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09 年 03 月

【中央社╱雲林29日電】2009.03.29 08:18 pm

總統馬英九今天參觀黃俊雄布袋戲美地塢攝影棚,期勉打造世界級的布袋戲影城。有趣的是,現場還有一尊以馬總統為造型的布袋戲偶,馬總統擔綱旁白,獲得熱烈掌聲。

馬總統下午參觀位在雲林虎尾的美地塢攝影棚,布袋戲大師黃俊雄率女兒黃鳳儀、么兒黃立綱及布袋戲團子弟兵熱烈歡迎,並介紹電視、電影布袋戲製作現場,觀看各式布袋戲偶及新片精彩片段。

馬總統以嘆為觀止來形容所見,並以美國環球影城來比喻美地塢攝影棚,期勉將布袋戲戲偶製作與高科技聲光效果結合,將這項台灣特色加以發揚光大,打造世界級布袋戲影城。

馬總統指出,布袋戲、歌仔戲等傳統戲劇,從中國大陸傳到台灣,卻發展得比大陸好,原因在於台灣的自由民主環境,激發了藝術的創作與創意,黃俊雄布袋戲的不斷創新,正是文化創意產業的模範之一。

馬總統稱許從黃馬、黃海岱、黃俊雄到黃立綱,布袋戲世家傳承四代,代代出人才,並懷念起他在競選台北市長時,已故國寶級布袋戲大師黃海岱曾送他的一句話「台北路不平,為民向前行,台北馬英九,為國為民生」,至今印象深刻。

在一段即席演出中,馬總統擔綱旁白,首度亮相的總統肖像布袋戲偶,勸解戲偶史豔文與藏鏡人之爭,希望一起為國效力,馬總統在旁白中形容自己是「台灣路不平,為民向前行,台灣馬英九,為國為民生」,現場掌聲連連。

馬總統接著轉往口湖鄉水井村,聽取地方對農村再造的意見,與會者建議未來推動農村再造時,中央能全額補助;還有一位老農民寫下治國用人唯才等12點建議,面交總統,他還打趣說希望總統看了不要丟到垃圾桶,引起現場一片笑聲,也為總統訪視雲林劃下句點。

【2009/03/29 中央社】
————————————-
看了這個報導,我忽然覺得可以定下一個研討會論文的題目了:
戲曲作為政治宣傳的工具——試析京劇樣板戲中的歌舞歧出(divertissement)

以戲曲來作宣傳(propaganda),古往今來有太多例子了。拋開老掉牙的「政治與藝術」不談,就心理學與宣傳的技術層面來看,上述的演出還是沒有擅用戲曲的特質,宣傳效果遠不如京劇樣板戲。

Read Full Post »

1. 打擊樂器的音色特徵是什麼?
(a) Sound attenuation
(b) Broadband noise
(c) Inharmonic spectral peaks

其中(c)堪稱獨門特色!因為一塊東西被敲打而振動時,它身上的多個振動頻率並不具有整數比的關係,所以一個鐘聲聽起來具有多重音高。

假如是一根兩端固定的弦在振動,其聲音(通常)只有一個音高,弦上駐波的多個振動頻率具有整數比的關係。每個振動頻率對應到一個固有振動模態(natural mode; normal mode),其定義為:該物體的各點皆以同樣的頻率作正弦運動。

一片圓形鼓膜的固有振動模態比一根弦來得複雜,在Vibration and Waves Demos Page中有些動畫例子。

2. 振動節(vibration node)
每個固有振動模態中都有一些永遠不振動的地方,稱為振動節。
17世紀末,Ernst Chladni 利用在振動面上鋪沙的方式,得到該振動模態的振動節(線),稱為Chladni pattern,以下是現代人所作的實驗:

3. 鋩鑼類樂器

鋩又稱冬鑼,廣泛流行於雲南、廣西、四川、湖南、湖北、貴州等省區,是傣、景頗、佤、阿昌、哈尼、德昂、布朗、拉祜、傈僳、獨龍、基諾、怒、彝、納西、回、布依、土家、壯、苗、毛南、漢等族和克木人常用的打擊樂器。鑼臍突起呈乳狀,敲擊該處可以發出音高較為單純、乾淨的聲音。爪哇的gamelan也有類似的樂器,參見以下影片約2:00的段落。

