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16 年 04 月

作者:蔡振家(臺大音樂所專任教師)

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有個著名的升等法規:英文期刊論文至少應7500字才能列為升等代表作,該法規的前一個版本為:英文期刊論文至少應15頁才能列為升等代表作,推動此法規的沈冬教授曾經說:「外文期刊論文總要有個15頁,才能夠成為代表作吧!」

 

有些人問我,英文期刊論文至少應7500字才能列為升等代表作,這樣的法規是否為不熟悉國際期刊的教授所提議?我只能說,沈冬教授為該法規的始作俑者,至今毫無悔意(陳人彥所長至少還有自知之明,知道這種法規不宜放上音樂所的網頁),但沈冬教授近年大部分的期刊論文都發表在國外而非臺灣,因此說她不熟悉國際期刊,好像不太公平。比較奇特的是,沈冬教授最喜歡的外國期刊就是中國期刊,接近「從一而終」的境界。

在1998年以前,沈冬教授發表的論文大多刊登在臺灣的優良期刊(包括發表在《新史學》的〈隋代開皇樂議研究〉),跟大部分的文學院教授並無明顯差別。但自從2000年沈冬教授接任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所長之後,她便將多數論文投往海峽對岸,幾乎不在臺灣的期刊發表論文。

沈冬原本是臺大中文系的教授,該系教授雖然研究中國文學與歷史,但大多數的臺大中文系專任教師並不常在中國的期刊發表論文。據我的觀察,該系發表最多中國期刊論文的老師是葉國良教授,他於2000年至今的期刊論文中,發表於臺灣的期刊跟中國的期刊論文數量比例約為3:2,可見其學術發表的重心依然在臺灣。相對而言,沈冬教授於2000年至今的期刊論文中,發表於臺灣的期刊跟中國的期刊論文數量比例約為1:16(參見本網頁末附錄),比例相當驚人,不僅本校無人能比,這種壓倒性的比例也已傲視全臺。沈冬教授如此另類的表現,因符合「國立臺灣大學教授、副教授休假研究實施要點」第三條(學術論文發表績效優良者方得申請休假研究),故即將於105學年度第1學期休假研究。(臺大音樂所教評會討論該提案時,本人退席抗議)

中國的期刊為數眾多,臺灣的學者並不太熟悉,本校似乎沒有甚麼教授會定期閱讀中國的期刊,沈冬教授的眼光確實不俗。她總是說中國音樂史的研究在臺灣不夠興盛,讓她不太願意在臺灣的期刊發表論文,此言的正確性如何,有待求證,但沈冬教授的〈音樂臺北──建城百年的歷史迴響〉與〈聽見「中國性」──四海唱片的藝術之聲〉等論文,其實談的是臺灣音樂史。

(沈冬教授有時會自顧自地解釋其與眾不同的行為,例如她總說她之所以不願意將一些期刊論文的PDF檔上傳至網頁,是因為有人可能會抄襲她的論文,相信這種說法的人大概只有她自己吧!)

沈冬教授在 2005-2011年擔任臺大國際事務長,跑遍一百多所大學,她的期刊論文果然也有點「國際化」,不過仔細一看,其實是令人尷尬的「中國化」。平心而論, 沈冬教授喜歡投稿到甚麼期刊,那是她的自由,透露的是她的學術理念與認同感,然而,她的一些奇妙行為其實已經影響了臺大音樂所的風氣,動搖了臺大的學術水準。

臺大音樂所的某次會議中,沈冬教授因故未能出席,在該次會議中,我建議修改期刊分級,特別是將一些水準不佳的(海峽對岸發行的)期刊降級,降級之事當時獲得與會者的共識,也擬出新的期刊分級名單(該名單確實將一些對岸發行的期刊降級),正式做成決議。沈冬教授得知這項決議之後,發了一封措辭嚴厲的 email 給音樂所全體專任教師,表示這些對岸發行的期刊不應被降級,並且振振有詞地說「誰能證明這些期刊沒有審稿?」後來我自己做過實驗,五度投稿至海峽對岸的期刊,果然發現有些期刊並不進行審稿。2009年臺大音樂所接受評鑑,評鑑委員提出兩個問題,其中一題就指出臺大音樂所教師發表的嚴格審稿之期刊論文明顯較少,評鑑委員可能對於沈冬教授的多篇中國期刊論文留下了深刻印象。

