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08 年 11 月

課程進行到此,關於音樂認知的「標準模型」似乎已經呼之欲出了,其實這個模型跟美學家所提出的「移情」很類似,只不過加上了近年的神經科學新知,使得音樂審美的移情機制有了實證基礎,不但變得更有說服力、補充了一些細節,更遙指一些廣泛的議題(例如跨物種的比較),有待未來作進一步的探討。

本週給同學們念的論文是我的譯文與導讀,刊登於《關渡音樂學刊》第8期,我所翻譯的論文是

Istvan Molnar-Szakacs and Katie Overy. (2006). Music and mirror neurons: from motion to ‘e’motion. Social Cognitive and Affective Neuroscience 1(3):235-241.

我的「導讀」漏了一個參考資料,在此補上(下文粗體字的部份):

—————————————————————–

腦內模仿:〈音樂與鏡像神經元:從運動到情緒〉導讀

蔡振家(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如果要舉出一個當代神經科學的代表性突破,則於1990年代發現的鏡像神經元(mirror neuron)應該當之無愧。神經科學家Ramachandran (2000)曾經大膽預測,鏡像神經元之於心理學,就好像DNA之於生物學一樣,提供了一個可以解開許多亙古謎團的架構。Gallese (2001)則強調,鏡像神經元的發現,有助於從認知神經科學的角度來解釋移情(德文Einfühlung、英文empathy,又譯為「同理心」或「神入」)。

自己在作某項動作或觀察另一個體在作類似動作時,鏡像神經元都會活化。最重要的鏡像神經元系統,係由大腦中位於額葉與頂葉的兩個特定腦區所組成。在大腦的外觀上,額葉與頂葉之間有個明顯的鴻溝:中央溝(central sulcus),位於中央溝之前的額葉主司運動、計畫、決策等,皆與神經系統所負責的自主行動有關,位於中央溝之後的頂葉可匯整外界傳入的各種感官訊息,如:觸覺、視覺、聽覺等,進一步處理為高階的訊息。位於額葉與頂葉的鏡像神經元,在「執行╱觀察」動作時密集對話,讓「運動╱知覺」連為一體,也消弭了「自我╱他人」的鴻溝。

鏡像神經元的運作原理,簡單說來,就是以自身的內在動作模擬,去揣度他人動作背後的企圖或情感意涵。審美心理學家Lipps (1903)早已指出,移情是對於他人動作的內在模仿,「當我看著一位表演特技者在走鋼索時,覺得自已就在他體內」。移情或內在模仿等觀念,可以從認知神經科學的角度來重新思考。繼承了過去認知心理學的知識以及概念,認知神經科學的一個中心議題是:從外界或體內傳來的各種訊息,如何在大腦中形成表徵(representation)。知覺訊息的神經表徵,通常都位在頂葉、枕葉、顳葉等,例如右側顳葉的初級聽覺皮質(primary auditory cortex)對於刺激音的神經表徵,具有隨聲響特徵排列的特性:高音所活化的腦區較偏外、前側,低音所活化的腦區較偏內、後側。有實驗顯示,這把「音高之尺」每隔兩釐米即相當兩個八度音程(Engelien et al., 2002)。然而「額葉—頂葉」鏡像神經元系統的發現,則帶來一個新的觀點:傳統上被認為主司運動的額葉,也用來表徵外界的視聽刺激,方法是將產生此一視聽訊息的動作在腦中模擬一遍。

在以下的〈音樂與鏡像神經元:從運動到情緒〉譯文中,作者Istvan Molnar-SzakacsKatie Overy藉由縝密的文獻分析與推理指出,鏡像神經元能夠解釋音樂對人的深刻影響。音樂的認知經常跟運動息息相關,聆聽他人演唱或演奏時,鏡像神經元系統讓我們自然而然產生內在哼唱(covert humming)與運動想像(motor imagery)等腦內模仿,並透過腦島(insula)等聯繫皮質(cortex)與邊緣系統(limbic system)的樞紐,為這些動作染上情緒的色彩。文中強調了音樂的階層式組織(hierarchical organization)跟語言、運動類似,而且三者共享一些神經資源,特別是左側額葉的布羅卡區(Broca’s area)及其在右腦的對應區域。