台灣人最熟悉的是北管的大銅鑼

4. 編鐘

打擊樂器的形狀(包括:對稱性)、敲擊部位,都對於發聲有重要的影響。
當一個鐘的形狀不是圓形,而是橢圓形的時候,不同的敲擊部位可以傾向於激發特定的固有振動模態。
名聞國際的曾侯乙墓編鐘,鐘上的銘文標出音名,除隧(正鼓)部分外,側鼓(大多數在右鼓)也有標音銘文。如最大的鐘,正鼓標“宮”、右鼓標明“徵曾(增)”。正鼓音與側鼓音,大約都是三度關係。

用古樂器演奏西洋音樂:

5. Hang

瑞士在2000年研發出的一種打擊樂器,以下兩個影片分別是「單純音高」與「多重音高」的例子。

我個人比較喜歡「多重音高」的聲響,很像gamelan樂器的聲音,豐富而神祕。

Read Full Post »

【聯合報╱記者李承宇/台北報導】2009/03/24

「三月瘋媽祖」是台灣特有宗教現象,然而學者這種「在地」研究很難登上以英語讀者為主的「社會科學論文引用索引」(SSCI)。全球43國社會學者昨齊聚中央研究院,反省類似「唯英美是問」的「北方學術霸權」現象。

國際社會學會(ISA)是規模最大、參與學者最多的社會學組織,昨天在中研院召開大會,以「直擊不平等、挑戰社會學」為主題,探討全球資源分配不均,以歐美國家為主的「北方學術勢力」,與其他地區學術發展日益不均衡的現象。

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張茂桂指出,與印度、巴西、土耳其等國的學者討論後,「發現大家面臨的問題都很像」。這次出席的還包括非洲莫三比克、孟加拉等地學者,為了強調多元性,大會還特別資助無法負擔出國經費學者的旅費。

張茂桂說,國際間學術社群很少集體反省這個議題,思索社會學在各地應該走出什麼屬於自己的路,這次是很難得的機會。

台灣比較明顯的例子是關乎社會科學學者升等、獎勵的評鑑指標─SSCI。這是評鑑社會科學研究是否國際化的主要量化指標。張茂桂說,「唯SSCI是問顯示我們對西方影響力缺乏反省」。他以媽祖研究為例,表示如果要讓媽祖研究登上SSCI期刊,像「鑽轎底」這種比較細膩的討論勢必要被忽略。

他認為SSCI只能當作研究國際化的指標「之一」,把中文研究翻譯成外文、舉辦國際研討會,應該都可以納入學術國際化指標。

Read Full Post »

編撰╱蔡振家(台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在歌仔戲興起之前,北管(亂彈)戲曾經是台灣最流行的劇種。戲諺「吃肉吃三層,看戲看亂彈」,即以香嫩的三層肉(五花肉)來比喻亂彈,生動地傳達了當時觀眾對於北管的喜愛。北管的獨領風騷,以廣大的「北管子弟」作為觀眾基礎,他們是業餘的北管演奏(唱)者,在日治時期,全台的北管子弟團多達上千團,這些子弟團凝聚著地方的情感,在當地的廟會慶典、居民的婚喪入厝……等場合中演出音樂、戲曲,可以說是傳統的「社區劇場」。

在明清兩代,中國各地有許多新興的地方聲腔向南傳播,其中,在清代經由廣東、福建傳至台灣的北方語系戲曲,統稱為「北管」。與閩南語系的「南管」相較之下,北管傳入台灣的時間比南管晚,約在乾隆、嘉慶年間,或是更晚陸續傳來的。北管與南管都是台灣民間相當重要的音樂系統,兩者的音樂風格大相逕庭;北管音樂大多高亢喧囂,南管音樂則是徐緩文靜。

演出北管的團體,有職業劇團「亂彈班」及業餘性質的「子弟團」。北管子弟團的演出有下列三種形式:

 