(臺大音樂所找熟人來當評鑑委員時,又是另一番光景:沈冬教授費心安排晚宴菜單,獻上魚翅款待外國人,再度發揚了可恥的中華文化)

2018/10/26 音樂所教評會,終於在期刊分級名單刪除了中國期刊,可算是遲來的正義。當天的會議中,沈冬意見特別多。沈冬說,原本也贊成全部刪除中國的期刊,但是想到本所的博士生若只能投稿到台灣少數幾本音樂學期刊,擔心會影響他們的畢業,王櫻芬說,中國的期刊甚至有學術倫理問題(一稿多投),楊建章說,其實文學院很關切本所期刊分級名單列入中國期刊這件事。沈冬說,好像看到《民俗曲藝》在某個列表上被降為二級期刊,王櫻芬說,沒看過。我認為,沈冬總是要找件事情刷一下存在感,而非默默接受,這樣才符合她的身分地位。

沈冬教授若缺席會議,還則罷了,她若出席臺大音樂所的會議, 更喜歡以種種小動作影響該所的風氣,例如當她提出新開課程時資料不完整,就要求課程委員會無異議通過(因為她跟教務長很熟?),或是她提出研究休假申請時要求所教評會無異議通過(因為這本來就不用審查?),我對她的這兩個行為都當場予以指正,提醒她應該以身作則、遵守法律。沈冬教授體現了中國文化的千年古韻,沈葆楨地下有知,不知作何感想?

t_s

沈冬教授本學期唯一的課「藝文活動製作實務」僅四人選修,雖是門庭冷落車馬稀,但她依然有不少「刷存在感」的方式,讓自己開心。生活中,沈冬教授可以在開會時碎碎念,擺出一級主管的種種架子,學術上,沈冬教授特別擅長將一篇期刊論文做多次「運用」,教人嘆為觀止,以下附錄的黑體字就是她重複使用期刊論文的明顯證據,另外還有較不明顯的證據,用功的人可以對照論文,仔細品味。

綜上所述,讀者想必對於沈冬教授的學術理念有較全面的認識,她為何提出「英文期刊論文至少應15頁才能列為升等代表作」的法規,為何大力捍衛「英文期刊論文至少應7500字才能列為升等代表作」的法規,也就不難理解了。當一些教授還在爭辯SCI/SSCI/TSSCI等期刊資料庫對於學術發展的利弊時,沈冬教授目光如炬,指出期刊論文「15頁」、「7500字」的另類價值,如此見解,早已超英趕美,與「誰能證明這些中國期刊沒有審稿?」「誰能審我?」邏輯相同,擲地有聲,沈葆楨地下有知,應有感於後人的大膽與創新。

沈冬教授的思考邏輯與大言不慚,亦在校務會議留下痕跡。臺大88-1學期第2次校務會議中,法學院蔡宗珍教授發言指出陳文成事件在臺大校內應該設立紀念碑:「我們不能把陳文成界定為政治人物,把這個事件定位為政治事件。這是一個轉型正義的問題,轉型正義是對過去記憶的理解」,沈冬教授卻持相反意見,她說:「臺大是個多元的環境,有不同意見應該要討論一下,許多人都說本案應該要跟政治切割,但我們今天通過這個案子,會與社會有所反響,我們臺大歷來堅持的就是不與政治發生任何關係,因此我們的典禮從來不邀請任何政治人物。我們今天通過這個提案,我唯一顧慮的就是,不要讓社會覺得臺大的圍牆已經被政治攻陷,跟特定政治勢力掛勾了。」

很多人可能都無法理解,臺大的典禮從來不邀請任何政治人物陳文成陳屍臺大有甚麼關係?臺大既然是個多元的環境,沈冬教授有甚麼資格判斷別的教授所發表的英文期刊論文因為不足7500字就沒水準?

