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08 年 12 月

我明天將到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作學術交流,參與敝所與該機構合辦的音樂學論壇:CUHK-NTU MUSIC FORUM 2009: “Glocalization, Music, and Modernity"

為了配合Glocalization與Modernity這兩個關鍵字,我發表的講題為:Possible impact of brain-imaging technology on the psychology of Asian music.

其實,我最後的結論是:大腦造影技術可以帶來一些關於音樂認知的洞觀,但不限於亞洲音樂,因為有些亞洲音樂的特徵也存在於其他的音樂裡面(我舉的例子是傳統戲曲裡面的「鑼鼓經」與hip-hop文化裡面的beatboxing,它們都算是vocal percussion)

跳出Glocalization的思維,我認為研究的成敗關鍵應該是:到底想要用大腦造影技術探討什麼特殊的音樂面向?我之所以強調「特殊」,是因為大部分的議題都在過去十年之中被研究過了,很難有新發現。

我曾經大略統計了「音樂的神經科學」論文數量,如下圖所示:

從這個圖可以看到,在1998年左右有個明顯的成長。不過這些論文多半發表在神經科學領域的期刊,屬於人文藝術學科的音樂學界,對於這些論文的存在似乎不甚清楚(或不感興趣),台灣的音樂學界也是如此。
有一個還算是音樂學領域的期刊Music Perception,其收錄的論文也很少有神經科學的研究,每年不超過五篇,不過去年忽然「爆量」(如下圖所示),由此可見,今年可能是向音樂學者介紹神經科學的好時機——或許吧!?

Read Full Post »

今天在「戲曲音樂」上播放了川劇《金子》,在我心目中,此劇與梨園戲《董生與李氏》並列為近十餘年來最棒的新編戲曲。

俗語說「入手要高」,真的一點也沒錯!兩三年來我讓通識課中的學生欣賞《金子》與《董生與李氏》,雖然他們對戲曲所知不多,但看到真正的好戲,一樣深受感動。(《紅燈記》與《楊門女將》也有類似效果)

這就是「經典」的魅力吧!

「經典」的誕生,除了仰賴天才型的藝術家(《金子》的沈鐵梅與《董生與李氏》的曾靜萍)之外,應該也需要一顆誠懇的心。

成功之路「一步一腳印」,半點也取巧不來。

川劇《金子》的編劇隆學義表示:

最早的時候,金子的形象還不突出,仍是男性題材女性化,形式上雖叫金子,但內涵沒根本改變,情節、細節手段上也沒讓金子的形象成長起來。經過十多次易稿後,我糅合仇虎復仇的主題,强化金子的形象,把金子變成主要矛盾的漩渦,如金子對情人 仇虎的愛,對丈夫焦大星的同情,對殺父仇人的恨,這使她陷入愛恨情仇的複雜矛盾當中。

川劇《金子》榮獲第九届「文華音樂創作獎」,作曲者陳安業先生於1956年至1996年在重慶市川劇院工作,曾經整理出版了《川劇胡琴曲牌》和《川劇彈戲曲牌》,也曾爲《重慶戲曲志》譜寫條目,對川劇音樂的組成和五種聲腔的源流以及它們在歷史上的興衰情况作了介紹,他還擅長在老腔老調中加入時尚元素,會用川劇的唱腔演繹流行歌曲。(link here)

地方戲能從「活化石」變成轟動藝壇的「經典」,另外還有一個關鍵:對劇種的特質有新的體悟、發揚強項。川劇《金子》中的變臉技巧與古老的幫腔,就是很好的例子(link here):

仇虎要父債子還,刀尖所向却是自己從小的拜把子兄弟、怯弱善良的焦大星,自己又偷了他的媳婦、他還蒙在鼓裏、把自己當作知心朋友來訴說。仇虎下不了殺手,內心猶豫、矛盾到極點,神情恍惚中,他眼裏看到的一忽兒是面目猙獰的焦閻王,一忽兒是白面書生焦大星,川劇變臉手法在這裏發揮了强烈的視覺傳感功能。

川劇《金子》由於能以幫腔來點染劇中人的心理活動,此劇似乎變得比原本的話劇更為「有情」(link here):

曹禺的《原野》在揭示人性的原始混莽方面力透紙背,它讓人的心靈袒裸在荒蕪的原野上馳騁奔跑、掙扎痙攣,呈現出無節制的蠻力和可怖的野性。經過川劇《金子》的折射,原有的蠻荒與殘酷稍有褪色,而增添了一縷人世溫馨的暗紅———它因爲更加貼近人情而可親,更加貼近純情而可愛,又由於川腔川味兒的注入而獲取了新鮮感。

擅用自己的強項,也是「活化石」梨園戲開創新局的契機。《董生與李氏》中運用了傳統的「十八科母」(身段程式),與劇本嚴絲合縫、妙到巔毫:

曾靜萍飾演的李氏,踩著細弱碎步,悠悠忽忽、蹴三就一,忽而頹然步軟、花落無聲;忽而飄忽挪移、柳絮隨風;才見她蜷起身子、如貓兒般搓膩懶旦(此字應加上心字邊);稍一個沒留神,竟已如水流涓涓移到了另一邊。[…]

或許是表演太過出神入化,觀眾竟來不及追問李氏絕色何以看上平庸書生,一切就順勢成形了。

王安祈老師的這段劇評,也真是出神入化了!

這不禁讓我回想:還好當初有從物理轉行到戲曲,才得以接觸到這些美好的事物呢!

Read Full Post »

台大98學年度碩士班的招生簡章已經可以下載了(台大教務處的link),音樂學研究所從今年度起有個小小的改變:原本的「基礎樂理」改成「西洋基礎樂理」,如此一來,考試科目的內涵就更為清楚了。

以下是96學年度的考古題(台大圖書館的link

看了這份考題,我覺得自己的西洋基礎樂理都沒長進,跟十幾年前差不多,不懂的一大堆。我當年碩士論文口試的時侯,就有一位口試委員指出:「我看你連基本的音樂知識都沒有」,我的論文分數低空飛過,差點喪失攻讀博士的資格。
到了歐洲留學,可能因為國情不同,我的博士論文以最優異成績(summa cum laude)畢業,在口試的時候,倒是沒有人指出我「連基本的音樂知識都沒有」。

「不懂減七和弦也可以研究北管」,我去年曾經如此大聲疾呼。
「不識字也可以研究北管」,音樂學者楊建章先生如此回應。

國情不同,對於音樂研究的觀念與要求也不同,這真的是很有趣的一件事。識字甚多的楊建章先生,助理教授當了九年,在研究與教學時應該用到不少西洋樂理吧!