1. 排場:又稱擺場,只有演唱、演奏而無戲劇動作的演出,也是子弟團最常見的表演形式。

2. 出陣:又稱陣頭,經常在廟會中隨著迎神隊伍做流動式的演出,婚喪隊伍中也可以看到北管陣頭。

3. 梨園登臺:又稱「子弟戲」,即完整的戲曲演出,於廟會慶典時在廟前廣場搭台,粉墨登場。

 

從戲劇型態上來看,北管戲可以分為三種:

 

1. 扮仙:在任何形式的北管演出之前,都要先演扮仙戲酬神,歌仔戲與布袋戲在廟口演出時,也會用扮仙戲開場。

2. 正戲:即主要的演出戲碼,約有兩百齣左右。北管子弟戲的劇情內容經常出自《三國演義》、《隋唐演義》……等,這些劇目所需的演員眾多,場面熱鬧。

3. 小戲:指演員較少,以笑鬧或歌舞表演為主的小規模戲曲,通常在深夜演出。子弟團不常演出小戲,因為台上角色很少,場面稍嫌冷清。

 

北管有四大音樂型態:唱腔、鑼鼓、吹牌、絃譜,其在戲曲演出之外,亦有清唱、清奏的場合。基本上,北管戲的唱腔都可以拿來清唱,而在子弟團的排場或出陣中,清唱的曲目也多不出戲曲唱腔的範圍,僅有「幼曲」主要用於清唱,許多曲目不會出現在戲劇演出之中。絃譜即「北管絲竹樂」,由旋律性樂器如胡琴、笛等主奏,在戲曲演出中,絃譜是以單曲形式被拿來作為「過場樂」,而在子弟團的排場中,絃譜有更完整的演奏,此時曲目的安排以套曲為主。搭配戲曲演員的身段與念白的「戲曲武場」,是北管鑼鼓樂的主體部份,另有一些「套曲」是供純演奏用的,如「蝴蝶雙飛」。吹牌即「嗩吶曲牌」,北管嗩吶曲牌在戲曲演出中,可分為「牌子」與「過場譜」。「牌子」有固定的鑼鼓及曲式規範,配合起兵、交戰等不同的戲劇情況而有特定的專用曲目;「過場譜」襯托一般戲劇行動反覆演奏,曲目的使用及鑼鼓的添加很自由。現今北管嗩吶曲牌最常見的演奏場合是子弟團的排場或出陣,俗稱的「打牌子」常演出【一江風】、【二凡】、【鬥鵪鶉】……等曲牌。

北管的樂器,在戲曲後場中分為文場、武場:文場指的是旋律性的樂器,有「吹樂」類的嗩吶、簫、笛等,以及「弦樂」類的提弦(又稱殼仔弦、椰胡)、吊規仔、三弦、月琴、秦琴……等。武場指的是打擊樂器,其中以打小鼓(噠鼓)者為領導,指揮整個樂團與演唱者的搭配。武場的器樂尚有通鼓、大銅鑼(子弟鑼)、手鑼、響盞、鈸(鈔)……

台灣的各種傳統戲曲及樂種中,皆引用了北管戲的曲目、表演、劇目。歌仔戲在從小戲蛻變為大戲的過程裡,吸收了許多正音戲(海派京劇)、福州戲、北管戲、高甲戲的養份。從野臺歌仔戲實際的運用來看,北管戲的唱腔除了作為標示帝王將相等角色的符號,歌仔戲也會移植北管戲中成套的表演程式,唱念做打與戲劇動作有密切的結合,例如:

 

1.鬼魂上場唱【陰調】,此曲源自福路【反緊中慢】及西路【撥子搖板】。

2.神仙精怪上場唱【梆仔腔】,神仙精怪下場唱【梆仔腔尾】(【皮子】)。

3.正旦上場,在廳堂自敘身世,唱一板三眼的慢曲,通常是【二凡】。

4.單人行動過場唱【緊中慢】。

5.發瘋、特殊儀式(如登壇)唱【慢中緊】。

6.踏四角頭唱「四門曲」。幕內唱福路【彩板】,出臺亮相接【十二丈】,每唱一句,便插入鑼鼓做身段表演。

 

