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08 年 10 月

今天「戲曲音樂」課堂上講到北管跟南管,當然要提一下茂伯與《海角七號》。我用以講解北管的ppt檔,主副標為:

國寶唱出《野玫瑰》——北管戲的興衰

「《海角七號》最有名的一句台詞,其實是滿反諷的。仔細想想,國寶最後只能彈奏德國歌曲《野玫瑰》,這不就是全球化底下的台灣現況嗎?」我說。

我還沒有看到有關「國寶唱出《野玫瑰》」的相關討論,不過,我覺得這樣的安排是頗有深意的。林萬億先生曾經發表了一篇影評,最後提到,「這是電影給台灣社會的提醒,我們必須更關心鄉土,否則它會消失」——不是吧,該消失的國寶終究會默默消失,《海角七號》只是輕鬆而巧妙地呈現出事實罷了。

大體上,林萬億先生的影評還是不錯看的,參見部落格:潛水艇。雖然另外也有學者在後現代及後殖民等議題上面大做文章,不過,我覺得像《海角七號》這樣的電影,用一顆平常心來觀賞最舒服了!

Read Full Post »

今天講到內耳對於聲波的非線性扭曲,舉出了distortion product otoacoustic emission (DPOAE)為例,此現象跟音樂有關。

十八世紀的義大利小提琴家塔提尼(Giuseppe Tartini, 1692-1770)在演奏「雙音」(double-stopping)時發現,同時拉奏小提琴的兩根弦,耳中會聽到微弱的第三個聲音,這種頻率為原來兩音之頻率差的「差音」(difference tone),屬於「組合音」(combination tone)的一種,它其實原來並不存在,而是兩個音在耳朵裡面交互作用所產生的,它來自於耳朵中的非線性扭曲(nonlinear distortion)。

近三十年來科學家研究耳朵的生理機制,發現內耳本身會產生各種微弱的聲音,其中「雙頻化音耳聲發射」(DPOAE)指的是兩個頻率為f1f2的音同時響起時,會在耳中引發頻率為f2-f12f1-f2等微弱聲音,這跟塔提尼所觀察到的現象一致。

以下是今天播放的例子。請注意,第七至十秒可以聽到2f1-f2的聲音。這個奇怪的聲音來自內耳。

dpoae3(這個聲音檔不適合用耳機聽)

組合音除了在演奏實務上有應用價值之外,音樂家還把它與和聲理論扯上關係。關於組合音最早的文獻是G. A. Sorge1744年出版的一本有關調音與律制的書,書中提到,若一個大三和弦響起,則在這三個頻率比呈5:4:3的音之外,還可以聽到很微弱的兩個低音,這五個音的頻率比形成了5:4:3:2:1的關係,恰好排成了泛音列。

在組合音剛被發現時,音樂家所提到的f2-f12f1-f2恰好是兩個最容易被聽見的組合音,不過到了後來,音樂理論家意圖以組合音的現象來解釋西方音樂中的「和諧音 / 不和諧音」(consonance/dissonance),他們便述及更高階的組合音,一直到二十世紀,也還有音樂家致力於這方面的理論建構,例如德國作曲家亨德密特(Paul Hindemith, 1895-1963)在書中列出各種音程的組合音,甚至包括3f1-2f2 以至4f1-3f2等高階的組合音,在這個純理論的演算中,可以看到和諧音程所產生的組合音比較單純,其頻率與原本的兩個音成簡單的整數比關係,反之,不和諧音程所產生的組合音就非常複雜。

低階的組合音已經極為微弱,高階的組合音其實是不太可能聽到的,音樂理論家以它來解釋「和諧音 / 不和諧音」,終究是空中樓閣、不能成立,因為不和諧的音程即使音量微弱,不和諧的感覺也仍舊很明顯,然而在這樣的音量下,所有的組合音是完全聽不到的。

耳聲發射,故名思義就是耳朵所發射出來的聲音,這些聲音非常微弱,只有當精密麥克風發展成熟之後才有可能被觀測到。測量耳聲發射的方式,是將聲波刺激訊號由耳塞探頭傳入受檢者的耳道,耳塞探頭內有一支迷你麥克風,將所偵測到的聲音傳回至擴大器及濾波器,將背景噪音移除後可以觀測到微弱的耳聲發射。

英國學者Kemp1978年首度發表有關耳聲發射的發現及相關研究,它可分成自發性耳聲發射(spontaneous otoacoustic emission, SOAE)及誘發性耳聲發射(evoked otoacoustic emission)兩類,前者係於無外界刺激下自然產生,後者乃於外界刺激音下誘發產生。依刺激音種類及測量耳聲發射的方法,誘發性耳聲發射又可區分為短暫誘發耳聲發射(transient evoked otoacoustic emission, TEOAE),刺激頻率發射(stimulus frequency emission)及雙頻化音耳聲發射(DPOAE)

為什麼耳朵會產生一些原本不存在的聲音?這個現象牽涉到我們的耳朵並不是一個線性的、被動的系統,而是一個非線性系統。人的聽覺系統包括外耳、中耳、內耳、聽神經與中樞聽覺系統,外耳負責收集聲波,中耳的聽小骨將耳膜的振動傳到卵圓窗(oval window)連至內耳。在內耳中,不同頻率的聲波在充滿淋巴液的耳蝸中進,引起了基底膜(basilar membrane)不同位置的位移,基底膜的位移被毛細胞(hair cells)感應,並轉換成電波訊號經由聽神經傳至中樞聽覺系統。