任教於倫敦大學的音樂學家 Keith Howard 就明白指出,有些歐洲的音樂學家會驕傲地承認「我看不懂五線譜」:

[…] It is of note that musicology departments in my country, England, are rapidly moving away from their concentration on European art music (ie, ‘classical music’), within which the dominant methodology was developed, towards world music, pop music and film music studies. Indeed, two current heads of music departments, Simon Frith in Edinburgh and Anahid Kasabian in Liverpool, proudly state they cannot read staff notation. The implication is that methodologies, the practice of musicology, is changing. […]

感謝 Keith Howard 提供這個訊息,他也希望學生們都能看看上面這篇文章。
我想,要改變根深蒂固的觀念雖然不太容易,但在國外學者的協助之下,重新思考與反省的風氣還是會慢慢地醞釀吧!

Read Full Post »

這應該是未來幾十年的音樂商機之一
——————————————

阿公阿嬤學彈琴 樂活防癡呆
【聯合報╱記者賈寶楠/龜山報導】

2008.12.17 10:18 pm

長庚養生村開辦銀髮族數位鋼琴課,84歲的劉白雪芩戴耳機學彈琴,接受教授蔡盛通指導。
記者賈寶楠/攝影

彈鋼琴可預防老人癡呆症?醫師指出,彈琴也是音樂治療一環,可促進老人短、長期記憶功能,預防跌倒、增進關節靈活,和打麻將有異曲同工之妙。

長庚養生文化村昨天開辦「銀髮族數位鋼琴課程」,24名老人彈得不亦樂乎,長庚醫院復健科主治醫師柯智裕說,老人不僅享受快樂,更實質延緩退化速度。

他指出,彈琴須先記憶樂譜、指法,在腦中構思動作,可訓練短期記憶;當音樂節奏逐漸成形,腦部感受歡愉等刺激,反覆練習便會牢記,變成長期記憶,有助改善失智症。

柯智裕說,大腦藉神經傳遞指令給手指彈奏的時間,就是人體醫學上的「反應時間」,彈琴其實也是「反應訓練」,動作越純熟、反應時間越快。

他舉例,老人看到危險能否閃躲,反應時間是關鍵。常見的意外如跌倒、碰撞,可透過反應訓練避免。

另外,彈琴講究手指瞬間細部動作,可訓練關節靈活度,有助老人拿筷子、握湯匙、繫鞋帶、握杯、寫字等穩定,和打麻將的效果相似。

鋼琴指導教授蔡盛通說,彈琴時要踏踏板、打拍子,手指擊鍵要忽快忽慢、忽強忽弱,手腕、手肘要隨時開合,還有上下動作,眼睛也要吸收樂譜、頭腦計算節拍,數位鋼琴還能錄音、反覆播放,比下棋、打麻將更有趣。

【2008/12/17 聯合報】

Read Full Post »

搶救平埔族文化 學童學跳戲
2008/12/18

【聯合報╱記者翁禎霞/屏東報導】

屏東縣泰山國小的小朋友在刺桐樹下跳戲,展現平埔族夜祭的最大特色。圖/泰山國小提供
屏東縣高樹鄉泰山國小位於平埔族的部落,學校自86年起成立跳戲隊伍,每年由部落耆老訓練小朋友體驗平埔族的文化,今年小朋友們不但擔任平埔夜祭的跳戲要角,還要和耆老錄製CD,以聲音記錄平埔族的傳統歌謠。

高樹鄉泰山村(又稱加蚋埔)的平埔族屬馬卡道族,每年農曆的11月15、16日是加蚋埔公廨的夜祭,部落的族人都會聚集在公廨祭拜阿立祖、由尪姨帶領在刺桐樹下跳戲。

泰山國小是附近平埔聚落中唯一的學校,學校裡的母語課程教的是排灣語及河洛語,但已無從尋找平埔語的根源,因此學校特別安排部耆老潘錦秀、汪進忠等人,教小朋友認識平埔族文化,並指導小朋友體驗跳戲。

「10年跳下來,跳戲早就成了泰山國小的代表」,學校教導柯貴雪表示,學校從成立跳戲隊伍就參與夜祭,今年中高年級30位女學生全部參加,有的小朋友雖然已經分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平埔族,但是穿上平埔族的傳統服飾,在夜祭的過程中,「就可以感受到文化力量」。

部落耆老汪進忠說,過去馬卡道系的平埔族在南台灣有所謂「鳳山八社」,這八社全部位於屏東縣,可見屏東縣與平埔族的淵源,但是平埔族的文化卻一點一滴地流失,亟待搶救。

校長劉炳輝表示,學校已計畫安排小朋友和耆老共同錄製CD,目前已蒐集的歌謠包括牽曲、牧牛歌等,也因為會唱的人愈來愈少了,「希望趕快把部落的聲音傳下去」。

【2008/12/18 聯合報】

Read Full Post »

這門課終於來到由我講課的最後一週,之後就是同學報告了。

本週主題為「音樂才能與疾病」,除了講「作曲家的梅毒」之外,還提到RavelBolero,有醫學論文指出:此曲可能反映出作曲家的大腦變化,而Ravel後來確實也因為失語症而無法譜寫樂曲。

 

課堂的壓軸好戲為電影中的精神分裂症,這牽涉到我感興趣的另一個主題:表演藝術如何呈現大腦疾病。

講到電影中的精神分裂症,許多人首先會想到A Beautiful Mind(美麗境界),這部片描寫數學天才John Forbes Nash的真人真事,他是具有數學天分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最後獲得諾貝爾獎。我很喜歡這部片,雖然它不免把事實稍作戲劇化處理,但仍然是可以讓一般人瞭解精神分裂症、將此症「去污名化」的好教材。

 

不過我在上課的時候沒有播放這部片,而是播放《欲望街車》(A Streetcar Named Desire),因為它跟音樂較有關係。

讓我吃驚的是:學生們都不認得女主角是誰!《亂世佳人》的女主角是誰?不知道,沒看過!

