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13 年 05 月

承蒙中國戲曲學院海震老師的關照與邀請,我參加了第五屆京劇學國際學術研討會,可惜在學期中時間調配不易,只能在北京停留兩天——第一次北京行竟是如此匆匆,two nights in 北京。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對於很多碩士班而言,讓學生兩年(四個學期)畢業應該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然而,台大音樂學研究所直到成立第16年才有第一個四學期畢業的學生,希望之後能有同學跟進。

從2006年至2014年,台大音樂學研究所專任教師陳人彥只有指導出一篇碩士論文,卻因為每年都有指導學生而總共抵掉三十幾個學分(根據該所的內部規定,有指導學生的該學期可以減授兩個學分);曾經被陳人彥指導的學生中,有些沒畢業,有些則更換指導教授。在陳人彥老師的指導下能夠畢業的學生,實在是相當了不起,也很辛苦,本人在此向這位學生致敬。

陳人彥老師教起通識課來,亦有獨到之處。他的通識課只有十人修課,也能在文學院演講廳泰然自若地上課,如此修為,難能可貴。

chen

臺大音樂所的學生,修課時輕輕鬆鬆,撰寫畢業論文時卻苦不堪言,甚至被某些老師組成的共犯系統玩弄於鼓掌之間。2012年初,臺大音樂所的Z學生指出:(1)有關畢業論文的受教權持續受損,(2)想要更換指導教授,卻遭遇重重阻礙,甚至被威脅「妳若想換指導教授,以後不要想在臺灣的音樂圈混!」 2012/05/30,王育雯所長在電話中告訴Z同學:陳人彥老師終於答應讓Z同學與他脫離畢業論文指導關係。2012/05/31下午,本人根據Z同學所提供的資訊,在一場重要會議中指出:陳人彥老師跟Z同學已經脫離畢業論文指導關係,王育雯所長隨即駁斥:沒有證據顯示陳人彥老師跟Z同學已經脫離畢業論文指導關係。2012/05/31晚上,蔡振家老師以email詢問王育雯所長:您是否認為電話中的談話內容不算證據?王育雯所長不予理會。2012 /06/01,焦慮的Z同學打電話告訴本人:心情不佳的王育雯所長打電話告訴Z同學,兩人約在6/1下午當面晤談,王育雯所長並在電話中指責Z同學:居然敢外洩「陳人彥老師跟Z同學已經脫離畢業論文指導關係」這件事。

我已經幾乎不在台大音樂學研究所開課了(詳見新開課程以犁打破頭),關於該所學生為何延遲畢業、為何無法畢業(R97-R100這四屆學生中有7人無法畢業)、畢業後的就業問題、限制選修外所課程的規定、舉辦研討會所涉及的繁雜庶務、研究討論課(外賓演講)的教學效果、腦科學與音樂治療研究的重重阻礙,這些問題由學生與校友來回答最適合了。

臺大音樂所在2009年11月24日接受「高等教育評鑑中心」的評鑑,評鑑委員提出兩個問題:

1. 指導論文教授之選擇方式,在學生之問卷反應中,「沒意見」者居多。這樣的結果,請問貴所的解讀是什麼?

2. 貴所教師的研究表現,無論在計畫、研討會或期刊,在量方面均有良好的表現,但期刊(嚴格審稿)或專書論文方面明顯較少,請問會議論文是否亦能計入教師評鑑和升等方面的計分?

在研究表現方面,王育雯於1998年至2011年為臺大音樂所的助理教授,楊建章於2004/08至2006/07為交大音樂學研究所的助理教授,2006/08至2013/02為臺大音樂所的助理教授,這兩位老師的助理教授年資皆超過八年,王育雯與楊建章若是在別的學校或台大的其他學院任教,早已遭到解聘。關於王育雯的學術能力,另參見拙文:評王育雯〈音樂時間與文化異質性:以《雪梅思君》的不同錄音版本為例〉
臺大音樂所還有一位特殊的正教授:沈冬,她2000年至2015年的期刊論文中,發表於臺灣的期刊跟中國的期刊論文數量比例約為1:16,比例相當驚人。臺大音樂所的某次會議中,沈冬教授因故未能出席,在該次會議中,我建議修改期刊分級,特別是將一些水準不佳的(海峽對岸發行的)期刊降級,降級之事當時獲得與會者的共識,也擬出新的期刊分級名單(該名單確實將一些對岸發行的期刊降級),正式做成決議。沈冬教授得知這項決議之後,發了一封措辭嚴厲的 email 給音樂所全體專任教師,表示這些對岸發行的期刊不應被降級,並且振振有詞地說「誰能證明這些期刊沒有審稿?」

台大音樂所的研究風氣來自創所大老與謊言,背後還有共犯系統支撐(link1, link2),種種謊言似乎在教育學生:只要掌握權力,便可以指鹿為馬。王櫻芬教授當上科技部藝術學門召集人之後,我申請科技部專題計畫首次沒通過,複審委員指出我「五年內有五、六篇中英文期刊論文,多為合著。」實際上,我在2011年1月至2015年12月發表19篇期刊論文,其中有8篇刊登於SCI/SSCI/TSSCI期刊,2篇刊登於科技部藝術學門之B級期刊,然而這些研究成果似乎犯了王櫻芬教授的大忌,故遭到她全面封殺。(參見〈台大音樂所王櫻芬教授的學術理念與審查水準〉)

英國學者 Graham Thornicroft 解析「汙名化」,細分為:無知(ignorance; 忽視)、偏見(prejudice)、歧視(discrimination)等三個成分,分別對應到知識、態度、行為的缺陷,台大音樂所的一些老師可以說做了精彩的示範。王櫻芬教授所找來的審查委員,看不懂我的研究計畫中有ANOVA的分析方法,因此認為contrast condition定義不清(無知),再認定我的研究假說不合理(偏見),貶低我的合著論文(偏見),故不予通過(歧視)