Georg von Békésy以實驗闡述以上的模型而獲頒1961年的諾貝爾醫學獎,但聲波在這樣一個被動的、線性的模型中所能引起的基底膜位移非常小,講話的音量只能引起約一個原子大小的位移,所以這個模型後來再度被修正,如今內耳的聽覺機制被視為具有回饋的、主動的非線性系統。負責感知聲波的毛細胞分為內、外兩種,單靠內毛細胞可以感知音量較大的聲音,外毛細胞則在聆聽微弱聲音時發揮了它的功用。由於內、外毛細胞的交互作用,我們才能夠聽得到細微的聲音。

構造精細的內耳就像一部輕薄短小的擴大機一樣,不過這個「耳蝸擴大機」雖然功能卓越,但它在處理訊號的過程中,會附帶產生一些原本不存在的聲音,此即耳聲發射。近年來的研究顯示,耳聲發射與外毛細胞的主動運動有關,但詳細的機制至今仍然不太清楚。

既然耳聲發射反映著「耳蝸擴大機」的功能,測量耳聲發射也就成為檢測聽力的一種先進的方式。科學家發現,具有絕對音感的音樂家,他們的耳聲發射比一般人強,這或許意味著他們的「耳蝸擴大機」的功能較佳。反之,當耳蝸的功能受損時,耳聲發射也就會變得異常微弱,近年來,耳聲發射已被大量應用在初生嬰幼兒的聽力篩檢及耳蝸功能的測試上,其中以雙頻化音耳聲發射最具臨床應用價值。

雙頻化音的原文distortion product,意即「扭曲產物」,實際上它指的就是耳朵中的非線性扭曲,它被翻譯為「雙頻化音」比較一目瞭然,因為非線性扭曲最顯著的現象,即是雙音共發時另外產生的組合音,其中以2f1-f2最常被應用,相關的研究也最多。以雙頻化音耳聲發射來檢查聽力的準確性非常高,它用來預測聽力正常受檢耳的純音聽力閥值,準確率可以達到8090 %

一個很有趣的事實是,有些文獻認為,在刺激音強度夠大情況下,兩個刺激音以頻率比值f2/f1=1.22時,可誘發出最大強度的雙頻化音耳聲發射,這個比值與音樂上的大三度(5/4=1.25)與小三度(6/5=1.2)非常接近。赫姆霍茲曾提到他自己聽組合音的經驗,他是在聽女高音二重唱時注意到組合音的存在,當兩個女高音以宏亮的歌聲唱到平行三度的樂句時,組合音會變得特別清晰(Helmholtz 1877:158)。

詳見塔提尼音與耳聲發射

Read Full Post »

近期學術活動

演講預告

題目:Pre-modern Performance Style of Chinese Music: Significance of “The Same” in Abing
講者:Dr.王育雯(台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題目:浪漫化的瘋癲--戲曲中的大腦疾病
講者:Dr.蔡振家(台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時間:2008/10/31 PM02:00~PM04:00
地點:國立台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 105 室(位於樂學館一樓)

同時間有另一場戲劇研討會,我也相當推薦:

探索新景觀:2008劇場學術研討會

主辦單位:臺大戲劇學系

以前一起在台大戲曲社團的幾位朋友,如今在研討會都很活躍呢!

好一片新氣象

—————————————————

我的演講後來增加了這篇論文的內容:〈疾病與作曲:以Smetana、Wolf、Schubert的梅毒為例

另外,Smetana的弦樂四重奏From My Life中描寫了耳梅毒的症狀,音樂檔在此:smetana

Read Full Post »

模仿鳥叫的音樂

這是修課同學的迴響(生物音樂學導論)
發表時間:2008-10-21 22:30:12

其實上學期的「音樂聲學」中,同學們也提到:嗩吶擅長滑音,比音準嚴謹的西洋樂器(其演奏 Western art music)更能接近鳥的叫聲。同學報告時播放了「百鳥朝鳳」,大家都十分驚嘆,其瀟灑自然、遊戲一般的情趣,跟梅湘的「鳥類圖誌」全然不同。

臺灣客家八音最難的一曲可能是「鳳求凰」,民間藝人說:嗩吶要能夠吹出「鵝公撩鵝母」的情態才夠味。此曲我從來沒聽過,甚憾!

—————————————-

老師週一有問到說國樂是不是也有其他模仿鳥叫的音樂,回去想了想,除了百鳥朝鳳大概想到下列三首:
竹笛的蔭中鳥 (1’12~3’05) :

竹笛的百鳥引 (1’45~2’30 / 2’50~3’55):

兩首都算是民間藝人的作品

胡琴的空山鳥語

比較沒有很明顯整段都學鳥叫的段落,不過有間或出現一些

Read Full Post »

10月3日聽了一場有趣的演講,這裡補述一下。

講者: Shane Guan, 海洋哺乳動物專家, USA
地點:台大,生命科學館6樓, 635 室
題目: Acoustic Behavior of Whales and Dolphin 鯨豚的發聲行為

演講者本來學的是生物學,可是在演講中談水中聲學,相關的物理學也講得頭頭是道,很厲害。

演講內容以「噪音對海洋哺乳動物之影響」為主,當然包括了海床探勘所製造的噪音如何妨礙鯨豚的聲音溝通與「以歌聲求偶的行為」。

我最後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有沒有鯨豚聽到海底的工程噪音時,會覺得很興奮,甚至隨著噪音的節奏起舞?」

演講者說:不能確定,但有一次在海底工程進行時,他看到兩隻海豚特別游過來看看。

「確實很難講。像演唱會中過大的音量可以造成聽覺器官受損,但我們現場聽歌的當下倒是很高興的。」另一位老師補充道。

————————————————
以下補充本周的上課內容

海中的金絲雀:白鯨

酷愛歌舞的大翅鯨

Read Full Post »

上學期我有一門課以這本書為教科書:
海震,《戲曲音樂史》(文化藝術,2003)

同學們反應不錯。如今海震博士抵臺學術交流,也許有同學會想聽聽他的演講

地點: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 T 108
時間:10.21 下午(第7,8,9,節)

對戲曲音樂有興趣的人不可錯過喔!