我的通識課「疾病與災難的表演與展示」會請同學針對臺大88-1學期第2次校務會議的逐字稿(https://www.ptt.cc/bbs/NTU/M.1339812327.A.800.html)進行思辨與討論,希望讓同學關心臺大的歷史與師生互動情形,感謝沈冬教授為廣大學子提供活生生的教材,其效果遠勝某些文學院教師所談的儒家經典。

幾年來,臺大的學術堡壘已被連根拔起,對於「泛政治化」有深刻體驗的大老,著實居功厥偉,一級主管的行為甚至「與社會有所反響」(如:江宜樺)。張慶瑞教授代理校長期間曾經說,學術倫理如同「皇后的貞操」,不容許被質疑。追求真理的大學裡面竟然出現皇后,宮廷戲精彩可期。沈冬教授對於宮廷政治有特別精密的理解與實踐,於大學校園牛刀小試(參見其在校務會議中支持台大高層的數次發言),遂成為眾人仰望之對象,亦成為各大媒體與《台大意識報》報導之對象。

中華之道,畢竟不頹!

2016/11/4,沈冬在臉書寫道:

  臺北市中山堂原為日治時期臺北公會堂,1936年12月落成 […] 如果將中山堂的重要表演排列起來,大概就是臺北(或臺灣)藝文發展史的縮影,其中充滿了各式各樣的「臺灣第一」:第一次大型交響樂團演出、第一次的省立交響樂團、第一次的國樂、第一次的蔡瑞月、第一次的劉鳳學唐樂舞、第一次的申學庸、第一次的〈高山青〉、第一次的〈阮那打開心內的門窗〉、第一次的混合媒體藝術展、第一次的雲門、第一次的民歌,第一次的青雲畫會、五月畫會,……經典名家在此接受歡呼,新人創作也在此獲得鼓勵,各種藝文展演都在這裡獲得了孵育的溫度和養分,這是歷史時空給予中山堂的特殊位置,使得它有了得天獨厚的輝煌紀錄。
在展覽中,我們梳理了八十年間的藝文資料,以〈中山堂藝文大事紀〉作為提綱,整理出音樂、舞蹈、美術、影劇、建築、與民同樂等六大主題,也蒐集了作家詩人筆下撰寫的中山堂記憶,布設為《眾樂之堂——臺北市中山堂八十週年特展》。而數千筆中山堂的藝文資料,也集結為「中山堂藝文活動資料庫」,在展覽裡一併呈現。
以前提到中山堂,總覺得充滿威權陰影、政治氣息,這個展覽則是讓大家看到一個充滿歌聲舞影的會堂。在開明專制的氛圍中,藝文如何由威權的縫隙裡冒出頭來?我在閱讀資料時每每為了前輩的堅持努力感動不已。雖然時間不足,資源有限,不論展覽或資料庫都還有很多不足,相關的研究更是有待開展,但至少,這是跨出的第一步。

st

若把蔣經國擔任總統時期稱為「開明專制」,還有一點道理,例如救國團的團康活動結合校園民歌,以藝術來做「柔性控制」,略具手腕。然而,在蔣介石白色恐怖中掙扎舞蹈的蔡瑞月女士,如果看到「在開明專制的氛圍中,藝文如何由威權的縫隙裡冒出頭來」,心中應該是百味雜陳吧!