從神經解剖學的觀點來看,被某些學者歸類為「情感鏡像神經元系統」(affective mirror neuron system)的腦島前區與前扣帶回(anterior cingulate)裡面,確實有些較特別的神經元,伸出了長長的軸突,將前額葉、顳葉、邊緣系統緊密相連,讓它們之間的訊息傳遞更為快捷、直接,這種神經元稱為spindle neuron (von Economo neuron)。有趣的是,原本spindle neuron只在人猿科(hominid)的腦島前區與前扣帶回中被發現(Nimchinsky et al., 1999),但最近也在大翅鯨(humpback whale)的相同腦區中觀察到它的存在(Hof and Van der Gucht, 2006)。大翅鯨具有複雜的歌曲文化(Payneand McVay, 1971)、大猩猩與黑猩猩具有打擊樂文化(Fitch, 2006),這些動物跟人類一樣,在情感鏡像神經元系統中都有spindle neuron作為聯繫運動、知覺、情感的樞紐,由此似乎可以看出音樂的神經基礎與藝術特質。

音樂與語言的相似性與相異性,在音樂學領域中已有許多討論,然而從生物演化的角度來看,這兩者都應該被納入更廣泛、更原始的「運動功能」中重新思考。演奏(唱)與說話作為特別精密而複雜的運動,它們都被文化所塑造,經由人與人的互相模仿而代代相傳。模仿聲音的能力似乎是人類天生就有的稟賦,這個本能是如此地強烈,以至於在聆聽音樂時,身體經常會不由自主地跟著運動,視覺刺激則較少能達到這種「誘發模仿」的效果(臉部表情除外)。由此看來,透過視覺或聽覺來模仿動作,這兩者似乎有著根本的差別。

人類腦中掌管模仿的神經迴路,原本並不是專門為了模仿之用,而是為了動作學習與動作控制。動物在學習動作時,十分仰賴感覺回饋(sensory feedback),尤其是肌肉、肌腱、關節等在不同狀態時所產生的本體感覺(proprioception)。此外,舞者在模仿舞姿時還需要一面大鏡子,以便比較自己與老師的動作。由於在鏡中可以看到自己的全身,本體感覺便有充份的機會跟視覺資訊產生聯繫。動作控制與關聯式學習(associative learning),是模仿的類化理論(generalist theories of imitation)的兩大支柱(Brass and Heyes, 2005)。然而,聲波與光波具有不同的物理特性,透過聽覺來模仿動作(例如:說話、演奏樂器)遠比透過視覺方便得多,因為我們不需要打磨出「聲音之鏡」擺在身旁,便能毫不費力地聽到自己所發出的聲音。本體感覺、前庭感覺(vestibular sense)與聽覺資訊的連結,可能早在我們牙牙學語、蹣跚學步的時候,即已深印於腦中(Phillips-Silver and Trainor, 2005)。展望未來,從鏡像神經元的觀點來解釋音樂認知,可能還需要結合動作科學(movement science)與有關小腦的知識,此一理論才能夠趨於完備。

 

參考文獻

Brass, M., and Heyes, C. “Imitation: is Cognitive Neuroscience Solving the Correspondence Problem?” 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 2005;9(10):489-95.

Engelien, A., Yang, Y., Engelien, W., Zonana, J., Stern, E., and Silbersweig, D. A. “Physiological Mapping of Human Auditory Cortices with a Silent Event-Related fMRI Technique.” Neuroimage 2002;16(4):944-53.

Fitch. W. T. The Biology and Evolution of Music: a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Cognition. 2006;100(1):173-215.

Gallese, V. “The ‘Shared Manifold’ Hypothesis: from Mirror Neurons to Empathy.” Journal of Consciousness Studies 2001;8(5-7):33-50. 