忽然意識到:我真的跟學生有點年齡差距。

 

《欲望街車》的劇作者Tennessee Williams把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姊姊寫進了劇本裡面,演出此一角色的費雯麗(Vivien Leigh)也有精神方面的問題(躁鬱症and/or精神分裂症),而且她指出:演這一齣戲特別累。我覺得她很入戲,簡直就是融入在這個角色裡面,出不來了。

 

課堂上播放的是精神分裂症的幻聽與幻視在電影裡面的兩次呈現。費雯麗的演技真是不得了,我每一次看都為之心折不已,也想到她的精神疾病……

 

我總認為,藝術家(尤其是走向專業的西方藝術家)常常是勇於「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的病人,不管是患病或瞌藥所導致的異常創作狀態,吾輩凡人在欣賞他們的傑作之際,常常混雜著敬意與「心嚮往之」的複雜情愫。

 

薩克斯醫師說得好:大腦疾病患者是myth的航行者,「他們去到一個若沒有生病就無法了解、無法想像的地方」(《錯把太太當帽子的人》第vii頁),吸食鴉片的作曲家白遼士就是個著名的例子,他的「幻想交響曲」乃是一趟典型的「鴉片之旅」(opium trip),一般人即使無法進行這段旅程,還是可以藉由聽音樂來「過過乾癮」吧!

 

可惜在課堂上沒有播放我最喜歡的電影例子:安琪狂想曲(A la folie, Pas du tout),主角罹患的是Erotomania,醫生開藥給她,不過呢……嘿嘿,這裡賣個關子,自己去看吧!

我總覺得,藝術作品可以作為大眾的醫學教材,例如描寫疾病的電影中就不乏佳作。
以下這個紀錄片也很棒。這樣的繪畫天才,可以讓我們從另一個角度思考大腦的奧秘。

 

Read Full Post »

在這兩天「東亞的七十八轉時代:唱片錄音與聯結式現代性」研討會上,王櫻芬老師提到日治時期的一些樂器創新,順著這個話題,我也介紹了「喇叭弦」這個跟留聲機有關的樂器。我在介紹的時候,剛好有主修國樂的學生幫忙示範演奏,旁邊也剛好有一台留聲機,可以跟喇叭弦的一些零件作對照,真的是十分幸運,而日本學者隨後的補充更是精彩,幾乎是解決了一樁懸案

以下把相關的資料略作整理。

喇叭弦又叫做鐵弦仔、鼓吹弦、喇叭琴,客語稱為「叭哈弦」,聲音類似嗩吶跟廣東高胡的混合體,纖細處也可傳達哀悽之情,是誦經團、客家山歌、客家八音、歌仔戲常用的樂器,歌仔戲在演奏【慢七字】、【雜念仔】、廣東音樂時會用到它,其音域跟高胡一樣,習慣以mi-sire-la指法演奏。

此樂器的製作,是在鐵管底部套上留聲機的P形彎管,震動膜為雲母片或塑膠片,平行於鐵管的弦為吉他的鐵弦線,用馬尾弓拉奏,鐵管頂端把留聲機的喇叭頭(放送頭)套上去擴音。沒有安裝喇叭頭的話,一根長鐵管也可以發出纖細婉轉的音調。

關於喇叭弦的起源,施叔青在《台上台下》中轉述陳冠華的話,說是日治時期「禁鼓樂」帶來的副產品(這項說法可再進一步求證)。此樂器據說是陳冠華跟蘇桐、陳秋霖一起研發的,最主要的創意來自陳冠華。但是陳冠華研發的動機又是來自何處呢?

林江山先生指出:西元1899年由奧地利人John Matthias Augustus Stroh 所設計的Stroh Violin(又稱phono violinphonofiddle)恐怕是這件樂器模仿的前身。

Stroh Violin1901年曾經由John Matthias Augustus Stroh 的兒子Charles 在倫敦大量製造,在20世紀初期時在維也納可以購買得到。19世紀末期錄音技術開始發展,在發展的初期,Stroh Violin曾經取代正規的小提琴(由於能量不足),廣泛地使用在早期留聲機的錄音上。琴絃的振動經由鋁製的圓盤狀振動板中心,並透過喇叭的擴音而放大音量,發聲的效果類似一般的小提琴,僅音色稍有不同而已。Stroh Violin有可能是隨著錄音技術而傳入日本,早期的陳冠華、蘇桐、陳秋霖都曾經到過日本錄音,因此有可能是在錄音期間看到了這件樂器,當時由於陳冠華只會拉奏殼仔絃和二絃,因此才將Stroh Violin 小提琴方式的琴桿改換成二絃方式的琴桿,因而產生了鼓吹絃,喇叭在閩南語稱做「鼓吹」,因此又稱為「鼓吹絃」。由於兩者的發聲原理相同,又都與留聲機有關,因此有以上的推斷,這種推斷是否屬實?仍待熟悉日本和台灣早期錄音歷史的人來印證。(資料來源:吹鼓吹小站

與會學者細川周平(国際日本文化研究センター)大致證實了以上的猜測:Stroh Violin在日本早就有許多優秀的演奏家,例如擅長探戈音樂的桜井潔。

Stroh Violin的發明雖然跟早期的錄音技術有關,但後來這個樂器傳到歐洲民間,在羅馬尼亞的Bihor區被發揚光大,這已經跟發明此樂器的初衷沒有什麼關係了!演化生物學所強調的exaptation在人類文化史中又得到一個例證

喇叭弦的發明,原本可能是為了某種目的(或者純粹只是為了好玩而仿製Stroh Violin),但像洪堯進這樣偉大的音樂家則可以超越樂器的發明者,那一流的喇叭弦演奏可謂「近乎道矣」……

新一代的歌仔戲領奏琴師通常用六角弦代替喇叭弦。

日治時期台灣音樂家研發的「南管低音琵琶」似乎是個失敗的嘗試,反之,喇叭弦的樂器創新可能是因為削弱了低頻(具有留聲機的聲響特質),音色新穎獨特,故而廣受聽眾的喜愛。不過,如今喇叭弦也快要滅絕了