「北管布袋戲」為臺灣偶戲的主要流派,北管戲的劇目表演與北管鑼鼓嗩吶曲牌,對於布袋戲具有廣泛的影響。宜蘭一帶的傀儡戲演師多為北管子弟出身,常演出改編自北管戲的戲碼。此外,臺灣北部「正一派」道士熟習北管,也吸收了一些戲劇表演程式,例如「禁壇結界」科儀借用《秦瓊倒銅旗》的表演程式,「飛罡進表」科儀引用北管戲「跳臺」的表演程式,而北管絃譜及吹譜也經常作為科演的過場樂,並以北管鑼鼓配合唸白與做表。

客家八音是臺灣客家人最主要的的職業性音樂團體,其曲目常常引用北管音樂。客家八音團常用北管吹牌作為開場與啟蒙曲目,在「絃索樂」中還可演奏北管戲曲唱腔,以一支嗩吶代替唱腔的部份,展現高超的演奏技巧。

清末以來,北管子弟團即與台灣常民生活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在各個漢族聚落中經常參與村廟的慶典活動,而子弟團平時的音樂演練,也提供了農閒時的一種娛樂型態,北管戲所搬演的中國歷史故事與唱念用的「官話」,也曾經發揮了一定的社會教育功能。

依照成員的組成屬性,北管子弟團可以分為:地緣性結合、親緣性結合(多有祭祀公業的組織)、行業性結合(有的由同業工會出資組成)。成立於1930年的潮和社,屬於地緣性結合的子弟團,當時是由林稼田先生召集板橋江子翠地方子弟所組成,初期的活動以出陣為主,結合北管樂曲清唱,足跡遍及北部各地。台灣光復之後,潮和社的「子弟戲」正式登場,在許多寺廟慶典、迎神賽會中,均可一睹潮和社的公演盛況,當時的「茂伯」(林宗仁)英華正茂,擅長扮演小旦與小生。

隨著歌仔戲、電影、電視等娛樂型態興起,全台各地的北管戲活動逐漸減少,1970年代之後,許多北管子弟團已經呈現後繼乏人的景象,而潮和社仍然演練不斷,社員們熱烈推派年輕的子女加入,使這項傳統藝術得以綿延不絕。1981年,潮和社遷至江子翠潮和宮現址,進行安座大典,並公演子弟戲三天。1993年應邀擔任「台灣大學北管社」公演的文武場伴奏,200810月應邀參加台北藝術大學「2008年關渡藝術節」的繞境活動,藉由各項活動來扶植北管的新生代。潮和社最近一次演出子弟戲是在1997年,為慶祝西秦王爺聖誕千秋暨社館改建十週年,演出《天官賜福》、《鬧西河》、《三進士》等戲。

目前潮和社約有社員約200人、藝員50餘人,曾多次受邀參與全國性表演。20025月更獲邀遠赴義大利,在巴雷塔市「台灣民俗村」的開幕典禮上演出,以及在蘇連多市的「第16屆國際春天藝術節」中演出。在該次台灣北管躍上國際舞台的難得機會中,潮和社特別請到台大北管社的創社社長蔡振家編曲,將歌劇《杜蘭朵公主》中一段源自中國的曲調「吾皇萬歲」改編為北管吹打樂。當義大利作曲家普契尼(Giacomo Puccini)的音樂以另類的風貌呈現於義大利人面前,北管音樂也獲致了國際交流的新使命。

在二十一世紀的台灣,北管將如何延續它的生命力?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潮和社網址 http://www.chohuoshe.com/

Read Full Post »

日前有一個科學教育雜誌找我審稿與寫稿該雜誌的讀者大概是國中生及其家長,我覺得還滿有趣的,於是就答應了

審稿與寫稿的主題都是樂器中的物理,我審稿之後覺得有些觀念沒有講清楚,於是在自己的稿子裡面做了補充。最後,我的稿子似乎成了「大雜燴」各種樂器的發聲原理都講了一些,但都不夠深入

藉由樂器來認識科學,感覺上是滿有趣的,但樂器與聲波所涉及的物理常常並不簡單,要講清楚還真不容易

不管是樂器或發聲器官,它們通常朝著「適應環境」的方向演化在演化的過程中,它們才不管是否會涉及艱深的物理學,或是因為「跨領域」而導致研究上的麻煩呢!