Read Full Post »

以下新聞似乎跟帕金森症有點關係
——————————————————

大師邊開腦、邊彈琴 電極治顫抖 美創醫療奇蹟

NOWnews 更新日期:2008/10/17 12:01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美國一名斑鳩琴大師最近為了治療右手指的顫抖症狀,讓醫生為他在腦部開洞放入電極導線,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這名大師一邊進行腦部開刀手術時,一邊居然還能在病床上彈琴。

悠揚的琴聲令人陶醉,但是難以置信的是地點是在手術房,而且竟然來自一名正在接受開腦手術的病患手中。

現年70歲的艾迪艾考克是美國著名的斑鳩琴大師,浸淫琴藝已經超過50年,他所接受的手術稱為「腦部深層電刺激」,是將腦部開一個小洞然後放入電極導線,再連結心律調節器之後,就可以釋放出電流避免肌肉不自主的顫抖。

艾考克近年來罹患「原發性顫抖症」,使他無法像以前如行雲流水一般彈琴,於是醫生決定為他開腦並放入電極,只是無法確認腦中的病源位置,因此只好在手術當中讓他維持清醒,並且以彈琴的方式確認電極的正確位置。

比照手術前後的情形,之前因為手指顫抖而出現的雜亂琴音已經獲得改善,讓大師再度恢復往日水準,這場手術堪稱醫療奇蹟。(新聞來源:東森新聞記者陳昌輝)

Read Full Post »

今天「戲曲音樂」課堂上播放的是歌仔戲《刺桐花開》,以下轉貼我多年前所寫的相關文章。

每次重看此戲,都還是深深被雋永的內涵所感動。有些議題似乎不適合「硬調的論述」反覆嘮叨,藝術作品更能觸動心弦…

柯銘峰老師化用平埔族音樂,真是妙著紛呈,像【有若影】與【唸農作物之歌】,我想同學們看完此戲之後都很喜歡吧!

——————————————————————-
翻開西洋歌劇史,「異國情調」(exoticism)一直是個盛行不墜的主題,陌生的國度或遙遠的時代吸引著好奇的觀眾,而在注重視聽效果的歌劇舞台上,奇裝異服、異域風光、異族舞蹈與祭儀等,尤其能夠一新耳目,在音樂方面也是如此。例如時代背景為古埃及的《阿依達》劇本,激起威爾第沉寂多年的創作動力──法老王的帝國、尼羅河畔的月夜,讓作曲家的樂思逍遙馳騁,時空的疏離感乃驅使威爾第譜出奇美的音樂。

第一齣以南台灣平埔族為主題的歌仔戲《刺桐花開》在台北首演時,異國情調竟也悠然飄蕩在這個本土味十足的戲劇作品裡,台灣戲曲中首度出現了原住民的公廨、跳戲與勇士舞等場景,此類題材與排場固然別開生面,但也造成了音樂設計上的一大挑戰。擔任編腔的柯銘峰從事歌仔戲伴奏與音樂設計已有多年經驗,他曾提到開始為此劇編腔時所設定的幾個特殊原則,如:少用電視變調仔、使用平埔調。基於編腔者對於劇本的洞觀,《刺桐花開》獨特的音響色彩乃醞釀成形,首演時,平埔調與歌仔調巧妙混用、口簧琴點綴其間,連流行樂曲的渲染也恰如其份,共同為這個愛情故事織出豐富的音樂層次。

平埔歌調素材的引用,需經由編腔者的巧思才能將它化合到戲劇進行裡而不見斧鑿痕跡,在此戲男女主角談情說愛的場景中,引用了三拍子的滿州鄉民謠【守牛調】,化原曲之豪邁為繞指柔,顯得十分清新可喜。頗具特色的滿州鄉民謠【牛尾拌】節拍自由,有著類似於歌仔戲哭調的情緒感染力,但因其樸素而更顯深沉,此曲原汁原味的出現在劇中觸及族群議題的戲劇高潮,雋永處勝過無數政治正確的吶喊。

以台灣之劇演台灣之事,自有其不凡的意義。《刺桐花開》總讓我聯想到由邱坤良編導的《紅旗白旗阿罩霧》,此戲敷演霧峰林家史事,但戲中並不流於索然無味的歷史直敘,精心設計的情節與虛構的甘草人物,只是「在那個歷史情境中可能發生的」(邱坤良語),可知,作為一個戲劇作品,舞台上的演出效果才是一決成敗的關鍵,同樣的,《刺桐花開》的浪漫故事與流行樂曲、卡通式的人物與科諢,也不必從正經八百的學術眼光來批判。兼具視聽之娛的《刺桐花開》,讓更多人有機會在商業劇場中接觸平埔族的歷史文化與音樂,即使在劇終人散後,「Ho-Ya-He」的歌聲似乎仍餘音裊裊,遙遙連起昨日與今日的族群銘痕。