Read Full Post »

多聽悅耳音樂 心血管更順暢
繁忙、緊張的一天生活下來,何不來幾首輕鬆、愉快的音樂呢?無論懂不懂音樂,一個人總有自己偏好的音樂,可以讓自己開心起來,日前一研究發現,聽悅耳音樂不僅開心,也能順暢你的心血管。

開懷大笑 有益身體健康

美國巴爾的摩市馬里蘭(Maryland )大學醫學院研究團隊在2005年做了一個研究,發現受試者在開懷大笑時,血管擴張、血液流動更順暢,他們下了一個簡單的結論:「開懷大笑有助心血管健康」。

這一次,他們想,正面的情緒有益血管健康,那其他情緒呢?如果每個人都有自己偏好的音樂,或是討厭的音樂,那聽音樂產生的情緒,對血管有什麼影響?

不同音樂 影響血液流動

馬里蘭大學醫學院心臟研究中心副教授、也是研究的主持人米勒(Michael Miller)表示,研究對象在聽自己喜歡、愉悅的音樂時,血管內側擴張、增加了血液流動,跟「開懷大笑」的研究結果相似,但他們聽自己有壓力的音樂時, 血管是緊縮、窄化的,血液流動減少,可能有潛在的不健康反應。此研究於今年11月在紐奧良美國心臟協會年會(AHA)發表。

10名受試者 四階段測試

「讓他們選擇自己的音樂吧」,米勒說,因為個人對不同型態的音樂,有不同的反應,因此研究團隊請10名參加受試的自願者選擇自己喜歡、以及會感到壓力的音樂,這些自願者多是沒有抽菸、身體健康,7成為男性,平均年齡36歲。

研究分為4個階段,一是,聽自己喜歡的音樂;二是,聽不喜歡的音樂;三是,播放輕鬆的音樂;第四階段,則是看會引人發笑的影片。但自願者參與四個階段的順序是隨機的,並至少分別相隔一周,約花了6到8個月完成。

實驗前禁忌 不能聽愛樂

自願者要先做肱動脈血流測試(Flow-mediated dilation ,FMD),取得個人的基本值,FMD是種血管功能的測量方法及動脈硬化的早期指標,可以透過測試得知血管內側對興奮劑、運動、藥物的反應,而血管內側控制血流、調節凝結、血液稠化。

而為了不讓情緒麻木,自願者被請求至少兩周不要聽喜歡的音樂,之後參與每個階段,聽音樂或爆笑影片30分鐘,並馬上做FMD測試。

輕鬆焦慮樂 血管反應大不同

米勒說明,在愉悅的音樂階段時,自願者上手臂的血管,比基本值平均擴大了26%,比先前開懷大笑研究,擴大19%還多,而在壓力、焦慮音樂階段時,血管縮窄了6%,聽輕鬆的音樂時,血管擴大了11%,而聽愉悅音樂前後,以及愉悅、焦慮音樂間有相當明顯的差異。

好音樂類型 每個人都不一樣

研究團隊發現,多數參與者的愉悅音樂是鄉村音樂,而重金屬音樂則引起他們焦慮,那會不會是輕快、多是情歌的鄉村音樂有助於擴張心血管呢?米勒以自己為例,他欣賞的音樂橫跨搖滾、古典、爵士以及鄉村音樂,所以「每個人都不同」,但好情緒的確是有益「身心」的。

至於影響血管擴張的原因是什麼?米勒表示,腦中的化學物質「腦內啡」(endorphins)調節效應,與情緒相關,而心智的連結,醫學界需要做更多的研究,不過此次初步的研究,也許預防心血管疾病的「處方」可以再加上一項,音樂。

有趣研究 但樣本不夠

馬偕醫院心臟內科主任侯嘉殷表示,在美國心臟協會年會(AHA)研究相當多,這類「有趣」的研究很容易吸引目光,不過他提醒,由於研究人數太少、研究方法不夠嚴謹,音樂是否有益心血管、或甚至是預防心血管疾病,實在是言之過早,也遠遠不足以當作治療的指引。

今年5月高血壓日,中華民國心臟基金會暨心臟學會就特地舉辦音樂會活動,學會醫師認為聽好的音樂,也許可以放鬆心情,讓血流更順暢,也可能影響交感神經作用,間接控制血管收縮,或是美國研究團隊認為的腦內啡,不過「運動」也能達到效果,這些輔助性方法,就做個參考吧!

【2008/12/07 元氣周報】http://mag.udn.com/mag/life/storypage.jsp?f_ART_ID=165302

——————————————————————

以上這類研究近年還算滿多的,音樂會影響自主神經系統,此現象眾所皆知。

這個大家都知道的現象,從演化生物學的觀點來看,或許比較能夠得到 insight…

演奏者的情形似乎與上述的相反,尤其是西方藝術音樂的演奏者,簡直就是「犧牲小我」(參見下文的摘要),值得敬佩!

Iñesta C, Terrados N, García D, Pérez JA. (2008)  Heart rate in professional musicians. J Occup Med Toxicol. 3:16.

ABSTRACT: BACKGROUND: Very few studies have analysed heart rate (HR) with regard to music playing, and the scarce evidence available is controversial. The purpose of this study was to analyse the HR response of professional musicians during their real-work activity. METHODS: Sixty-two voluntary professional musicians (20 women, 42 men), whose ages ranged between 15 and 71 years old, underwent the test while playing their instruments in real life scenarios, i.e. rehearsals, practice and public concerts. […] RESULTS: Throughout the HR recordings, we have observed that musicians present a heightened HR while playing (in soloists, mean and maximum HR were 72% and 85%MTHR, respectively). Cardiac demand is significantly higher in concerts than in rehearsals while performing the same musical piece. The HR curves corresponding to the same musician playing in repeated concerts (with the same programme) were similar. CONCLUSION: The cardiac demand of a professional instrument player is higher than previously described, much greater than what would be expected from a supposedly sedentary activity.