—————————————

 

當「樂音」遇上了「噪音」

我們的生活環境中有許多聲音,其中只有少數可以稱為「樂音」,也就是「音樂的聲音」,其他的聲音還有經常響起的講話聲,以及我們不太喜歡聽到的環境噪音。例如吹風機、吸塵器、抽水馬桶……等發出來的聲音,都屬於經常發生的環境噪音。樂音跟噪音到底有什麼不同呢?為什麼我們通常不喜歡聽吸塵器的噪音,但卻喜歡欣賞直笛、吉他的樂音呢?

 

樂音的特點 

許多樂音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它們具有明確的音高,這類樂音通常由一個穩定振動的物體所產生。音高的單位是赫茲(Hz),也就是每秒的振動次數,例如:一條琴弦每秒振動440次,它的音高就是440 Hz,聽起來跟鋼琴的A鍵一樣高。當我們演奏樂器時,如果無法運用樂器特點,就容易形成噪音。演奏樂器雖是藝文活動,但每種樂器的發聲有一定的原理,如果在學習樂器的同時,也能對樂器的發聲原理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就更能巧妙的詮釋出令人愉悅的樂音。

 

為什麼弦樂器有那麼多弦? 

在弦樂器上改變音高的方式,通常是改變弦的振動長度,所以有些弦樂器是由多條不同長度的弦所組成(例如:豎琴),也有些弦樂器是由演奏者用手指按弦,以改變弦的振動長度。琴弦的振動長度越短,它的振動就越快;琴弦的振動越快,其音高就越高。

由於細細的弦在振動時無法有效率的擾動周圍的空氣,不容易產生強大的聲波,因此,在許多弦樂器上,琴弦會將部分的振動能量傳到音板上,由音板來負責發射聲波。音板除了作為聲波發射器之外,它本身的振動特性也會影響該樂器的音色,音板的振動特性主要由其材質與形狀決定。音箱裡面的空氣也有一些振動特性,而音箱的開孔除了可以發射聲波之外,開孔的大小也決定了該音箱最低的共振頻率。

 

管樂器的音高與管內駐波的波長有關 

管樂器所發出來的音高,跟管內的空氣振動有關。以一根圓柱管而言,管子越長,就能發出越低的音,這是因為管內的駐波具有較長的波長,而駐波的頻率通常決定了音高。許多管樂器的管身上面都有一些指孔,當所有的指孔都被手指按住時,它發出來的聲音就是最低的音,當管身末端的指孔一個一個被放開時,駐波的波長越來越短,音高就會逐漸上升。

 

簧片樂器的音高與簧片的振動頻率一樣 

簧片類樂器的發聲,其音高與簧片振動的頻率一樣,然而共鳴管的長度卻不一定決定音高,這一點跟笛類樂器十分不同。例如:口琴的音高完全由簧片的振動頻率決定,人類的發聲器官也是如此,當我們調整聲帶的鬆緊而發出高低不同的歌聲時,共鳴管的長度(成人約為17公分)並無太大的改變,聲帶的振動不太受到管內駐波的影響。另外,有些簧片類樂器,是由共鳴管內的駐波來決定發音的音高,例如:嗩吶、雙簧管、單簧管、薩克斯風、小喇叭、長號……在這些樂器中,簧片的振動深深受到管內駐波的影響,但即使如此,共鳴管內的駐波也只是大致決定了音高,在這些樂器上改變簧片的振動特性(例如:銅管樂器演奏者的嘴唇張力),仍然可以微調音高。 

 

笛類樂器的音高與氣流的振動頻率一樣 

笛類樂器的演奏,通常是有個氣流吹在一個稜角邊緣上面(稱為labium),由管內駐波推動此一氣流,該氣流便會規律的在稜角邊緣上下振盪,一下子吹向管外、一下子吹向管內,而這樣規律的氣流振盪又可以維持管內駐波的振動,然後,駐波再推動氣流……如此循環不已。

 

噪音與樂音果真水火不容嗎? 