從學術界的象牙塔向外觀看,我深深感佩於新一代戲曲音樂工作者在實務上的努力,畢竟,傳統的新生不會經由“講得嘴角全波”學術論文來完成,我們真正需要的是動人的藝術作品。多年來,劇場歌仔戲中進行過許多音樂實驗,在缺乏理論作曲基礎下的土法煉鋼,如今已漸脫生澀,這可以從《刺桐花開》與《彼岸花》的觀眾好評得到證實。對照於西方歌劇的「典型在夙昔」,現今的劇場歌仔戲仍以新作品的首演為主,置身於這個活生生的劇場文化中,總讓我倍感珍惜。

蔡振家(寫於《刺桐花開》2001年演出節目單)

《刺桐花開》網站

Read Full Post »

上個月我接受了ETtoday台的採訪,目的是在「科學大解碼」節目中介紹跟音樂有關的科普知識。這個單元的內容,後來整理發表在該節目的部落格

該部落格也簡介了這個節目

由國科會補助的『科學大解碼』為「台灣科普傳播事業催生計劃」之一,跨科學與傳播兩領域,是國內第一個以科學為主題的科普電視新聞系列報導。『科學大解碼』以國內科學發展為主題,不只簡要的披露科學新發現,更提供舞台,讓科學家得以展現研究成果。

在製作嚴謹的態度下,『科學大解碼』自播出以來深獲好評,在短短的2到3分鐘時間內,『科學大解碼』以生動活潑的多媒體影音資訊,特別是動畫製作,作為推廣科普知識的推手,期待發揮拋磚引玉的效果,引注更多媒體、產、官、學、研等共同努力,使觀眾朋友對國內的科學環境更加認識。

我對於「以音樂介紹科學」、「在科學中介紹本土音樂」都很有興趣,這次經驗也讓我知道,在短短的2到3分鐘時間內講清楚一件事,並不十分容易。我接受採訪時有示範頻譜分析,記者雖然覺得很有趣,但頻譜分析的概念恐怕就不是幾分鐘之內可以釐清的。

正在思考下學期來開個通識課,或許課名就叫作:音樂聲學與文化形塑。

Read Full Post »

這兩周的進度跟我之前的一場演講有許多重疊,因此我把該演講的講稿貼上來,以供參考

生物音樂學的新視野

 

蔡振家(臺大音樂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2006/11/16「生物音樂學的新視野」,臺灣大學人文新視野藝文講座

 

1. 前言:生物音樂學的三大分支

 

首先我想感謝藝文工作室,在這次人文新視野系列中安排一場台大音樂學研究所的演講。台大音研所成立至今已經是第十一年了,不過我想可能還是有很多人不太瞭解音樂學這門學科,像我有時候就會被別人問到:你是教音樂的?那你玩什麼樂器?其實音樂學者並沒有那麼浪漫,像我也常常在實驗室裡面做實驗、分析data,我們跟別的學科的學者一樣,也是以教書、作研究、寫論文為本業。音樂學者的研究範圍很廣,我今天所要介紹的是音樂學裡面一個比較新的領域:生物音樂學,它裡面包含了許多有趣的研究觀點與研究材料,例如:動物的音樂能力等等,希望今天的介紹,能為大家帶來一個輕鬆的夜晚。

生物音樂學這門學科在1991年首度被提出,裡面包含了三大分支:比較音樂學、演化音樂學、神經音樂學。比較音樂學所關切的議題包括了音樂的「共通性」(universal),例如世界各地的音樂都有音階,我們最熟悉的是七聲音階、五聲音階,另外還有客家山歌的三聲音階,請聽這一首【初一朝】,裡面大致只用到la/dol/mi三個音。雖然各民族用的音階未必相同,但似乎都有五度音程。

演化音樂學跟比較音樂學很有關係,兩者可以說是一脈相承。如果說,二十世紀初歐洲的比較音樂學家想要藉由比較各民族的音樂,來瞭解音樂的原理或共通性,則當代的演化音樂學家已經把比較的範圍擴大到動物,例如:擅於歌唱的鳥類與鯨類、擅於打擊音樂的猿類。演化音樂學家也關切音樂的功能,例如:音樂活動對於動物的生存與繁殖有何幫助?演化音樂學家還會從物種演化的觀點,重新思考音樂的起源以及語言的起源,例如,音樂是否產生於語言之前?目前已知最古老的人類樂器,是一雙37000年前的骨笛,另外,考古學家在尼安德塔人的洞穴中發現一根疑似骨笛的東西,測定出它的歷史已經有43000年。由於現代人與尼安德塔人約在50萬年前從演化樹上分開,假如人類的笛樂文化與尼安德塔人的笛樂文化是同源的,則音樂的起源或許比我們想像中早得多(Fitch 2006)。

神經音樂學是個最新的領域,它興起的原因很簡單:主要是因為大腦造影技術在近十年來有急速的進展,換句話說,大腦這個黑盒子已經被打開了。藉由核磁共振儀等儀器,我們可以測量到在聽音樂、彈鋼琴時,大腦的什麼區域會有活動。神經音樂學是個急速起飛的領域,每個月都有新的論文、新的發現,不過今天我可能沒有機會詳細介紹。

由於演講的時間有限,以下我想集中焦點,介紹兩個特定的議題:

1. 動物的音樂活動:鑑賞、演出、作曲

2. Musical meme:演化、表現型可塑性、保育

 