另參見學生整理的一篇論文摘要與讀後感:

交響樂團職業樂手的心律變化(第19頁)

Read Full Post »

昨天終於把「音樂與鏡像神經元」的進度講完了,這個我心目中的標準模型(Standard Model)真是牽連甚廣,而且每個月都有新發展、新論文,明年上這門課的時候,大概要花六節課來講這個議題吧!

先談談Music and mirror neurons: from motion to ‘e’motion的作者,由於我負責將此文翻成中文,因此曾經跟第一作者通信數次,他真是典型的跨領域年輕學者,研究音樂的時候沒有什麼包袱,而他所在的研究機構似乎也洋溢著清新活潑的氣息,令人悠然神往:

第一作者:Istvan Molnar-Szakacs (Center for the Biology of Creativity, Semel Institute for Neuroscience and Human Behavior; Center for Culture, Brain and Development, UCLA; Laboratory of Cognitive Neuroscience, Brain Mind Institute, Lausanne, Switzerland)

第二作者:Katie Overy (Institute for Music in Human and Social Development, School of Arts, Culture and Environment, The University of Edinburgh)

Istvan Molnar-Szakacs在鏡像神經元方面的專長師承Iacoboni,特別對額下回後區(the posterior part of the inferior frontal gyrus)與文化方面的議題有興趣。

鏡像神經元的「內模仿」能力當然跟文化、學習有關,特別是所謂的inverse modelcorrespondence problem通常要學過才會。我舉了幾個例子來解釋這個「從執行成果倒推至執行步驟」觀念:

第一,讀論文的方式:讀完 abstract & introduction 之後把論文先蓋起來,想像自己是作者,設計出實驗方法。

第二,在餐館吃到佳餚:一邊吃一邊想像如何做出這道菜。

至於feedforward的觀念,或許就是寫國科會計畫時要附上的「執行計畫之前先預測成果」。

鏡像神經元系統裡面的inverse modelfeedforward,讓perception(執行成果)與action(動作執行)密切對話,其原本的功能應該是為了動作控制與動作學習,只不過後來演化成為能夠“順便”處理動作模仿、感同身受、人際互動……的系統。

好,那音樂跟這些觀念有什麼關係呢?以鏡像神經元的觀念來探討音樂,要注意什麼特點呢?

我自己想到三個值得深入思考的特點:

第一,有些音樂只有學過該音樂的人能夠欣賞,換言之,對這類音樂而言,聆聽之際必然有鏡像神經元的內模仿,若聽者缺乏此一內在演練(covert rehearsal)的能力,則不容易對這類音樂有興趣。以戲曲跟歌劇來比較,喜愛戲曲的觀眾通常都會唱戲,歌劇則不然。喜歡聽交響曲的人,通常並不會演奏或指揮交響樂團。所以西方藝術音樂似乎比較不太需要聽者具備演奏能力,特別是十九世紀的音樂,其強大的感動力具有容易普及的特點,一般人都能欣賞。這不免讓我想到:為什麼許多非西方的傳統音樂以及歐洲巴洛克時期的音樂,聽者要具備一些演奏能力才能夠欣賞?

第二,許多學者強調:鏡像神經元系統可以解讀「別人動作背後的意圖」,然而,音樂畢竟十分抽象,所謂的「意圖」與「目的」,在音樂中不一定找得到,因此,我們需要從其他的角度來思考「鏡像神經元系統在處理音樂的時候是幹什麼用的?」

我覺得可能的答案有:預測音樂的進行、在掌握音樂文法(musical syntax)的狀態下欣賞演奏詮釋的可變性(flexibility)

第三,最新最新的實驗顯示,不同的音樂面向可導致腦中「這要如何作?」的路徑(how stream; dorsal stream)與「這是什麼東西?」路徑(what stream; ventral stream)的活化。

節奏鮮明的音樂活化了「如何路徑」,可能是因為它可以引起身體運動的衝勁,甚至連節奏鮮明的視覺刺激也能活化auditory dorsal stream。反之,和聲與旋律則活化「什麼路徑」,這些音樂面向在顳上溝前區處理之後,可能與邊緣系統、眼眶額葉皮質交換訊息,而和聲與旋律的處理確實跟「這傳達了什麼情緒?」有關。

神經科學家對於音樂的研究,論文應該超過兩百篇,台灣學者要殺出重圍、提出創見,或許可以從「跨文化比較」的角度,重新切入音樂的本質——彈塗魚如此期盼著……

Read Full Post »

日前,我的一篇論文在《黃鍾─武漢音樂學院學報》2008年第4期刊出pdf檔在此bls_gb。由於該檔的圖不太清楚,以下轉貼該文的繁體版與清晰的圖

 

具有非線性邊界條件的琴弦振動:京胡「開花音」的聲學研究

蔡振家(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摘要

京胡的開花音是一種能變化音色、渲染情緒的特殊聲響,演奏方法是讓左手手指輕觸琴弦,右手用力拉出音頭,由於左手手指與琴弦之間僅有微小的距離,琴弦振動時會不斷碰撞指頭,因此能產生豐富的噪音。開花音主要由高通噪音所構成,其截止頻率約為1.7 kHz。演奏開花音時,琴弦接觸手指的時間間隔長短不定,但通常短於0.5毫秒,此測量值與其截止頻率大致吻合。

 

關鍵字:京胡、非線性邊界條件、音色、頻譜


絃樂器的發聲來自於琴弦的振動,其音高由弦的長度、密度、張力所決定,弦的兩個固定端定下了邊界條件(boundary condition)。然而,在某些絃樂器中,弦的邊界條件並非簡單的固定端,而是弦振長度隨著時間變化的非線性邊界條件。在這種情形下,琴弦的振動不再具有週期性,樂器所發出的聲音可能不再具有明確的音高,或是音高穩定但音色變幻不定。在東亞音樂中,具有非線性邊界條件的琴弦可以產生各種迷人的效果,這類的撥絃樂器包括了:印度的西塔琴(sitar)與塔布拉琴(tambura)、日本的薩摩琵琶(Satsuma biwa)與三味線(shamisen),而中國京胡的開花音也使用了這種非線性的邊界條件。本文探討開花音的聲響特徵及其發音原理,方法是以快速傅立葉轉換(fast Fourier transformation; FFT)對開花音作頻譜分析(spectral analysis)、以電學方法測量琴弦與按弦手指的接觸。