Hof, P. R., and Van der Gucht, E. “Structure of the cerebral cortex of the humpback whale, Megaptera novaeangliae (Cetacea, Mysticeti, Balaenopteridae)”. Anat Rec (Hoboken). 2006;290(1):1-31.

 

 

Lipps, T. “Einfühlung, innere Nachahmung, und Organenempfindung.Archiv für die Gesamte Psychologie, vol. 1, part 2. Leipzig: W. Engelmann, 1903.

Nimchinsky, E. A., Gilissen, E., Allman, J. M., Perl, D. P., Erwin, J. M., and Hof, P. R. “A Neuronal Morphologic Type Unique to Humans and Great Apes.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999;96:5268-5273.

Payne, R. S., and McVay, S. “Songs of Humpback Whales. Science 1971;173:585-597.

Phillips-Silver, J., and Trainor, L. J. “Feeling the Beat: Movement Influences Infant Rhythm Perception.” Science 2005;308:1430.

Ramachandran, V. S. “Mirror Neurons and Imitation Learning as the Driving Force behind ‘the Great Leap Forward’ in Human Evolution.” Edge 69, May 29, 2000.

 

Read Full Post »

我昨天到台灣戲曲學院參加「戲曲創新教學工作坊」,台上的老師跟學生都很優秀,但令我最驚訝的卻是台下熱情的與會觀眾。
在最後的座談會中,與會人士踴躍舉手發言,一個個國中小老師道出對於戲曲的關切與教學的熱忱,這不禁讓我想到,以前也曾經教過小學的布袋戲社團、國中的歌仔戲社團。

現在要推廣戲曲,有時候可能要「非傳統」一點,例如我這學期上「戲曲音樂」的課,第一周就給同學們看這段「違規停車遭到拖吊:歌仔戲版」。

以上影片已經算是很有趣了,不過在Youtube的點閱率當然遠不如「星光三班」拉拉所唱的「身騎白馬」:

我也喜歡拉拉所改編的「丟丟銅仔」:

昨天還有一位與會人士提到一則新聞「台灣戲曲演員楊舒晴甄選入太陽劇團」

[自由時報2008-11-26] 記者郭顏慧/礁溪報導

佛光大學藝術研究所一年級學生楊舒晴擅長京劇,今年獲選為太陽劇團演員,成為團內唯一一位女性台灣演員,校方今晚將舉辦歡送晚會。
從小對京劇具有濃厚興趣的楊舒晴,小學五年級就到復興劇校國劇科學習,大學就讀文化大學國劇系,畢業後考上佛光大學藝術研究所,並同時於台北新劇團工作,近二十幾年的苦練造就一身柔軟身段。
楊舒晴說,2006年7月時,她得知太陽劇團在甄選團員,當時她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報考,但一年多來都無下文,直到上月底接獲劇團通知入選,為期一年,明年元旦預定於美國拉斯維加斯登台首演,楊舒晴相當興奮,她相信往後一年的演出經驗將為自己加分不少。
昨天楊舒晴在校園內演出一段精采的刀馬旦摺子戲,令在場圍觀師生大呼驚奇,藝術研究所所長林谷芳說,太陽劇團成功結合藝術和雜技,因而聞名世界,這次楊舒晴順利通過四關考驗進入劇團,證明了她的特質與實力。