既然有開明專制的策展觀念,當然就會有這樣美麗的海報:

80years

台大臨時校務會議文字速記
時間:2018.3.24(六)早上09:00

音樂所 沈冬:很特別的校務會議,大家都有點累了,心情很沉重。今天會有一些讓我們驚喜的地方,例如我們的同學認真熟讀會議規則。還是必須要說,經過一個多月,資料都相當徹底,譬如說擔任獨董的時間等等。包括廈大都有兼任的問題都談了。現在到了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有些教授持學術精神,想要在一個器物上找個裂痕。我其實對這個事情是憂心的,因為剛才某些委員的發言涉及人身攻擊。譬如他上任了他會受司法怎樣怎樣,不要涉及人品得怎樣。他是中研院的院士、國際知名學者,也被我們尊敬。就算討論也不要人身攻擊,凡是擔任行政主管都知道我們校務有很大的延宕。我們的國際交流需要花很多心力,很多事情流傳在外面我們要看台大的笑話嗎?我們要舉步向前,要終結這樣的迴旋。我相信秘書室、人事室、遴委會的決議。我最後我們要讓他趕快上任,我相信資料,支持新校長趕快上任。

台大意識報 2018年3月25日
凌心耕、許毅全〈利益迴避、擱置動議與程序問題:論校務會議的討論品質〉
從討論品質的三階段總評此次校務會議。第一,部分學生代表對於遵守會議程序的堅持,一定程度剝奪了教師們對議案充分討論的機會,尤其在「擱置動議不得討論」的強調上,原先張顏輝並不了解議事規則,學生代表要求擱置動議不得討論,卻導致了其後幾案的進行模式:提案說明──擱置動議──表決。第二,雖然會議代表有許多豐富的發言,不同發言在促進討論深度的貢獻有限,有些言論偏離主題。例如,官俊榮教授在第五案學倫案的討論中,表示如果郭大維日後被告,自己願意擔任證人,就屢屢遭到歷史系楊肅献與郭大維提醒其偏題。第三,部分會議代表在討論議案上,對於「議案討論」本身採取迴避的態度,如音樂所沈冬認為各爭議已經到了「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狀態,訴求為避免校務延宕應盡快讓新校長上任;生農院袁孝維也同樣說各類指控為「莫須有」,並建議會議代表去查看管中閔的政見。(http://cpaper-blog.blogspot.tw/2018/03/blog-post_25.html)

台大臨時校務會議文字速記
2018.5.12(六)早上09:00

音樂所沈冬:我不懂法律,但針對教育部這個正式的來文,也許我是學文學的,比較浪漫,對於我來講簡直就像是叫我們吞下一個不平等條約。她對於我們很辛苦選出來的遴選委員非常的不尊重,基本上否定了我們辛苦選出的校長,不尊敬遴選委員,是我們尊敬的校友,否定台大提出的報告,寧可相信網路傳言,其中在透過媒體騷擾臺大跟行政單位,所有老師都被用的無心研究與教學,大家也許會想說教育部怎麼會是敵對的一方,但是教育部說台大兩年沒校長不是我們的事,這就是侵害台大的精神,校園學術自由或是大學自主自治的精神。這兩天才讀到史丹佛大學如何發揮想像力等等,但沒有提到如何面對外界強橫的力量。我覺得我們台大都是社會的菁英,我們應該要勇敢告訴教育部我們不要這個平等條約,重啟遴選曠日費教育部也不一定會接受,剛剛說要打行政訴訟,大家也說不可能,我們就今天請教育部趕快聘任。

職員代表吳玉芳:呼應沈冬老師的意見 […]

法律學院學生會長童昱文:我是法學院童昱文,剛有老師提到史丹佛校長提到想像力的重要,但我想法律問題不是可以用想像來解決的。然後特別法優先於行政程序法,但大家不要忽視法律位階喔,不代表她可以排除行政程序法的法律原則。行政程序法跟台大的遴選辦法有上下位階,不代表可以排除適用,依據行政程序法的法律原則,我想是跟法務部的見解沒有違背的。再來是行政程序的原則,所謂駁回並不是說她沒有做行政處分就是沒有決定駁回。駁回是不是對外發生效力,若沒有就是對內發生效力,最後還是回到兼職的問題,人事室還是沒有回應到周安履的問題,法律依據為何?通例不能作為法律依據,兼職期間要跟契約一樣,即便這個東西是對的,也不能在契約還沒訂定之前而溯即他的效力。最後剛剛沈冬老師說到教育部不尊重台大,台大若程序上不合法,我想教育部不需要尊重違法決議
(https://hackmd.io/s/B1nCtSQCM#)

Propaganda techniques

[…] Beautiful people: The type of propaganda that deals with famous people or depicts attractive, happy people. This suggests if people buy a product or follow a certain ideology, they too will be happy or successful.