笛類樂器除了可以發出具有明確音高的樂音之外,也可以產生很有效果的噪音,一個著名的例子是日本的「尺八」。這種樂器源自於中國的洞簫,曾經是許多日本武士必備的樂器,因此,近年的一些日本動畫會用尺八的聲音來襯托武士或忍者的打鬥場景,為了凸顯這種「殺氣」,尺八的聲音會夾雜較多的噪音,傳統的尺八演奏者把產生這種噪音的演奏技巧稱為「ムラ息」,意即「不均勻的氣息」。下圖是尺八所發出來的兩種聲波,當它具有明確的音高時,聲波的形狀十分規律(圖的上半部)。而當尺八發出具有殺氣的聲音時,聲波的形狀就會因為摻雜了噪音而變得不太規律(圖的下半部),那種聲音就像是一陣狂風掃過,銳氣之中帶有一點幽淒的感覺。

從尺八的例子來看,噪音所導致的不規則聲波,其實也可以帶來相當美妙的效果,為樂音的規律聲波帶來一些變化──所以,誰說樂音與噪音是水火不容的呢?

 

 

Read Full Post »

神奇的overtone singing有多種唱法風格,其中kargyraa style歌聲的基頻很低,可以低於70 Hz,歌劇的男低音也很難唱到這麼低的音,overtone singer可藉由假聲帶(false vocal fold)的振動來發出低音。假聲帶位於聲帶上方,講話、唱歌時通常都不振動,但清喉嚨與吼叫都會讓假聲帶振動(未必具有週期性),而overtone singer可以讓假聲帶的振動頻率剛剛好是聲帶的一半,兩者一齊振動,如以下影片所示(因為假聲帶往中間靠攏,振動的聲帶常常被假聲帶擋住)。

以下影片在3分半之後可以聽到kargyraa style,這種唱法主要以改變張口大小來凸顯不同的泛音,我猜測其背後的物理機制跟管口的輻射功率有關。

以下影片示範了Ezengileer style,這種唱法強調音色對比與節奏

其他是一些不錯的演唱(演奏)

Read Full Post »

口弦與口簧琴都利用口腔共鳴來凸顯特定的泛音,從拱起的舌頭到嘴唇之間,形成了一個 Helmholtz resonator,舌頭越往前,此共鳴腔就越小。

Helmholtz resonator 開口附近的空氣大致不可壓縮,可視為一個 mass;Helmholtz resonator 內部空氣的可壓縮性類似於彈簧。因此,Helmholtz resonator 可視為一個 spring-mass system,有個自然振動頻率。

當此一振動系統被外來聲波(來自簧片或弓的振動)所驅動時,會將自然振動頻率附近的聲波放大,其他頻率的聲波則為之減弱。藉由改變舌頭的位置可以改變自然振動頻率,故能依次凸顯不同的泛音,製造出一段旋律。

以上是最近上課講到的例子。塤(ocarina)與撮唇吹口哨也都仰賴口腔這個 Helmholtz resonator,但其發聲原理就更難解釋了。

Read Full Post »

Museums of Influence

Kenneth Hudson. (1987). Museums of Influence. 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徐純譯(2003)《有影響力的博物館》,屏東: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

Hudson提到當代社會的五大問題:

1. 自然環境因人之貪婪而日趨惡化。
2. 在少數幾個超級強國,如美國集中掌握資源之下,政治、科學及經濟資源分配不均等問題。
3. 除了少數幾個例外,如加拿大、紐西蘭等國家外,多數後殖民國家在脫離殖民主義後,情況未見好轉,反而問題叢生而更加的窮困。
4. 包含藝術及音樂等專業分科越趨精細,使得一般民眾越來越無從了解這些學門,而感到被排除在知識權力之外
5. 掌握權力的人為了鞏固其權力,以模糊不清的學術用語,自築象牙塔,使得理論性的知識論述與在地的知識之間的鴻溝越來越大。

我當然同意前兩個問題很嚴重,特別是美國人耗費能源的惡習,真是讓人有種無力感。
第三個問題讓我想到,「黃種人比白人更白」的後殖民現象,在台灣也時有所聞。

第四、第五個問題,讓我想到一個教學經驗:有志於研究音樂的學生曾經討論「『瞭解一個樂種(掌握研究材料)比較難』還是『學習理論比較難』」這個問題。

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就贏嗎?

論文的價值到底是什麼?

另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是:在權力的誘惑之下,如何避免「理論性的知識論述與在地的知識之間的鴻溝越來越大」?