一、琴弦的非線性邊界條件

科學家對於具有非線性邊界條件的琴弦產生興趣,最早是從西塔琴開始的。西塔琴琴馬(bridge)的表面呈弧形,稱為jawari,由駱駝骨或鹿角製成(也有以象牙或金屬所制),琴弦振動時會碰觸此處。因為弦貼著弧形表面振動,當它每次上下振動時,琴弦可以自由振動的長度隨時間而變,因此具有非線性的邊界條件。對於一般的撥絃樂器而言,各個振動模式(vibration mode)彼此並不會有能量交換,但印度的絃樂器專家Raman早已指出,西塔琴的琴弦由於具有非線性的邊界條件,故能量可以逐漸從低頻泛音轉換至高頻泛音

根據科學家對於單側限制(unilateral constraint)之弦振動所建立的一般理論Burridge等人Valette先後對於西塔琴與塔布拉琴的琴弦振動進行了理論與數值模擬研究,他們發現琴弦與琴馬的交互作用可產生高頻泛音。在印度文中,琴弦透過與弧形琴馬的交互作用產生高頻泛音的機制,也像琴馬一樣稱為jawari。由於琴弦的碰撞,西塔琴的琴馬在演奏一段時間後會有磨損的狀況,弧形表面的形狀不再完美,便無法產生美妙的高頻泛音。重新調整或打磨琴馬的弧形表面,是一項專業的樂器修護工作,印度文稱為Djovari,意即「賦予生命」。

日本的薩摩琵琶也有類似jawari的構造,即其特別高大的琴柱(品),稱為sawarijawarisawari這兩個名詞在發音上的類似性,可能透露出日本薩摩琵琶與印度西塔琴的淵源關係。日本的薩摩琵琶之所以會發展出sawari的發聲構造,與其琴板的木頭材質有關。日本的樂器物理學家吉川茂曾經比較了歐洲與東亞地區絃樂器的木板,指出薩摩琵琶琴板的共鳴效果較差,這可能促使該樂器發展出sawari的發聲構造以補其不足。薩摩琵琶的琴板雖然共鳴不佳,但sawari可以將振動能量從低頻轉換至高頻,讓聲音聽起來更為顯著(人類的聽覺器官對於2-5 kHz的頻率最為敏感)。

京胡演奏技法中的開花音又稱虛實音、虎音、泛音、嘎音、炸音、人工噪音……等,在京劇老生、青衣、淨角、老旦唱腔的伴奏中具有豐富音色、渲染情緒的作用。其奏法是讓左手手指放鬆、輕觸琴弦(稱為「泛按」),同時右手用力拉出音頭,如此便能奏出強勁的噪音。由於左手手指與琴弦之間僅有微小的距離,故琴弦振動時會不斷碰撞左手手指,在琴弦上行進的波也會受到不規則的干擾,因此能產生豐富的高頻噪音。1比較了印度西塔琴與京胡開花音的琴振動,可以發現琴都會與端點附近的弧形物產生碰撞,對於撥絃樂器如西塔琴而言,這種碰撞會造成音色的變幻。對於擦絃樂器如京胡而言,這種碰撞可以產生噪音。

1:具有非線性邊界條件的琴弦,實線表示弦的靜止狀態,虛線表示振動弦在某一瞬間的位置。此弦右側為固定端(本圖中未能顯示),左側端點附近有弧形物與琴弦碰撞,屬於非線性的邊界條件。(a)印度西塔琴的琴弦振動。(b)京胡開花音的琴弦振動。此示意圖未依照實際比例繪製。

二、京胡「開花音」的運用

在中國眾多的胡琴種類之中,似乎只有京胡使用了開花音的技巧,此技巧與京劇藝術的發展有關。早期的京胡為軟弓,清代「四喜班」的琴師李四創造了硬弓胡琴,不僅演奏起來省力,較大的音量與強烈的表現力也易於討好觀眾,於是軟弓京胡逐漸遭到淘汰。中國胡琴的運弓方向大致垂直於琴板,與小提琴等運弓方向大約平行於琴板的樂器相較之下,更容易讓振動的琴弦打在泛按的左手手指上,而京胡硬弓的發明與琴弦較大的振幅,更為開花音的發展鋪平了道路。

除了京胡從軟弓到硬弓、從音量小到音量大的演化之外,開花音的使用也與京劇流派的勃興有關。譚鑫培的琴師孫佐臣有個綽號叫「孫老咚」,沈玉才曾經指出,那是因為他拉西皮的“1”和二黃的“6”音效果如同小堂鼓發出的音色,既響亮又渾厚,音質飽滿又有力,演奏方法是右手腕以爆發力拉出音頭,同時左手一指要靠攏。從這段敍述看來,孫佐臣可能已經使用了開花音的技巧。馬連良的琴師李慕良也十分擅長使用開花音,例如馬派名段《借東風》的【二黃導板】前奏中,有一個開花音(“6”音)即以左手三個指頭泛按琴弦所奏出,具有渲染情緒的作用:

【導板】過門在【導板頭】鑼鼓後沉穩而起, 亮出內弦空弦的低音“5” , 指法上沒有任何裝飾, 純淨的低音“5”顯得特別沉靜。在弓法上以小抖弓收尾音就不顯過於單調。僅兩三回合後突用“43”帶出外弦敞音“2” , 由單“3”打音轉為慢迤的連打2音。回歸平穩, 於平穩短休止後分弓、連弓並施, 用迅急的小樂句拔高到“5”, 戛然而止, 再出人意外地翻高到二黃上把位的“6”音。由於從指法上四個〔按:應為三個〕指頭由輕到重突發性地按弦, 並結合長弓猛抽, 迸發出微有炸音(泛音)的強高音, 演奏者和觀眾的情緒馬上推向高潮。馬先生經常要求配戲的演員儘量發揮, 他說: “你們把火燒旺了我正好出來。李慕良完全達到這個要求。