下面這個新聞的標題,還真應了《沙家濱.智斗》中的一段唱詞「我佩服你沈著機靈有膽量,竟敢在鬼子面前耍花槍。 若無有抗日救國的好思想,焉能夠捨己救人不慌張!」

研究生耍花槍 躍上太陽劇團
【聯合報╱記者羅建旺/宜蘭縣報導】2008.11.26

享有全球盛名、明年將來台灣演出的太陽劇團在全世界徵才,十歲就學京劇的佛光大學藝術研究所學生楊舒晴,成為台灣首位入選女團員,明年要在美國演出四百七十六場,昨天她興奮地說:「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卅三歲的楊舒晴也是文化大學戲劇系兼任教師,學生時主修刀馬旦,但她多元學習,京劇外還學歌仔戲,現代舞也跳得好。
太陽劇團前年在台徵選具京劇底子的演員,卅人報名,廿人通過初選。抱著一試自己到底有多大能耐的楊舒晴,一關拚過一關,取得成為團員的資格。
「決選從上午九時考到晚上七時,分自選動作、指定動作、武術對打、即興演出四關,採淘汰賽,過一關人就少了一些」,楊舒晴是最後七名入選者唯一的女性,當時心裡興奮大叫「哇!」
「入選不等於是團員」,楊舒晴說,等演出通知直等到上月初才接獲劇團電話,請她參與新秀「KA」的演出,讓她十分欣喜。
楊舒晴與劇團簽了一年約,本月卅日先飛到加拿大,接著到美國集訓,明年元月起在拉斯維加斯演出一整年,「為了專心演出,學業與事業都將暫停。」她說,太陽的演出所得其實沒有外界想像得好,「每場演出三千元,食宿交通自理」,但她認為這是難得的經驗。
「她是鞭子裡出來的。」佛光大學藝術研究所教授林谷芳說:「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楊舒晴的成果是辛苦努力、嚴格訓練來的。」
佛光大學今晚要以匯演方式歡送楊舒晴,演出時間是今晚七時到九時,地點在佛光大學懷恩館B1國際會議廳,免費入場。

Read Full Post »

本週的主題是音樂與動作的關係,牽涉到舞曲與指揮。

《腦袋裝了2000齣歌劇的人》第262頁提到,有些動物的節奏感不錯,例如名為「雪球」的葵花鳳頭鸚鵡,牠聞樂起舞的影片便十分有名。

以下的影片除了「雪球」的表演之外,還有其他的鳥也來共襄盛舉,牠們跟著音樂節拍動作的同步性不盡相同,關於這種同步性的量化研究,可參見:

Patel, A.D., Iversen, J.R., Bregman, M.R., Schulz, I., & Schulz, C. (2008). Investigating the human-specificity of synchronization to music. In: Proceedings of the 10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Music Perception & Cognition (ICMPC10), August 2008, Sapporo, Japan. K. Miyazaki et al. (Eds.), Adelaide: Causal Productions, pp. 100-104. (paper-pdf) Video examples: (original YouTube video – 108.7 BPM) (Experiment-106 BPM) (Experiment-125 BPM) (Experiment-130 BPM)

鸚鵡也會beatboxing!

鳥的二重唱

Read Full Post »

台大校慶 & 前進百大

最近因為台大校慶,網路上有篇文章受到矚目:楊照〈台大,最大,獨大〉,法蘭西實驗室發出了對此文的批評:〈敬答台大,最大,獨大

以下讓我來針對批評中提到的兩點,說說自己的想法吧。

台灣許多學校的設備平心而論並不差,但是人事費用卻是寒酸的可以。拿學者薪水來說,我覺得這是非常重要的問題,卻幾乎沒有人去觸碰。敝研究所號稱全美最大的公家研究機關,我們剛升上去的年輕研究員(大概相當於大學副教授的地位,助理教授那種小咖就不提了XD)薪水算低的,月薪大概可以拿個一萬美票,合台幣三十多萬。如果是去名校如哈佛耶魯,依照個人造化,錢只會增不會減(也就是絕對比三十萬要多)。而台大呢(或其他台灣名校)?受限於公務人員身分,薪水大概十萬多就要偷笑了吧,林林總總加給也多不到哪裡去。當然你可以說,台灣物價低廉,錢要打個折,但是阿娘呀,台北可不便宜呀。無論如何,我們給學者的錢在世界各大學的眼中來看,都算是寒酸的可以了,看倌倒是告訴我,學術有成的人,如果不是為了強烈的愛國心與思鄉情懷,誰會去台大?這樣台大是要怎樣「國際化」讓世界級的學者青睞?所以說,妳給一般大學的錢,成就一般大學的地位,這也很合理嘛。