2. 動物的音樂活動

 

孟子說:人之異於禽獸者幾希。生物學家說:人類與黑猩猩的遺傳差異小於2%。許多過去認為只有人類才有的能力,現在通通遭到質疑,這裡我想要談的是音樂能力。

2.1.鑑賞

首先來談談動物的音樂鑑賞力。這方面的科學論文不算多(例如有論文指出:鯉魚經過訓練之後,可以區分巴洛克音樂跟藍調音樂),但非正式的報導卻很多,例如有許多寵物主人覺得他的狗狗懂得鑑賞音樂,主人在家拉琴時若音不太準,狗狗會汪汪叫以示抗議。我聽過一個最好玩的例子是台北藝術大學音樂系的一位教授告訴我的,他們家的秋田犬天生就很有音樂細胞,不必刻意訓練。學生到教授家上鋼琴課時,都對這隻狗狗很尊敬,假如彈完一首曲子後發現:牠乖乖坐在鋼琴旁邊,學生就會鬆了一口氣。反之,假如學生回家沒練琴,彈得不好,狗狗聽到曲子彈完後,就會有個反應:嘆一口氣,起身離去。這隻秋田犬對音樂也有偏好,牠很喜歡蕭邦的夜曲,但聽到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就會躲起來不吃不喝,心情低落。這位音樂教授常常在家裡教指揮,要用鋼琴彈奏交響曲,但只要教到命運交響曲,就一定把學生帶到學校上課,不在家裡教,以免狗狗的憂鬱症發作。這隻秋田犬似乎還會背旋律,有一陣子這位音樂教授的小孩在練帕格尼尼的小提琴協奏曲,有一天從手提音響中傳來這首曲子,狗狗就跑到音響旁邊仔細端詳,然候一臉疑問地看着主人,似乎是在問:哥哥明明沒有在拉琴,怎麼這個喇叭卻傳出同樣的音樂?

口說無憑,以下我想讓大家看一個紀錄片,以說明動物對於人類音樂的鑑賞力,這部片的片名是《駱駝駱駝別哭泣》,它講的是一位駱駝媽媽遲遲不肯給自己的小駱駝餵奶,態度冷淡,後來駱駝媽媽聽了音樂之後,心中十分感動,母愛油然而生。

看了這段影片,我們以後可能不會再說「對牛彈琴」這句成語了,相反的,假如要稱讚別人的琴藝或歌藝,可能要說:你這簡直是「對駱駝彈琴」,音樂太感人了!

2.2.演唱、演奏

再來講到動物的音樂演唱或演奏,所要介紹的動物是猿類與鳥類。首先出場的是長臂猿,牠是很愛唱歌的動物,有些演化音樂學者希望從長臂猿身上尋找人類歌唱的源頭。長臂猿的叫聲之所以出名,另一個重要原因是:猿啼很有情緒感染力,人類好像很能瞭解其中蘊含的喜怒哀樂,因此,長臂猿的叫聲也就成為中國古代騷人墨客的描寫對象,如南北朝時期的《巴東三峽歌》︰

 

巴東三峽巫峽長,猿啼三聲淚沾裳

 

也有的詩人感受到猿啼中的歡樂心情,如梁.沈約《石塘瀨聽猿啼詩》:

 

嗷嗷夜猿鳴,溶溶晨霧合

不知聲遠近,唯見山重沓

既歡東嶺唱,複佇西岩谷

 

但是詩人在長江三峽一帶聽到猿啼時,常常會悲從中來,這或許也跟他的人生遭遇有關,如唐.劉禹錫的《竹枝詞》

 

巫峽蒼蒼煙雲時,清猿啼在最高枝

個裡愁人腸自斷,由來不是此聲悲

 

現在的長江三峽已經看不到猿類,也聽不到猿啼了。1986年,在巫山縣海拔1100多公尺的大腳洞發現了一件大約290年前的長臂猿牙床,這個考古發現,似乎印證了清光緒年間趙熙所寫的詩︰

 

李白乘舟別故鄉,桃花綠水下瞿塘

如今兩岸猿聲少,不盡春愁落夜郎

 

話說回來,長臂猿為何要唱歌呢?主要的原因是:長臂猿是一夫一妻制(monogamy)的動物,夫妻間常常要藉由二重唱來鞏固愛情並守衛家園,請看這對恩愛的大長臂猿夫妻,他們正在唱二重唱。有研究指出,長臂猿每首二重唱約18秒,可重覆演唱,感情好的夫妻連續唱上一小時也不是什麼新鮮事。長臂猿的二重唱可以告訴鄰居:我們在此成家立業,我們的感情堅定,不容侵犯。靈長類中只有四個屬有唱歌行為,共約26種,只占靈長類的11%,有趣的是,愛唱歌的靈長類剛好也都是一夫一妻制的。科學家怎麼知道長臂猿的二重唱反映出夫妻的恩愛程度呢?那是因為從田野觀察中發現,二重唱次數越頻繁的夫妻,會花越多的時間互相梳理毛髮,行為較為同步化(behavior synchronization),彼此的平均距離也越近。

長臂猿的歌聲可以傳到4公里以外,可見牠的發聲器官很發達,從這張照片中可以看到牠具有喉囊,喉囊的功能還不太確定,有學者認為跟共鳴、換氣有關。我自己在看這張照片時很有感覺,因為我以前曾經學過北管音樂的嗩吶,民間的北管樂師吹嗩吶都要循環換氣,就是能在吹氣的同時用鼻孔吸氣,以便讓音樂持續不斷,我的嗩吶老師是現在台灣戲曲學院校長鄭榮興,他說,一流的嗩吶演奏者在循環換氣時是用脖子上端,而不是腮幫子,所以我就很羨慕其它的一些靈長類具有喉囊,可以儲存空氣。