除了老生唱腔的伴奏適合使用開花音之外,張君秋的琴師何順信、裘盛戎的琴師汪本貞,也使用開花音來點染女性的外放情感與銅錘花臉的氣勢。另一方面,有些流派的唱腔較為內斂,伴奏基本上不使用開花音,例如程硯秋的唱腔以幽咽低回為特色,在程派的京胡教本中便有提到:旦行其他派別可以用開花音,唯獨程派禁止使用。這個禁令除了為配合程派唱腔的風格之外,跟程派伴奏較為綿密的運弓方式或許也有關係。

三、京胡「開花音」的聲響特徵

本研究以軟體Matlab來作頻譜分析與呈現圖片,圖2即為前述以三根手指泛按外弦所產生的開花音頻譜。從這個例子可以發現,京胡的開花音主要由高通噪音(high-passed noise)所構成,此高通噪音的截止頻率(cutoff frequencyfcutoff約為1.7 kHz,衰減坡度(attenuation slope)約為-80 dB/octave。開花音的頻譜成份為何以高通噪音為主?截止頻率為何是1.7 kHz?這些現象背後的物理原理都有待探討。

2:京胡開花音的頻譜圖。此音為張派(張君秋)《玉堂春》【西皮導板】前奏中的高音1,開花的音頭奏出時,左手三根指頭泛按琴弦以產生豐富的噪音。此音的主要的頻譜成份為高通噪音,此例的截止頻率fcutoff1.7 kHz

演奏開花音時,左手還可以單用一根指頭泛按琴弦,這類泛按外弦的情形有西皮把位的“5”音與二黃把位的“3”音,泛按內弦的情形則有西皮把位的“1”音與二黃把位的“6”音、“7”音、“1”音。有人把這種音稱為「虎音」,以與前述三指泛按外弦的「泛音」互相區別。通常虎音的音頭以左手泛按奏出,待右手拉弓到一半時,左手指頭再按實,右手回弓、左手揉弦,此一奏法又稱為虛實音,意即左手按弦「先虛後實」。當拉弓時左手食指泛按外弦、推弓時實按,如此拉推弓連續數次,可在同音反復中做出音色變化,常用於西皮把位的“5”音與二黃把位的“3”音,圖3顯示了這種虛實音的spectrogram,圖中的橫軸為時間,縱軸為頻率,此音的特色是噪音與泛音列交替出現:當左手食指緊按琴弦時,頻譜上可看到一系列的泛音;而當食指稍微離開琴弦產生開花音時,頻譜上的泛音變得模糊,取而代之的是散成一片的噪音。

3:京胡虛實音的spectrogram,這個二黃把位的“3”音以間歇出現的開花音來裝飾。當左手食指泛按琴弦時,頻譜上等距排列的泛音變得模糊,出現開花音特有的高頻噪音,當食指按實後,琴音又變回純淨的音色,泛音再度清晰可見,如此交替四次。此段音樂取自京胡名家燕守平講解並演奏的光碟《京胡古今名段》(中國青年出版社),針對馬派(馬連良)《清風亭》中【二黃原板】「我二老年古稀無後實慘」的伴奏示範。

四、琴弦與手指的接觸

本研究以電學方法測量開花音演奏中琴弦與手指的接觸,利用京胡鋼弦可以導電的特性,在左手食指指頭貼以鋁箔,用一個簡單的電路連結此一鋁箔與琴弦,當琴弦與手指不接觸時,此回路為斷路,當琴弦與手指接觸時此回路接通。本研究使用具有高頻取樣功能的Biopac儀器來接收電位訊號,並轉換為Matlab可處理的數位訊號。琴弦與手指接觸時訊號為0,琴弦與手指未接觸時訊號為1。此訊號的取樣頻率(sampling rate)為100 kHz,為Biopac儀器的最高取樣頻率。錄音時使用Audio-Technica品牌的AT9440麥克風,置於京胡前方約半公尺收音。

實驗中比較了外弦在兩種空弦音高之下的開花音:714±5 Hz880±5 Hz,測量開花音的fcutoff,並參照食指與外弦接觸的時間間隔分佈情形,以找出兩者的關連。開花音的演奏由筆者擔任,左手食指泛按於西皮把位的“5”。圖4是兩種定弦下的開花音之頻譜,其高通噪音的截止頻率約為1.7 kHz,衰減坡度約為-80 dB/octave

4:兩個開花音的頻譜比較,由食指泛按外弦的西皮把位“5”音所產生,空弦的音高分別為880 Hz714 Hz。在1 kHz以下有兩個頻譜尖峰,以標示。

雖然這兩個開花音的主要頻譜成份為高通噪音,但在1 kHz以下仍有兩個次要的頻譜成份。表1比較了空弦的音高、最強頻譜成份的頻率(fa兩個低於fa的頻譜尖峰之頻率(fb, fc,列出其相對比值。可以發現,fa fb 2:1 的關係,但其他幾個頻率之間並沒有固定的比例關係。值得注意的是,圖2所示的「以三根手指泛按外弦所產生的開花音頻譜,雖然沒有明顯的頻譜尖峰fb = fa/2,但卻有fc = 620 Hz,此一頻譜尖峰似乎是開花音的另一個特徵。

1:京胡開花音的各個頻率關係

 

空弦
音高 

最強頻譜成份
之頻率fa

兩個低於fa的頻譜
尖峰頻率fb, fc

頻率(Hz

相對比值

714

1

1780

2.5

890, 600

1.25, 0.84

頻率(Hz

相對比值

880

1

1880

2.14

940, 623

1.07, 0.71

演奏開花音時的「左手食指琴弦」接觸情形如圖5所示。在食指剛開始泛按時(第0.2秒附近),這兩者的接觸尚不密集,但在接下來的開花音中則密集接觸,等到食指逐漸按實(第0.4-0.6秒),琴弦越來越緊貼食指,兩者的碰撞再度逐漸稀疏。圖5亦將0.271-0.275秒的「左手食指琴弦」接觸情形放大顯示,可以觀察到開花音出現時,琴弦接觸手指的時間間隔D長短不定,但似乎皆短於0.5毫秒。為了證實這一點,筆者將開花音出現期間,D的頻度分佈做了統計,如圖6所示。在兩種不同的空弦音高(714 Hz, 880 Hz)之下,D的頻度分佈都有類似的趨勢,也就是以D < 0.1毫秒占較多數,D越大,其出現的次數越少。空弦音高為714 Hz時,開花音的D之上限為0.46毫秒;空弦音高為880 Hz時,D之上限為0.41毫秒。由於開花音的截止頻率約為1.7 kHz,我們很自然會猜測:琴弦接觸手指的時間間隔應該都短於1/1.7 kHz 0.6 ms,雖然實際測量到的D之上限值(0.41 ms, 0.46 ms)比這個預期值略低,但差異不大。