[…] Half-truth: A half-truth is a deceptive statement that includes some element of truth. It comes in several forms: the statement might be partly true, the statement may be totally true but only part of the whole truth, or it may utilize some deceptive element, such as improper punctuation, or double meaning, especially if the intent is to deceive, evade, blame, or misrepresent the truth.

2018/10/26 台大音樂學研究所教評會討論期刊分級名單之修改

沈冬說,原本也贊成全部刪除中國的期刊,但是想到博士生若只能投稿到台灣少數幾本音樂學期刊,擔心會影響他們的畢業,王櫻芬說,中國的期刊甚至有學術倫理問題(一稿多投),楊建章說,其實文學院很關切本所列入中國的期刊這件事。
決議刪除中國的期刊之後,沈冬說,好像看到《民俗曲藝》(王櫻芬為編輯之一)在某個列表上被降為二級期刊,王櫻芬說,沒看過。
沈冬把學生抬出來,希望說服大家不要刪除中國的期刊,此舉讓我想到,黃慕萱曾經在校務會議發言指出,圖資系的女生怕鬼,因此建議不要為陳文成立碑,台大歷史系學生會學術部、台大人類系學生會、台大法律系學生會、台大文學院學生會、台大社會系學生會在2018年10月20日的聲明文中指出:

當年的校務會議中,許多老師對於紀念廣場提出意見,有人認為出書、納入校史即可,還有圖資系老師說,「這事件就在我們系館旁邊,大家說起都說是從那個樓梯掉下去的,講起來都很害怕。如果大家真的要紀念的話,有很多地點,如果在圖資系紀念的話,我們系上有許多女生,會害怕。大家講起鬼故事,也都會講起那個樓梯。校園內有很多事件值得紀念,他表達的形式有很多,我希望表達時可以用其他方式,不要在圖資系蓋紀念碑。」當年這位老師如今已是文學院院長,我們懇請老師在院長的位置上,能夠拿出為文學院與台灣歷史長遠考量的高度,做出更為妥適的決定。

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81020/1285900.htm

沈冬沒有擔任台大文學院的院長,似乎有點可惜,她不但很有資格,而且能夠反映文學院某些主管關心學生、體貼學生、牽拖學生的奇妙風氣。

附錄:沈冬教授 1997-2015的所有期刊論文及出版地

(資料來自http://tungshen.weebly.com/26399210023554225991.html,正確性以該網站為準)

2015-12 〈唐代琴曲《胡笳》研究〉《曲學》(上海)

2015-12 〈東風不競樂調西來——試探林謙三《隋唐燕樂調研究》與「開皇樂議」〉《樂府學》(北京)

2014-11 〈琴道何在?──高羅佩與傳統文人想像〉《人文中國學報》(香港)

2014-07 〈歌聲の翼に乗つて--「绿島小夜曲」のアジア太平洋流行〉 《植民地文化研究》(日本)

2014-06 〈聽見「中國性」──四海唱片的藝術之聲〉《音樂藝術》(上海)

2014-04〈儒士琴的流浪──隋代文中子王通家族之琴〉《樂府學》(北京)

2013-03 〈周藍萍與〈綠島小夜曲〉傳奇〉《音樂藝術》(上海)

2012-08 〈周藍萍與〈綠島小夜曲〉傳奇〉《臺灣文學研究集刊》(臺北)

2012-07 〈唐代琴曲《胡笳》研究〉《唐代文學研究》(廣西)

2012-03 〈高羅佩《琴道》與傳統文人想像〉《音樂藝術》(上海)

2011-12 〈琴意誰可聽——歐陽修之琴與北宋士風〉《中國文學學報》(香港 & 北京)

2007-01 〈清代臺灣戲曲史料發微〉《中國音樂學》(北京)

