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11 年 12 月

《臺大校園資產叢書III:臺大人文風情》藝文篇

「七咚嗆」的跨學科對話:打擊樂認知的核磁共振造影研究

文:蔡振家


大腦是人類身上最複雜的器官,面對浩如星海的神經元,我們如何揭露其運作的奧秘呢?位於臺大電機一館的「核磁共振造影/光譜實驗室」,便是認知神經科學的一個研究基地。筆者畢業於臺大物理系,後來轉換跑道,取得音樂學博士學位;近年以「大腦如何處理音樂」為研究主軸,於2007年進入電機館的核磁共振造影實驗室,自此開始解析大腦的神秘樂章。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無意中發現1994年(進入碩士班的前一年)寫的東西,價值的部分還頗為模糊,但有些批判性的想法,當時已經很明確了(學生如果全盤聽信老師之言,則學術的未來令人憂心)。最有趣的是,我完全忘記曾經有學過 “Z – 關係" 這種東西,十幾年來用不著,大概自然就忘了。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不小心看到自己十年前寫的東西,覺得留學生活真是自在啊!

Taiwanesischer Musikverein Berlin
柏林台灣音樂協會 會訊第四期
出版日期:2001.10.17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快長錘】,值年、值月、值日、值時公曹出台,賜福天將紮靠出台)

(【大鑼單楗鳳點頭】,賜福天將「拉山膀」)

(胡琴前奏 6 6 35 55 36 55 32 11 65 55,唱)

金溝杯,金溝杯,金溝嘔了胃,(右手摟髥,左手指腹,面略朝左方,皺眉

歐華芳,一次靈,飲了萬壑收奔雷。(拋髥,改由左手摟髥,抬右手食指,放眼神(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