5:西皮把位外弦泛按“5”音產生開花音時琴弦與手指的接觸,外弦空弦音高為880 Hz。上圖顯示從食指泛按拉出音頭一直到食指按實的接觸情形,下圖則將上圖局部放大,顯示從0.271秒至0.275秒的密集接觸,每兩次接觸之間的時間D長短不定,但通常短於0.5毫秒。

6:琴弦與手指每兩次接觸之間的時間間隔D之頻度分佈。此圖的統計範圍為開花音出現的0.14秒之內。

五、結論

在許多民間音樂與流行音樂裏面,妥善地運用噪音是將音樂賦予神采的重要手法,不管是中國戲曲花臉的炸音,或是搖滾樂電吉他的扭曲音(distortion),這種撕裂的音色都是樂曲中不可或缺的佐料。開花音是在京胡上產生噪音、控制噪音的獨特演奏技巧,本研究首度以頻譜分析與電學方法來探討它的音色與琴弦振動,發現開花音的主要頻譜成份是高通噪音。琴弦與左手食指的接觸並不具有週期性,但兩者接觸的時間間隔似乎總是短於0.5毫秒,這個現象與開花音高通噪音的截止頻率fcutoff約為1.7 kHz大致相符。本文作為開花音聲響特徵與琴弦振動的初步研究,目前仍無法以物理模型來解釋這些現象與測量值。未來針對開花音的研究,可能需要模擬弓毛與琴弦、琴弦與指頭的交互作用,才能夠預測開花音的截止頻率,以及琴弦與指頭的接觸。

本研究的初步成果曾經發表於第四屆美國聲學協會及日本聲學協會聯合大會(4th Joint Meeting of the Acoustical Society of America and the Acoustical Society of Japan,夏威夷壇香山,2006.11.28-12.2),該次會議的音樂聲學領域中有一個主題是「東、西方樂器的比較」,會議中的跨文化交流十分有趣。我在口頭報告中介紹了京胡的開花音,英國愛丁堡大學物理系的Murray Campbell教授私下跟我討論時指出,歐洲的擦絃樂器hurdy-gurdy(絞弦琴、搖弦琴、手搖琴)也有類似於開花音的演奏技巧。而提琴類樂器在演奏強音時,琴弦也有可能跟指板產生碰撞而改變音色(圖7)。展望未來,針對具有非線性邊界條件琴弦振動的研究,也許可以比較世界各地絃樂器類似的演奏技巧與音色。

7:小提琴與中提琴合奏出的開花音。在Mozart的第36號交響曲第三樂章第46小節,由第二小提琴與中提琴以顫弓所奏出的D4音,演奏此音時的琴弦振動可能較強,與指板碰撞,而導致音色變化。此圖的灰色部份顯示此音後半部份的頻譜,此際琴弦未與指板碰撞,具有正常的音色,而此圖的黑色線條顯示此音前半部份的頻譜,此際琴弦與指板碰撞,額外產生了6-11 kHz的高頻噪音。此圖根據Carlos Kleiber指揮維也納愛樂的現場錄音(1988)分析。

String vibration with nonlinear boundary condition: an acoustical study of “blossoming tones” produced by the junhu

TSAI Chen-gia (Graduate Institute of Musicology,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Taipei, Taiwan)

Blossoming tones of the jinhu are produced with a special touch technique of the left hand, and a chaotic behavior of string vibration arises from a nonlinear boundary condition with unilateral constraints. The spectra of blossoming tones mainly comprise high-pass noises, with the cutoff frequency of approximately 1.7 kHz.

Keywords: Jinhu, nonlinear boundary condition, timbre, spectrum

<!–[if !supportEndnotes]–>

<!–[endif]–>

Raman, C. V. “On some Indian stringed instruments.” [J] Proceedings of Indi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7:29-33, 1922.

Cabannes, H., Citrini, C. “Vibrations with unilateral constraints.” [J] Euromech. 209, Como, 1986.

Burridge, R., Kappraff, J., Morshedi, C. “The sitar string, a vibrating string with a one-sided inelastic constraint.” [J] SIAM Journal on Applied Mathematics. 42(6):1231-1251, 1982.

Valette, C. “The mechanics of vibrating strings.” [M] In: Mechanics of Musical Instruments (edited by A. Hirschberg, J. Kergomard and G. Weinreich), Springer-Verlag, pp. 115-184, 1995.

Fujise, A., and Yoshikawa, S. “Model experiments on the ‘sawari’ mechanism: vibrational behavior of a string with a moving boundary.” [M] In: Proceedings of the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Musical Acoustics, pp. 96-99, 2004, Nara, Japan.

Yoshikawa, S. “Acoustical classification of woods for string instruments.” [J] The Journal of the Acoustical Society of America. 122(1): 568-573, 2007.

王彩雲:《綠綺譜韻——京胡演奏與技法研究》[M],中國文聯出版社,2006

蔣莘. 我跟沈玉才老師學琴[J]. 中國京劇, 2004,(08) 30-31

孟兆禎. 善於繼承 敢於革新——贊李慕良京劇音樂的創新成就[J]. 中國戲劇, 1997,(06) 37-39

萬瑞興、王志明:《程派唱腔琴譜集》[M],人民音樂出版社,第v頁,2004

蔡振家:〈野性的呼喚——淺談音樂中的嘈雜音色〉[J],載《物理雙月刊》295期,200710月號,頁917-919。網址http://psroc.phys.ntu.edu.tw/bimonth/detail.php?year=2007&vol=29&no=5&cpid=159

Tsai, C. G. “Inharmonic sounds of bowed strings in Western music and Beijing opera.” [J] The Journal of the Acoustical Society of America. 120(5): 3119-3120, 2006.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