2006-03 〈音樂臺北──建城百年的歷史迴響〉(續)《音樂藝術》(上海)

2006-01 〈音樂臺北──建城百年的歷史迴響〉《音樂藝術》(上海)

2004-12 〈世變中的音樂教育與音樂家──由北京李抱忱到廣東黃友棣〉《現代中國》(武漢)

2004-11 〈破陣樂考──兼論雅俗樂的交涉與轉化〉(節略版)《唐代文學研究》(廣西)

2003-03 〈蔡元定十八律理論新探〉(下)《音樂藝術》(上海)

2003-01 〈蔡元定十八律理論新探〉(上)《音樂藝術》(上海)

1999〈《楊柳枝》詞調析論〉,《臺中中文學報》(臺北)

1998〈《楊柳枝》詞調析論〉,《唐代文學研究》(廣西)

1998〈溯源探流.論隋唐燕樂樂部〉,《唐代文學研究》(廣西)

1997〈論隋唐燕樂樂部〉,《民族藝術》(?)

LINKS

說實話的評鑑委員 & 申請設立博士班的自我檢核表

台大音樂所的風氣 & 學生畢業論文一覽

給楊泮池校長的一封公開信(違憲的升等作業要點)

臺大教育劇場《內規.謊言.夢醒時分》

給沈冬教授與陳人彥所長的公開信


從李國譚到李明璁 大學老師升等制度裡的關係主義

Read Full Post »

沈冬教授您好,

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104學年度第2學期第2次教師評審委員會議中,本人針對提案一「沈冬教授申請105學年度第1學期休假研究」提出以下兩個想法。

第一,「國立臺灣大學教授、副教授休假研究實施要點」第三條已言明,學術論文發表績效優良者方得申請休假研究,這是重要的立法精神,至於「申請休假研究之教授服務年資」相關計算方式則是放在該實施要點的第四條。不管是學術論文發表績效或服務年資,都「應經該單位教師評審委員會、行政會議、校教師評審委員會審核通過」(「國立臺灣大學教授、副教授休假研究實施要點」第八條)。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研究目的:探討音樂及語言中的相對音感(relative pitch)所伴隨的腦神經活化。

(本實驗已經結束)

Read Full Post »

今年初的臺大校務會議上,楊泮池校長宣布將給予新進教師彈性薪資及宿舍,希望吸引年輕學者。有臺大教授指出,雖然優秀的助理教授每月加薪6萬,總共可達6年,但之後國際頂尖大學仍可挖角。

年輕學者真的那麼重視「加薪」嗎?年輕學者真的那麼容易被「甜頭」所吸引嗎?奉勸校長,真的沒有必要小看這些目光敏銳的年輕學者。長遠來看,一所大學若制度完善,研究風氣蓬勃自由,自然會吸引國際人才。有些年輕大專教師其實是因為臺灣有許多頗具創意的大學生,才樂於在此教學研究。對許多人而言,人生的價值並非主要來自於薪水。

在這個競爭激烈的時代,世界上的各大學莫不致力於提升研究風氣,遺憾的是,臺大去年通過音樂所的教師升等辦法,竟規定升等代表作「以英文發表者每篇以7500以上為原則[…]但期刊另有篇幅建議者,不在此限」,除了貽笑國際之外,不免令年輕學者心生疑慮:臺大的行政會議面對如此荒謬的提案,為何不做任何修改而直接通過?臺大有這樣的如此行政風氣,背後的意義是甚麼?

我曾經在臺大音樂所的所務會議中指出,一篇論文的學術成就,不應該因為字數較少就取決於「該期刊是否有篇幅建議」,而應由專業審查者根據論文內容來判斷,可惜我的意見未獲支持,音樂所的楊建章老師還說:申請升等者在選擇期刊投稿時就應該要「考慮周詳」。此言暗指:想要申請升等的本所教師必須尊重教評會作業要點中有關期刊的規定,換言之,一篇「字數不足」的論文,投稿時若沒有「考慮周詳」,讓論文刊登在無篇幅建議之一級期刊,則該論文無法成為升等代表作。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