談錢是很膚淺也很現實的問題。要辦好一所學校,當然不是錢砸下去就好了,錢要怎樣好好用也是一門很大的學問。舉個例子來說,法國的巴斯德研究所,經費絕對比不上敝「世界最大最有錢研究所」,更別說我在那裡的時候,全免疫部門的人要搶著用三台flow cytometry耶,但是呢,人家今年硬是給妳拿下諾貝爾生醫獎,而敝所呢,許多儀器讓你用到爽,但什麼時候拿過諾貝爾獎,我好像沒什麼印象。不過呢,好的研究,妳錢不砸下去就連想都別想。

我的看法是:錢太少辦不了事,而錢多也不一定就贏(我在上戲曲音樂課程時常半開玩笑地說:花費巨資的戲曲製作幾乎是有品質保證,一定是爛戲!)

給了太多錢之後,教授們為了寫計劃書、拼經費的執行率,甚至有可能會耽誤研究與教學。

台大現任校長對於文科的重視、實質的挹注,許多人都有目共睹。然而對於文科而言,因為不太需要龐大的實驗費用,到底應該怎麼花錢才能夠真的提昇學術水準,也就成為我難以一窺堂奧的學問。

主其事者要有一定的眼光,幫助台大發展出自己的特色,這樣的論點我很認同,但是關於方向上面,我跟楊先生的看法恐怕是南轅北轍。事實上,我認為台大的許多主事者可能已經很盡力的在做他們本分該做的事情了,但是台灣的學術界有一個很糟糕的傳統,就是因為怕得罪人,所以不敢把資源分配給真正做的好的人,結果是到最後壞的淘汰不掉,好的無法全力發展,這一點,恐怕才是讓台大(也是台灣許多學校)發展不出特色的因,而楊先生連提都沒提。

對於楊先生痛心疾首的台大輕人文,其實這一點我倒很認同。我認為文史哲與社會學相關學科確實非常重要,我們在這些學科上面的經費不應該被排擠。但是另外一個問題來了,這些學科要如何讓他們茁壯?或者,你培養了許多優秀的學生與學者,他們將來要做什麼?

我知道台大有的系所不怕得罪人,真的讓一些表現不佳的副教授「進入解聘程序」,但也有的系所包袱沈重,改革困難。

至於最後一個問題,我的確深有同感。提昇所有大學生的人文藝術素養才是真正迫切的,我自己的教學方向也越來越朝此擺盪。

最後,我必須對於楊照〈兩個數字,一場災難〉的一個觀點表示認同:進了百大又怎樣?不進百大又怎樣?

很現實的一件事,看這種排名,不管總共排了多少名,真正會被注意,真正有意義的,只有最前面幾名,頂多加上最後面墊底的。台大追求拿九十八名或八十九名,要給誰看,對台大的「國際名聲」有什麼幫助?

《泰晤士高等教育增刊》今年的全球大學排名,台大退步到124名,主秘表示「這項排名印象分數很重要,台大會繼續加強國際學術交流合作,提升國際間的知名度。」

其實,台大在印象分數上早就佔了很大的便宜不過,這樣所獲得的「國際名聲」有什麼意義呢?(參見本部落格的另一篇文章

根據我的「平常心」原則,一所大學(或是一個教授)的教學研究實際上是什麼水準,它就會是什麼水準,跟隨這個水準就會有相對的國際名聲,絲毫強求不得想要「砸錢拼世界排名」反而有可能自亂陣腳。

卯足勁將「乾坤大挪移」往上練幾層,威力固然強大,但後果請自行負責

張無忌的知足隨緣,倒是值得學學。

Read Full Post »

昨天上課時講到「音樂情緒的認知可以跨越物種之間的界線」,於是播放了我很喜愛的一部紀錄片《駱駝駱駝不要哭》。

剛剛 Google 了一下,發現幾則不錯的資料:

