及音樂所全體同仁所明知,亦經蔡副教授屢屢引用,不必偽造變造。該段答辯文字乃受任代理律師略引說明源起,與蔡副教授之訴願訴求並無關連。」
五、建議所辦公室說明以下六點:
(1) 校文字第1040022200號(答辯書)「壹、源起」似乎指出,音樂所接受各方意見之後,已經在第2847次行政會議中刪除了「以英文發表者每篇以七千五百字以上為原則」這句話,然而,第2847次行政會議的會議紀錄中指出,音樂所教評會評審作業要點該案的決議為「通過」,似乎並未修改該草案。請所辦公室解釋,校文字第1040022200號之內容為何與第2847次行政會議之會議紀錄不吻合。
(2) 校文字第1040078347號指出:「答辯書未載『以英文發表者每篇以7500字以上為原則』,自為蔡副教授及音樂所全體同仁所明知,亦經蔡副教授屢屢引用,不必偽造變造。該段答辯文字乃受任代理律師略引說明源起,與蔡副教授之訴願訴求並無關連。」此處的「未載」似乎是承認「答辯書應照實引用音樂所教評會評審作業要點,但因為意圖說謊所以未照實引用」。請所辦公室解釋,校文字第1040078347號之內容為何與校文字第1040022200號不吻合。
(3) 校文字第1040078347號似乎認定,因為「蔡副教授及音樂所全體同仁都知道『以英文發表者每篇以7500字以上為原則』之條文,且該段文字亦經蔡副教授屢屢引用」,所以「楊泮池校長、薛博允律師、音樂所陳人彥所長缺乏偽造變造該段文字的動機」。請所辦公室解釋上述「因為→所以」的邏輯。
(4) 校文字第1040078347號似乎認定,因為「該段答辯文字乃受任代理律師略引說明源起」,所以該段答辯文字「與蔡副教授之訴願訴求並無關連」。請所辦公室說明該段答辯文字為何與蔡副教授之訴願訴求並無關連,亦請說明答辯書引用音樂所教評會評審作業要點時所省略的關鍵句「以英文發表者每篇以7500字以上為原則」是否與蔡副教授之訴願訴求有關。
(5) 《政府資訊公開法》第四條云:「本法所稱政府機關,指中央地方各級機關及其設立之實(試)驗、研究、文教、醫療及特種基金管理等機構」,第七條指出,法律、請願之處理結果及訴願之決定……等政府資訊,「除依第十八條規定限制公開或不予提供者外,應主動公開」,第十八條云:「政府資訊屬於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應限制或不予提供之[…]公開或提供有侵害個人隱私、職業上秘密或著作權人之公開發表權者。但對公益有必要或為保護人民生命、身體、健康有必要或經當事人同意者,不在此限。」請所辦公室解釋拒絕主動公開該法規之理由。
(6)校文字第1040078347號被設定為「密件」,此舉涉嫌「為隱瞞違法或行政疏失」而將政府資料保密,請所辦公室說明。

【問題三】1070427所務會議的臨時動議提案二,決議「於下次所務會議討論」,令人不解的是,楊建章所長似乎堅信,若蔡振家副教授沒有在所務會議中成功提案(被所長擋下的提案屬於失敗提案),則沒有必要執行「於下次所務會議討論」之決議,請楊建章所長解釋相關的法律依據。
請問楊建章所長,究竟有哪些決議可以直接執行,有哪些決議必須由某位專任教師再次成功提案之後才會執行?為什麼?

【問題四】104年3月2日,本人針對教評會法規提出訴願,而所長涉嫌在答辯書中變造法規。請問所辦在準備相關資料的時候,究竟缺少哪些資料,非得要由本人提供?請問所辦是否存有校文字第1040078347號之文件?