作為一個台灣的音樂研究者,我覺得「掌握在地的音樂知識」可能動不動就要耗掉五年十年。

掌握得宜之後,如何把這些知識呈現出來,用在學校教育或社會教育上面?這又是另一個新的挑戰。

Read Full Post »

就在這一週,兩篇投稿至期刊的論文都有了回音由於我收到這兩份審稿意見的時間點很接近,剛好也可以比較一下審稿人對於「跨領域研究」的態度。

先說結果吧。

一篇投稿至國外期刊的論文,涉及了醫學超音波影像、聲帶振動、質點影像速度儀,審稿建議是:請再進行major revision。另一篇投稿至國內期刊的論文,橫跨了戲曲與音樂兩門學科,最後結果是「不接受刊登」。

投稿至國外期刊的感覺是:審稿者對於跨領域的研究很有興趣,也針對文中涉及陌生領域的部份提出了許多問題,要求作者寫詳細一點。審稿者似乎充滿了好奇心,想多瞭解一些知識。

投稿至國內期刊的感覺是:有審稿者對於不熟悉領域的部份提出了一些質疑,而我則堅持己見,最後一拍兩散(因此,我不免要另覓期刊投稿)。

說真格的論文與期刊之間的關係還是要講究「緣份」,強求不來的。

在教育部高等教育司所訂定的「教師學術專長」的分類下,「戲曲音樂」屬於戲劇學的範疇,而非屬音樂學的範疇。參見:教育部高等教育司編(1993)《專科以上學校教師學術專長分類一覽表》,頁89

也許,上述的分類仍然適用於台灣現今的音樂學界。

「跨領域」的志趣更應該有「隨緣」的心情來搭配呢!

Read Full Post »

【聯合報╱記者宋耀光、翁禎霞/屏東縣報導】
2009.03.13 04:36 am

頸上掛著「我要說國語」牌子,是當年「三、四年級生」的夢魘;如今物換星移,屏東縣獅子鄉公所製作「請說母語」牌子,發給當地楓林國小學生,要挽救瀕臨消失的排灣族語。

「這是鄉內大專生的建議」。獅子鄉長侯金助說,寒假有卅多名當地大專生參加座談,多數認為從小講國語,母語幾乎忘光了。有人語重心長地說:「語言消失,文化就消失。」

侯金助說,鄉公所到楓林國小調查,發現有九成已不會講流利母語。上月他看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資料,排灣語已被列為脆弱的語言,現在不救將會後悔。

他說,講母語環境最重要,他妹妹嫁到高雄縣,外甥女參加全縣原住民演講比賽得第一,但他和她說母語,竟「雞同鴨講」,才知外甥女是用背的。

鄉公所昨天送給楓林國小各班「paiwananu、請說母語」的牌子。校長李文和要求學生每人輪流各掛一天,上體育課時取下,也不帶回家。他說,未來會抽問學生母語,發給獎勵卡,學期結束可換獎品,鼓勵學生以說母語為榮。

三年級學生洪嘉俊說,掛上「請說母語」牌子後,同學都不敢跟他講國語,回到家,父母如用國語與他交談,他會要求「請說母語」。

屏東縣另有三地國小推廣母語,訂每周五為母語日,當天鼓勵學生穿著有原住民圖騰的背心上學,還有每周一句母語學習。

屏教大助理教授黃文車說,鄉公所製作「請說母語」牌子鼓勵學母語,不如教孩子認同社區來得有效。他說,母語英文「mother tongue」,意指母親的語言,將母語回歸家庭、社區,帶著情感學習才有意思。

【2009/03/13 聯合報】

我想:認識本土音樂還是要靠緣份。除了鼓勵之外,「給學生們認識什麼樣的本土音樂?」「給他們什麼樣的機會認識本土音樂?」都值得思考。

至於「不懂西方藝術音樂沒有資格研究北管音樂」這種論調不免讓人想到「頸上掛著『我要說國語』牌子」的光景

“「這是鄉內大專生的建議」。獅子鄉長侯金助說,寒假有卅多名當地大專生參加座談,多數認為從小講國語,母語幾乎忘光了。"

我覺得大學生、研究生的腦筋還比許多學者來得清楚。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