這部片子在影評界,大抵上得到還算不錯的評價,認為這片風格清新溫暖,沙漠風景的壯麗悅目,游牧民族的樸實單純與動物的可愛,都相當吸引人。然而,一份相當有重量的左派媒體,卻未給於過高評價,影評家認為,導演的手法過於煽動不實,能成功地利用觀眾的無知、對異國情調的浪漫想像,以及動物的純真可愛,而引起廣大的同情與好感。
隨著年齡的增長與對事情態度的改變,漸漸發覺此等來自專家的嚴苛評論,有其缺失與盲點。作為一部紀錄片而言,不論是技巧或者是表達方式,這位蒙古導演確實有其限制與狹隘之處。然而,有更多高級知識份子拍出來的電影或是紀錄片,卻又過於著重哲學思維與影像呈現的表達問題,反倒失去一部影片作為藝術創作本可具有的單純美感與直接的力道,而當創作者太過注重在影片本身的品質時,有時反倒忽略作品能帶給觀眾什麼樣的收穫與感動。
(引自http://blog.roodo.com/chloeparis/archives/20520.html)

有兩位慕尼黑藝術學院的應屆畢業生──33歲的蒙古女導演琵亞芭蘇倫戴娃(Byambasuren Davaa)和同班同學路易吉法洛尼 (Luigi Falorni) ──想合拍一部關於蒙古「馬頭琴」的記錄片,他們深入了浩瀚的蒙古大戈壁,與這個遊牧家庭相遇了,意外目睹了這深摯感人的真實故事,並用電影的手法捕捉了沙漠中人與自然,人與動物的溫馨畫面,拍成了《駱駝駱駝不要哭》這部片子。
(引自http://www.wretch.cc/blog/hsiashu/4493270)

看過「小黃狗的窩」之後,我想水草豐美的畫面之外,是游牧民族踏實面對生活裡一切現實的考驗。
這是一部由外蒙古與德國共同合力拍攝的片子,導演為外蒙古人,稍早的「駱駝駱駝,別哭泣」正是她的作品。
片名雖是「小黃狗的窩」,但全片卻透過一隻小白狗與蒙古小女孩之間的情誼,帶出草原民族對於生命的獨特想法。 在草原上逐水草而居的生活,並不全然是浪漫美麗的,生活的底層是交疊的冒險、拼搏所組成,但她們對於土地的敬重與生命的重視卻是如此動人。
(引自http://annamyanna.pixnet.net/blog/post/11763667)

Read Full Post »

2008台灣音樂學論壇

2008台灣音樂學論壇於今天圓滿結束,這個研討會從2005年至今已經舉辦了四屆,其中我參加了三屆。由於我的論文題目都不太具有本土音樂的色彩(而是偏向自然科學),因此,發表論文時通常跟研究西樂的學者排在同一場次。
這樣的經驗,也使我今年特別想要談談電吉他的破音、重金屬音樂的死吼……。

「西樂 = 西方藝術音樂」當然是個錯誤的觀念,不過,台灣的音樂學家確實較少談論非屬 “藝術音樂" 的西樂。在台灣民間戲曲界裡面,1930至1980年代之間較有影響力的西樂,多半都不是所謂的藝術音樂,而現在大學生愛聽的西樂,似乎也以流行、爵士、搖滾等為大宗(根據我在通識課的觀察)。有趣的是,這類音樂卻很少成為台灣音樂學者談論的主題、樂理課程的材料、考試的出題範圍。

來點不一樣的吧!昨天我在研討會介紹了死亡金屬中的死吼,血腥、暴力的主題再加上我所播放的活體聲帶振動影片,不免讓我的報告略嫌聳動。

後來有位老師跟我說,聲帶振動的影片真的很棒,而更有趣的則是整個「跨文化比較」的路數。
說真格的,我把幾個「吼叫式音色」的例子並列(京劇架子花的炸音、京胡的虎音、電吉他的破音、重金屬的死吼),未嘗沒有「少林獅子吼」的用意……

發表論文用的ppt檔

Read Full Post »

這個議題好像有點大,本週與下週的課堂上都會討論。
簡言之,我認為音樂影響聽者情緒的三個基本機制為:

(1)音樂模仿情緒表現(expression of emotion),讓聽者產生「內模仿」(經由 mirror neuron system 的作用),從而有了該情緒。
本週舉的例子是「嘆氣音型」,樂曲中若一直出現這樣的音型,聽者可能會在腦中演練嘆氣,於是便有了悲傷之情。
另外,模仿快速心跳的音樂也能提高聽者的警醒程度(arousal level),恐怖片的「咚—咚—咚…」音效或戲曲的「緊打慢唱」(梆子打一小節一拍),都有可能讓我們的腦島(insula,內臟感覺在這裡處理)以為自己的心跳加快,從而進入交感神經興奮的狀態。

(2)音樂藉由自成系統的基模或文法,在內行的聽者腦中引起預期、懸宕、解決、意外、遙遠、神秘、頓悟…..等情緒。
倘若不知道該樂種的基模或文法,外行聽眾便不易對其音樂有情緒反應。

(3)音樂勾起情境回憶(episodic memory),彷彿回到往日某一事件的情緒之中。

本週還討論到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為什麼感人的音樂常常是悲傷的?
人們喜歡快樂的音樂,這毋需解釋,反之,由於悲傷屬於負面的情緒,因此「聽眾會受到悲傷音樂所吸引」這個現象似乎不太容易解釋。
有同學提到:該其他國家比較起來,台灣的流行歌曲排行榜前幾名裡面,跟「失戀」有關的歌曲所佔的比例偏高。

本週課堂上提到了幾個可能性:
(1) 悲傷音樂可以讓陷於哀痛的人抒發情緒,由於歌曲好似唱出了自己的辛酸,故能得到宣洩。這需要對於歌聲的「內模仿」或「再演練」(re-enactment),才能夠讓聽者有「對別人唱出心事」的錯覺。社會性的動物應該都有這種「陷入困境時向同伴訴苦」的傾向,酬賞系統(reward system)應該會鼓勵這樣的作為。
Ex: 薩克斯醫師在《腦袋裝了2000齣歌劇的人》第25章提到:親友過世可以讓人變成一具行屍走肉,而音樂可以宣洩哀痛,「讓人重新活過來」。
(2) 同病相憐:「我很慘,不過這位歌手聽起來也很不幸,所以我覺得自己並不孤單」。
(3) 幸災樂禍:「別人的痛苦就是我的快樂」(藏鏡人)。

我當然最相信第一個解釋,第三個解釋似乎難以令人信服——不過,為什麼有人愛看恐怖片與災難片呢?

Read Full Post »

音樂界聲明

Read Full Post »

戲曲中的大腦疾病

蔡振家(2008)〈浪漫化的瘋癲-戲曲中的大腦疾病〉,《民俗曲藝》(TSSCI)第161期,頁83-133

前 言
一、瘋癲症狀與戲曲程式
㈠ 症狀的表現
㈡ 精神異常狀態的代表
二、以大腦疾病所塑造的經典戲曲人物
㈠ 孫悟空與妥瑞氏症
㈡ 杜麗娘與躁鬱症
㈢ 英雄病史中的配角
結 語

這是我最為難產的一篇論文,從構思到上個月的正式出版,歷時大約八年難產的原因有很多,主要是因為大腦疾病牽涉甚廣,想要全盤掌握,似乎有點超出了我的能力範圍,然而這個議題又很吸引我,於是斷斷續續地寫了又改改了又寫,要不是後來看到《民俗曲藝》關於「身體藝術與社會」的徵稿啟事而決定「作個了斷」,這篇論文可能到現在還沒定稿呢!

漫長的寫作過程中發生了幾個有趣的事情當我跟朋友提到「杜麗娘可能是躁鬱症患者」時,通常崑曲戲迷都不太高興,不過,當我在STS虛擬社群的醫療版貼文,述及「孫悟空可能是妥瑞氏症患者」時有妥瑞氏症患者家屬留言支持我的觀點,從他們的字裡行間不難看到妥瑞氏症在社會上所受到的歧視與誤解

有一次跟喜愛音樂的精神科醫生聊天,談到〈浪漫化的瘋癲-戲曲中的大腦疾病〉論文大意時,他馬上提醒我:這篇論文也許能為這類疾病「去污名化」,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讓我更知道怎麼寫「前言」了