【建議一】107年10月05日,所務會議結束後,與會人員尚未離開之時,楊建章所長說:「希望你不是因為不敢討論」。建議楊建章所長思考自己所說的話,若楊建章所長是因為「不敢」或「不願」或「不能」,才沒有執行「於下次所務會議討論」之決議,此事之處理將成為不良的身教與言教,讓學生以為會議的決議不一定要執行,建議楊建章所長問問自己「希望你不是因為不敢討論」。

【建議二】本人曾提出第11849則校務建言「台大音樂所的所務會議:楊建章副教授擔任主席的風範」,建言中指出,蔡振家副教授於107年6月1日提出臨時動議,該動議指出「蔡振家副教授於107年4月27日所務會議提出臨時動議『提案二』之後,會議主席楊建章所長當場指出,蔡振家副教授因為『看不懂中文』,所以才會提出這項動議。請討論這句話是否符合事實。」當時楊建章主席認為這件事跟所務無關。蔡振家副教授隨即補充,本所專任教師能否看懂中文,此事攸關學生之受教權,建議對此事做成決議。事實上,「蔡振家副教授看不懂中文」這個議題,就是由楊建章主席於107年4月27日所務會議主動提出的。當時楊建章主席辯稱:不確定107年4月27日所務會議他的遣詞用字是否為「看不懂中文」,但關於蔡振家有沒有看懂中文這件事,以後所務會議針對這件事(校文字第1040022200號、校文字第1040078347號)討論後就知道了。蔡振家副教授指出:所務會議都有錄音,楊建章主席究竟如何遣詞用字,證據明確。楊建章主席裁示:沒有看到任何人附議此項臨時動議,因此不成案。
音樂學所於2018/6/8回覆第11849則校務建言,內容為「有關本所所務會議程序問題,請於本所會議提出,會議中將進行充分討論。」
本人建議楊建章所長想一想,所長是否能夠賦予自己新的權力,禁止該所成員在該所的會議之外(如:校務建言系統、網路、行政訴願管道、司法機關)中討論所務?
本人也建議楊建章所長想一想,台大音樂所的所務會議既然能夠投票否決「刪除升等著作中有關字數之規定」,仗著人數優勢而一再違反憲法(大法官釋字第462號云:「大學教師升等資格之審查,[…] 須保證對升等申請人專業學術能力及成就作成客觀可信、公平正確之評量,始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之比例原則」),這種所務會議是否能以公平、公正之態度,針對訴願案之不實答辯做後續檢討?

處理情形 處理完成本建議案於2018/10/8轉寄音樂學所處理
音樂學所已於2018/10/16回覆
回覆單位 音樂學所
回覆內容 敬啟者:
此類與所務相關建議,敬請校務建言提案人
能夠在所務會議中充分討論。

音樂學所敬覆


[第12204則校務建言]關於音樂學研究所教師評審委員會之職掌,楊建章所長是否依法提案?

您好,

台大音樂學研究所楊建章所長,於2018/11/30的音樂學研究所教評會中提出臨時動議如下:

[quote]
提案一

案由:茲因本所專任副教授蔡振家,長期以來屢屢以各種形式公開汙衊本所及個別教師,造成外界誤解並對本所聲譽影響至鉅,特此表示遺憾,並予以譴責。
說明:本所專任教師蔡振家近十年來,不斷在其部落格(https://cgtsai.wordpress.com)以及透過電郵方式,公開散佈、攻擊本所以及個別主管、同仁,已有不同校內與外界人士表示困擾,並對本所聲譽與師生士氣打擊甚鉅。
[/quote]

本人建議楊建章所長,重新閱讀國立臺灣大學文學院音樂學研究所教師評審委員會設置辦法第四條規定,指出上述提案符合教評會六種職掌中的哪一種,並建議楊建章所長依法執行相關事項。
本人建議校方,對於本校學術單位是否確實依法執行教評會職掌,進行適當之指導與監督。本人必須指出,會議紀錄為重要文件,後之覽者,對台大必有所評價,豈可輕忽!