其實,有少數管樂器演奏者也有喉囊。這一張X光片是從一篇登在耳鼻喉科期刊的論文中剪下來的,這位病患是風笛演奏者,他具有兩個喉囊。另外,也有醫學論文提到:有些小號演奏者具有喉囊。我今年暑假到東京大學,在一個喉科的國際會議上發表聲帶波動的論文,由於那一次研討會的主題是「跨文化與跨物種的發聲研究」,所以有生物學家到場介紹靈長類的發聲,我就提出一個問題:人類喉部是否還有喉囊的遺跡?並補充道:有些管樂器演奏者具有喉囊,這位學者大吃一驚,還開玩笑說:確定這些音樂家是人類嗎?後來我把相關論文寄給他看,他回信表示,少數人具有喉囊這件事,真是開啟了一個新的研究方向。我想,他們生物學家應該有很多事可以忙了,例如他們或許會討論:小號手的脖子長出喉囊,也算是一種返祖現象(atavism)嗎?

下一位出場的是黑猩猩,牠跟人類的血緣比較親。人類在一千五百萬年前左右,跟長臂猿從演化樹上分開,但一直到約六百萬年前,才跟黑猩猩與巴諾布猿(矮黑猩猩)分家,因此有學者說:人類是第三種黑猩猩。黑猩猩的興奮叫聲經常伴隨著舞蹈,這不禁讓人追想歌舞的起源,請看這段影片。

我們剛剛看到黑猩猩搥打牆壁的動作。在動物界中,以敲東西來作聲音溝通的行為非常罕見,目前只發現四種靈長類動物可能有打擊音樂的文化:大猩猩、黑猩猩、巴諾布猿、人。大猩猩通常搥胸(這有點類似人類的body percussion,戲曲中也有),黑猩猩喜歡拍打中空的樹幹,巴諾布猿更了不起,牠懂得算拍子,打鼓時可以保持12秒的穩定拍子(Fitch 2006)。

大猿的叫聲可能不如鳥類與鯨類那麼多彩多姿,但牠們雙手靈巧、善用工具,因此會有器樂演奏的行為。以下請看野生的黑猩猩如何演奏人類帶來的桶子。如果說,我們有些縣長標榜「文化立縣」,那這位當上領袖的麥克老兄真可稱得上是「音樂治國」了。

其實從生物學的專業角度來看,剛剛講的猿啼,並不能算是song,而應該是call,因為長臂猿的叫聲雖然複雜而蘊含感情,但卻是一種本能而非文化產物。反之,有些鳥類能夠模仿與學習新的聲音,具有豐富而動態的歌曲文化。靈長類中只有人類具有模仿與學習聲音的能力,哺乳類中還有鯨豚、海豹、蝙蝠等具有這個能力。以下請聽海豹的歌曲。

接下來介紹鳥類的歌曲。Aristotle時代就知道有些鳥的歌曲是學來的,不是天生的。達爾文則指出鳥的歌跟人類的音樂有些類似之處。鳥類中有一些屬於songbird,共約 4000 種(鳥類共約 9000 種),牠們唱歌的曲目很多,會學習新曲,甚至會編創新曲。Songbird的歌多半是雄鳥在繁殖期所唱的,這多少暗示了鳥之歌的求偶功能。每隻雄性鷦鷯有自己的習得曲目,共計約五至十首歌。每首歌包含類似的樂句,但以不同的順序組合。當雄鳥從前輩身上習得歌曲後,它將傳統歌曲分解為片段,然後予以變化,並透過樂句的重新組合,擴大它自己的曲目。鷦鷯的歌曲所傳達的意義都是一樣的,它們是社群、家族的徽章,或是社會地位的標記。每隻雄鳥所具備的曲目廣度,可以讓雌鳥對於牠的才華與健康情形留下深刻的印象,從而考慮是否要嫁給牠。

鳥的歌曲不像某些動物的「示警鳴聲」或「發現食物鳴聲」一樣具有語意,所以不像語言而像音樂。在語言中,以舊字的組合來造句能夠表達新的意義,但在鳥的歌曲中,樂句的組合儘管豐富多變,但並未帶來任何新的意義。從這個角度看來,鳥之歌更像音樂,而非語言。Songbird的豐富曲目可以為聽者與歌者提供審美的享受,減輕了老調重彈所帶來的厭煩感。例如夜鶯可擁有200首曲目,很可惜,科學家沒有辦法訪問夜鶯,問牠在唱歌時有沒有審美意識,這也是研究動物的音樂文化時,所遭遇到的根本困難。嘲鶇(mockingbird)可能也有審美意識,牠學習其他鳥類的歌曲,將這些外來的歌曲片段重新處理,重新編輯,融入到自己的歌曲形式與速度裡面。我在聽嘲鶇的演唱時,特別佩服牠層出不窮的樂念。

撇開動物的審美意識不談,如果把音樂定義為「有組織的聲音」,那麼,有些鳥之歌確實符合這個標準。例如說,水蒲葦鶯(sedge warbler)以重組短句來產生大量的歌曲,歌曲為「三段體」,且具有「頂真結構」,也就是前一段的結尾跟下一段的開頭相同,這種形式在詩歌或童謠中常常可以看到,台灣原住民歌曲中有很多精彩的例子。