再來是陳芳英老師的〈從《療妒羹》看〈題曲〉,試論折子戲與抒情美典的關係〉一文,點出折子成為獨立於全劇主題之外的「亞文本」(subtext),使劇作出現了某種罅隙,「似乎在文本敘述之中,有甚麼令人不安、甚至暴亂的、文本情節無法掌握的東西,正在文本底層閃爍、集結」這使我對於「症狀╱病史」的關係有了新的體悟,於是在論文稿中新增了「英雄病史中的配角」這部份

為了寫「英雄病史中的配角」,我又發現夏志清先生對於《西遊記》的精彩論述,對照於現實的學院政治,不禁感慨係之,下筆也就更為痛快了!

以上就是這篇論文的一些寫作過程,當然,最後審稿者給的意見也非常有趣,但這裡就不方便說了

Read Full Post »

非要「側耳傾聽」不可嗎?

「生物音樂學導論」的進度已經進入了神經音樂學,上週開始讀《腦袋裝了2000齣歌劇的人》,首先是第11章講的雙耳聽力,裡面提到:兩耳正常的我們,總以為聲音的立體是理所當然的,後天單耳喪失聽力的人,可以藉由改變頭的傾斜角度來建構音樂的空間感。

我覺得這符合聲波繞射的物理原理,是很有趣的現象。不過,先天只有單耳聽力的人,未必都會試圖去建構音樂的空間感,這個發現超越了《腦袋裝了2000齣歌劇的人》第11章的敘述,深具啟發性。以下就是田婕同學提供的珍貴資訊。

———————————————————
天生只有一耳聽力
(發表時間:2008-10-27 13:09:56)

我的母親天生就只有右耳有聽力,她的左耳只能聽到(或感受到)砂石車從身邊經過時的隱隱振動而已。她說,聲音對她來說,從來就只有大小(強弱)、長短,跟高低音的差別,沒有遠近,也不會有立體。

當她在看賽車節目時,那種通常會讓觀眾熱血沸騰的引擎轟隆聲,與車輛從遠方急駛而來的聲音所造成的速度感,在她聽來都只是音量上的變化,完全沒有臨場感,所以也不會特別吸引她。

對她來說,音樂的好聽,主要是建構在旋律上,比方說彈鋼琴,因為鋼琴不會離她忽遠忽近,所以她可以盡情享受旋律、強弱,跟快慢的變化,這樣她才會覺得音樂很好聽。她也不去電影院看電影,因為她說所謂的立體環繞音效,對她來說根本完全沒差,聲音通通從右邊來,除了螢幕大了點,那還不如在家自己用電視播就好。

她的特技是朗讀與模仿,她非常擅長掌握朗讀時的強弱與節奏變化,聽來令人感動非常,聽她朗讀都會覺得,阿…這詩就是寫來要讓她念的。然後她也很會模仿別人說話,尤其是口吃的人。因為人說話的長短跟強弱總特別能引起她的注意,那就是她從小大到對於聲音的判斷依據所在,所以要複製對她來說也很簡單。

至於她可以聽到的音域,據她大學時為她檢測的醫生所說,她的高低音大概都比一般人可以多聽到1~3格左右(但是格的單位我們不曉得),並沒有太誇張到哪個程度啦,只是可以彌補到大家看不出來她左耳聽力有缺陷而已。老師說可能低音部份比較不用發展,但是我媽媽說,也許因為所有的聲音都還是要靠右耳去捕捉,所以她多少還是不知不覺地訓練了右耳可以更敏銳或更快去感覺聲音的大小或其他,也就連帶使耳朵感覺低音的部份更敏銳。

喔…我其實真的很好奇一個耳朵聽不到是怎樣的感覺,可是我母親說那大概會像書裡說的一樣,感覺世界從彩色變黑白,她覺得他們真辛苦,聽不到之後還要去想像,至於她,則是本來就活在黑白的世界裡,然後大概是比一般人更能察覺不同程度的灰階吧。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