台大音樂所101學年度第1學期第2次課程委員會,決議不讓我在所上開設選修課「音樂、大腦與演化」,我在提案時所提供的課程大綱,裡面包括許多生命科學(包括醫學)的觀念,王櫻芬教授根本看不懂(無知),於是將我的課程大綱隨手往桌上一丟,惱羞成怒,批評該課程「只是科普」(偏見),楊建章也認為該課程的閱讀材料未達音樂所碩士班選修課的水準(偏見),故音樂所教評會決議不准開設此課程(歧視),轉而要求我專門為音樂所的研究生開設 “更有水準" 的課程。台大音樂所把自己的學生養在一間名為「音樂學」的溫室裡面,甚至要他們歧視外面的音樂研究者(如:科學家),這就是王櫻芬教授等人學習文化人類學之後,「尊重多元文化」的方式。

台大音樂所在2014年11月28日所務會議中,針對升等法規中有關期刊論文作為升等代表作在篇幅上的規定作了深入討論。大多數教師認為著作篇幅是重要而無法忽略的考評標準(偏見),故就此做出了正式表决,規定升等代表作「以英文發表者每篇以七千五百字以上為原則」(歧視),經本人向教育部訴願後,台大音樂所向教育部謊稱升等法規中並無「以英文發表者每篇以七千五百字以上為原則」等字句(link),本人再向教育部舉證後,台大音樂所只好向教育部解釋,該句條文與訴願主題無關,因此在答辯書中予以省略(link)。台大音樂所在詐欺之後圓謊,似乎示範了人文音樂研究中妙不可言的詮釋技法。

針對爭議不斷的升等內規,臺大音樂所做出了解釋:

本所在103年11月28日所務會議中,曾經針對本所升等法規中有關「期刊論文作為升等代表作在篇幅上的規定」作了深入討論。大多數教師認為著作篇幅是重要而無法忽略的考評標準,且就此做出了正式表决。但是本所也了解,著作的篇幅並非絕對標準,而且在合理情形下,能夠被其他學術傑出表現的指標所平衡(counterbalance),例如在某特殊卓越期刊發表文章等等。因此,法規中的文字修正為「以中文發表者每篇字數以一萬五千字以上為原則,以英文發表者每篇以七千五百字以上為原則」,重點在「為原則」這三個字。這種保留彈性的精神可見於大多數人文學期刊所提供的投稿體例,其中常會建議適當(但非硬性規定)的著作篇幅。(以上為臺大音樂學研究所針對第7821則校務建言的回覆,回覆時間2015年2月12日)

只要懂得加油添醋,短短條文便可生出一番大道理。臺大音樂所的上述解釋,蘊含了醬缸的豐富層次,「並非絕對」、「合理」、「平衡」、「某特殊卓越」、「等等」、「為原則」……一再硬拗,自知氣虛,於是在最後兩句絕處逢生,以期刊的投稿體例反襯玩法弄權者的嘴臉,終於讓讀者推桌而起,脫帽致敬。

台大音樂所入學甄試的口試委員王育雯,因為看不懂某位考生寫的腦科學研究計畫(無知),當場質疑學生:這個研究計畫應該不是你自己寫的(歧視)。教育專家對此發表評論:「在一個位子上久了,有時會流失同理的能力(偏見),老師們的自我察覺與同理好重要啊,未來如果有教授支持系統應該要處理這塊!」以後或許也可以反問王育雯,「你的副教授應該是拍馬屁得來的」,讓王育雯體會一下被亂扣帽子的感覺,培養其同理心。

王育雯並未在學術期刊發表過腦科學論文,難怪看到優秀學生之後會啟動心理防禦機制,否認考生的腦科學研究能力,藉此確保自己的優越感。台大音樂所強調國際交流與英文,並規定學生修第二外語(研究相關語言?其實是用來延宕研究進度的語言),同樣也可以用自我心理防禦來理解。別的碩士班注重的是專業,並不那麼渴望外國人與外語的加持,也不會一再強調自己的教學內容有多麼艱難,一再強調自己是多麼優秀的北一女校友。別的系所老師並不需要自我麻醉,別的系所老師學術成就斐然,故不需要藉由艱澀的入學考題凸顯自己的水準,也不需要去挑剔別人的英文論文不足7500字

在此奉勸想要報考臺大音樂所的求學者,雖然這個所很容易考上(台大104年碩士班招生錄取情況),但考上後才是問題的開始,畢業後更是問題的爆發。自己的人生應該要由自己去思考規劃與判斷,除了在師長教誨下想像未來,更應多問、多觀察,看看各老師的論文發表情形,也看看究竟有幾位畢業生將碩士論文改寫為期刊論文發表。
不過,如果想要報考臺大音樂所並非為了求學,而是想要體驗人性,那就另當別論了。
106-2學期,臺大音樂所停辦撥穗典禮,因為該學期的畢業人數實在太少。

▼台大文學院其中九個碩士班的報考人數,蔡振家根據台大教務處提供之資料製圖。此圖顯示,台大音樂所在最近這四年終於殺出重圍。

m_s

臺大音樂所畢業論文最新訊息請參見 臺灣機構典藏 NTUR > 文學院 > 音樂學研究所

台大音樂所官方部落格(2014年總共有四人畢業,其中兩人為碩六;2013年六月至七月總共有八人畢業,其中有兩人為碩六、四人為碩四、兩人為碩三)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