2.3.作曲

接下來要介紹的是動物的作曲能力,主角是酷愛歌舞的大翅鯨,雄性大翅鯨每年繁殖季都要創作新的歌,以下所講的內容主要來自The Origins of Music這本書的一篇文章The progressively changing songs of humpback whales: a window on the creative process in a wild animal,這個研究進行了32年,文中提到:大翅鯨歌曲的變遷,提供了一個觀察這些作曲家的窗口。

對於成熟的雄性大翅鯨而言,作曲與唱歌是每年繁殖季的大事,牠們的歌曲也為浩瀚的大海平添了不少音樂與靈氣,古希臘關於唱歌海妖的神話,可能就是地中海的大翅鯨所造成的。在座可能有些人聽過希臘神話中有關唱歌海妖的故事,半人半鳥的歌妖稱為siren,以妖媚的歌聲迷惑船夫,船夫們因為聽得太入神了,船隻就會觸礁沉沒。唯一聽過siren song而倖免於難的人是Odysseus,曾經有女巫告誡他,經過歌妖 siren的島旁邊時要小心,因為船員聽到歌聲後會將船往島上划,最後觸礁。Odysseus 員們的耳朵用塞住,而將自己綁在桅杆上,於是安然度過難關。歌妖看到居然有人聽過她的歌聲後無動於衷於是羞愧地沉入海中。

其實,大翅鯨的歌聲,聽久了確實會進入渾然忘我的境界,海洋生物學家Roger Payne說:

 

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就是夜晚時分

躺在帆船駕駛座上

獨自一人守夜

用一隻腳操縱著方向盤

仰望帆船船桅劃過滿天星斗

一邊聆聽大翅鯨的歌聲

它充滿了我的腦子 我的心

最後充滿我的靈魂

 

Roger Payne是第一位發現大翅鯨歌曲曲式的科學家,他的論文登在1971年的Science,大翅鯨也成為該期Science的封面主角。大翅鯨的攝食季是夏天,在高緯度的攝食場度過,冬天遷至熱帶或亞熱帶水域繁殖,此時雄性大翅鯨會唱歌,其目的可能是為了吸引雌性大翅鯨過來交配。每次繁殖季一開始,雄性大翅鯨會把上一個繁殖季結束時的流行金曲重新複習一遍,接下來,大家各憑本事把主題予以變奏,創作新歌,比賽誰的歌曲作得好。生物學家Peter Tyack把雄性大翅鯨之間的歌聲競爭,比擬為搶著擠入排行榜前十名的流行音樂作曲家。

大翅鯨的歌曲形式具有階層性,一首歌約 8-20 分鐘,裡面有3-10個主題,每個主題由樂句組成,主題的順序固定,但主題內的樂句可自由反覆。押頭韻或押尾韻。

雄性大翅鯨的流行歌文化,以變化快速聞名於世,流行的歌曲主題月復一月逐漸變形,每一季的流行金曲都不一樣。由於大翅鯨相當的喜新厭舊,因此,當有外來移民引入不同的歌曲之後,可能會在幾年之內取代該族群原有的傳統歌曲,造成文化革命。這是一篇登在2000Nature的論文Cultural revolution in whale songs,文中指出,一群在澳洲東岸附近海域的大翅鯨原本有自己的歌曲,但因為有幾隻大翅鯨從澳洲西岸移民過來,因此在三年之內逐漸全部改唱澳洲西岸海域的大翅鯨歌曲。

以上是針對動物的音樂所作的介紹。如果問我,人之異於禽獸者幾希?我會從音樂學家的觀點回答:雖然鳥類與鯨類都有歌曲,其階層結構、押韻、頂真形式也類似於人類的音樂,但只有人類的音樂有音階與拍子。這個現象背後到底蘊含什麼意義?大家可以一起來思考看看。

當然,可能還是有人會質疑:動物並沒有真正的音樂活動,這就牽涉到 “What is music?" 這個老問題。我對於跟別的音樂學者爭執「音樂的定義」並沒有太大的興趣,這邊只想指出一點:人類的音樂確實有些獨門特徵是動物沒有的,那就是音階與拍子。大部份的人類音樂都有音階或有穩定的拍子,但動物的音樂幾乎都沒有音階、沒有拍子。音階與拍子,顯示出人類與其它動物的根本差別,好像有一柄無形的利刃,把人類的音樂與動物的音樂從中劃開,兩者涇渭分明。有一種動物似乎跨越了這個界線,因此被稱為音樂家:musician wren,牠的歌曲似乎有音階系統。

 

3.Musical meme演化、表現型可塑性保育

 

今天演講的第二部份,我想要介紹的是關於musical meme的一些觀念。1976年,生物學家Richard Dawkins在《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這本書中提出了meme(瀰)這個觀念:meme是文化複製的單位,這個字跟生物學的gene(基因)類似,但其字源為希臘字mimeme,強調模仿的含義。我們知道gene是生物遺傳的單位,meme是什麼呢?Dawkins

 

[A meme is] a unit of cultural transmission, or a unit of imitation.