以下引用國立臺灣大學文學院音樂學研究所教師評審委員會設置辦法:

[quote]
第四條 本所教評會職掌如下:
一、教師(研究人員)新聘資格、等級、聘期等之審議。
二、教師(研究人員)升等、改聘之審議。
三、教師(研究人員)不續聘、停聘及解聘之審議。
四、教授、副教授延長服務案件之審議。
五、教授、副教授休假研究及教師出國講學、研究、進修之審議。
六、其他依法令,應經所教評會審議之事項。
[/quote]

蔡振家(台大音樂學研究所專任教師)

 

處理情形       處理完成本建議案於2018/11/30轉寄音樂學所處理

音樂學所已於2018/12/10回覆

回覆單位       音樂學所

回覆內容

本案提出時,蔡振家副教授並未提出任何異議與意見。

回覆時間       2018/12/10

 

 

[第12224則校務建言:音樂學研究所楊建章所長未具體回覆第12204校務建言,請該業務上一層級或其一級單位主管重新處理該則建言]

您好,

《國立臺灣大學校務建言系統管理要點》云:「校務建言經業務權責單位回覆後,如建言者反映未獲解決或表示不同意見,由該業務上一層級或其一級單位主管核定後再行答覆建言者。」

查台大文學院音樂學研究所楊建章所長,在回覆第12204校務建言時答非所問,竟然以蔡振家副教授在所教評會並未使用發言權之事,搪塞敷衍,模糊問題焦點。

本人認為,楊建章所長未解決第12204校務建言中的問題,因此建請該業務上一層級或其一級單位主管重新處理該則建言。

第12204校務建言中的問題,涉及音樂學研究所之會議進行是否符合法規,請校方慎重處理,謝謝!

蔡振家(台大音樂學研究所專任教師)

處理情形 處理完成本建議案於2018/12/12轉寄文學院處理
文學院已於2018/12/28回覆
回覆單位 文學院
回覆內容 敬啟者:
有關台端對音樂學所教評會之建言,經本院請音樂學所針對台端所提校務建言回覆如下,
「該議案性質與教師評審委員會議業務相關,並無違背本所教評會辦法,且本案提出時,蔡振家副教授並未提出程序相關疑議。」

文學院謹啟
回覆時間 2018/12/28

 

第12270號校務建言

主旨 建議楊建章所長,不要一再閃躲校務建言中所提出的具體問題
建議內容 您好,

本人所提出之12224號校務建言,文學院回覆如下:「有關台端對音樂學所教評會之建言,經本院請音樂學所針對台端所提校務建言回覆如下,『該議案性質與教師評審委員會議業務相關,並無違背本所教評會辦法,且本案提出時,蔡振家副教授並未提出程序相關疑議。』」

本人有一事不明,「該議案性質與教師評審委員會議業務相關」之見解,似乎與法規不符。本人已在12204號校務建言指出,「建議楊建章所長,重新閱讀國立臺灣大學文學院音樂學研究所教師評審委員會設置辦法第四條規定,指出上述提案符合教評會六種職掌中的哪一種」,本人發現,音樂學所以及文學院針對12204、12224號校務建言的兩次回覆,皆未指出「上述提案符合教評會六種職掌中的哪一種」,因此本人第三度要求楊建章所長回答上述問題。

本人也建議楊建章所長,面對校務建言中所提出的具體問題,盡量在第一次回覆時就具體回答,若等到對方第二度、第三度提出建言,才勉強考慮回答具體問題,似乎是心存僥倖。

蔡振家(台大音樂學研究所專任教師)
處理情形 處理完成本建議案於2019/1/3轉寄音樂學所處理
音樂學所已於2019/1/16回覆
回覆單位 音樂學所
回覆內容 敬啟者:

該議案性質與教師評審委員會議業務相關,並無違背本所教評會辦法,且本案提出時,蔡振家副教授並未提出程序相關疑議。
同時本案依照「國立臺灣大學校務建言系統管理要點」規定辦理,未來如同一事由再建言者,將不予回覆。
回覆時間 2019/1/16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