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12 年 10 月

被音樂學家王櫻芬女士批評為「只是科普」的課程「音樂、大腦與演化」,果然無法成為台大音樂學研究所的專業課程(101學年度第1學期第2次課程委員會提案二的決議),這個不令人意外的結果,以及主席(王育雯老師)不需要表決便逕行決議的越權作為,再度顯示出這個研究所的方向,以及對於「水準」的堅持。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陸續為台大音樂學研究所的 “研究語言" 陋規寫了好幾封信,現在回頭看看,只是盡盡人事罷了…

台大音樂所的學生與畢業生到底因為 “研究語言" 而受惠,還是浪費時間(碩士班多念了一兩年),問學生與校友就知道了。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教了六年的戲曲通識課,從今天開始使用新策略:用大學生較感興趣的love來包裝戲曲,因為,傳統藝術教育特別需要置入式行銷,以拓展觀眾群。

第一,使用通俗的課名,如:音樂作品中的愛、表演藝術中的愛,讓原本對戲曲毫無興趣的同學也產生好奇心。把原本課名中的「戲曲」兩個字拿掉,換上「愛」,登記修課人數可以破千,老師再進一步篩選(加簽者要繳交看戲心得)。
第二,課程進度以兩性關係為主軸來安排,而非以劇種為主軸。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轉貼來源 PanSci

「理工牛」這個名詞,現在知道的人可能不多了,但至少在我唸大學的時候,大部份人都懂,都知道它是用來嘲笑我們 這些學理工科者,不只是呆頭鵝,更是大笨牛,不懂得生活、特別是男女情趣,整天只會背公式,只懂試管燒杯,看到月亮,不會風情萬種地想到嫦娥奔月,卻會說 出阿姆斯壯那句名言:『這是一小步,卻是人類的一大步』,真是煞風景;或許吧,和那個時代風迷黃梅調「梁山伯與祝英台」電影,可能有些關係,人家女扮男裝 的祝英台那麼熱情多方暗示,卻來個大笨牛的梁山伯不開翹,對牛談情是也。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