Examples of memes are tunes, ideas, catch-phrases, clothes fashions, ways of making pots or of building arches. A meme propagates itself as a unit of cultural evolution and diffusion. […]

 

探討meme的學科稱為memetics,它大約在2000年才被音樂學界接受,未來可望成為音樂學裡面的一個分支。2002年,在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usicology中有一篇論文Steven Jan, “The selfish meme: Particularity, replication and evolution in musical style",文中提出了關於音樂meme的三個主要研究議題:在階層式結構中的複製、基因型/表現型、演化,換句話說,音樂meme的特色可以概括為:覆用性、程式性、可塑性、可拆卸性與可組裝性,以下我將用臺灣民間音樂的實例來說明。

音樂meme的研究,帶有濃厚的演化生物學色彩,這樣的觀念,用來研究東方音樂與民間音樂是最適合不過的了,因為,這類音樂通常沒有作曲家。我們知道,「演化論者」常常跟「神創論者」吵架,神創論假設有個造物者在特定的時間內設計出許多生物物種,而演化論相信物種由少而多的漫長演化歷程,天擇的力量取代了全知的設計者。我們看看西方藝術音樂,通常每首樂曲的背後都有一位設計者,例如:命運交響曲是貝多芬創造的。可是,假如問到:歌仔戲的【七字調】是誰創造的?這個問題卻沒有答案,因為這個曲調是在幾十年間慢慢演化出來的,在不同的時期有不同的面貌,每個演唱【七字調】的民間藝人都在承先啟後,作出貢獻,然後他的徒弟又繼續承先啟後。這個曲調每個人都可以拿來用,加以修改,音樂智慧財產權的觀念對於民間音樂是不適用的。十七世紀之後的西方藝術音樂有作曲家,這比較適合神創論(可以把作曲家當作全知的設計者),但許多東方音樂與民間音樂更適合從演化的角度去研究。以下我想讓大家聽聽看【七字調】的演化歷程,我們從當代的【七字調】往回聽好了。

音樂meme的另一個研究議題是:基因型(genotype)與表現型(phenotype)。在生物學中,基因型大約可以理解為細胞內以DNA儲存的遺傳密碼,表現型指的是生物體外顯的特徵或行為,如膚色、體型、個性、智力。表現型並非完全由基因型決定,環境的塑造與機率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對於音樂meme而言,基因型可以指一首樂曲的樂譜,表現型則是樂曲的演出。2003年有一期Science上有一篇書評,標題為Evolution as frozen music,作者就提到,當他在聽Van Cliburn彈鋼琴時,聽到的是貝多芬的基因型樂譜被轉化成表現型。

西方藝術音樂在精確記譜法盛行之後,樂譜跟演出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小,演出者在詮釋樂譜時固然有一些揮灑空間,演奏細節可以隨著當時的環境略作調整,但揮灑空間遠不如許多非西方音樂。例如,歌仔戲的【七字調】根本就沒有樂譜,只有字的節奏與每句的結尾有些規範,除此之外,揮灑空間很大,依據不同的戲劇環境可以有不同的表現型,例如:歌詞不一樣旋律就會不一樣,「身騎白馬」,「萍水相逢」,情緒不一樣速度就不一樣。

另外,使用的樂器不一樣,旋律就不一樣,請聽大廣弦與薩克斯風的【七字調】間奏。

同一個曲調可以有各種變化,以便配合不同的情境,這在生物學上稱為「表現型可塑性」較高,這表示音樂比較靈活。我們常常聽到「藝術的生命力」,生命力到底是什麼呢?生命力來自於拼命地突變,展現與眾不同的創意嗎?藝術家們可能要失望了,其實,生物界裡面並沒有太多深思熟慮的設計,更多的是沒有遠見的演化、盲目的鐘錶匠,以及靈活的表現型可塑性。許多非西方藝術音樂,特別是民間音樂,往往遵循這樣的原則。民間音樂的創作,往往是經由直覺式的摸索、選擇,在一場又一場的演出中慢慢錘煉而成的。多年前有一些歌仔戲資深演員在國家劇院演出《陳三五娘》,頭兩天大家還照著劇本演,演到第三天、第四天,他們就開始變花樣了,在一些唱腔或表演上嘗試不一樣的感覺,這可能是他們「在演出中創作」的本性難以克制的緣故。

關於生物音樂學,我最後要跟大家分享的觀念是:文化資產保育。我在台大物理系畢業之後,跑去念台北藝術大學傳統藝術研究所,主要就是想搶救瀕臨滅絕的北管戲,這跟生態保育工作有點類似。記得當時我常常去彰化找一位八十幾歲的老演員,把她腦海中的一些戲記錄下來,然後找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把這些快要消失的戲重現在舞台上。台灣北管戲的黃金時期是日治時代,當時有很多傑出的職業演員,等到歌仔戲與電影興起之後,北管戲就急速衰落,許多北管音樂跟表演藝術都面臨失傳的危機。2004年,出身於日治時代的北管戲職業演員終於凋零殆盡,這也意味著一個時代的結束。比北管更古老的南管也同樣岌岌可危,還好目前有江之翠劇團在作傳承南管戲的工作。江之翠劇團的團長周逸昌是台大愛樂社的創社社長,我也曾經是愛樂社社長,有一次我跟他開玩笑說:我們兩個都愛樂社的,怎麼後來都跑去搞南管跟北管?他的回答也很妙:愛樂,不就是愛台灣的音樂嗎?江之翠劇團的南管戲傳承很成功,相反的,我自己曾經在去年主持一個「北管表演藝術傳習計畫」,由專業的青年戲曲演員來學北管戲,後來似乎證明:職業水準的北管戲,是不可能傳下去,我們只能接受北管戲失傳的事實。有趣的是,後來這些學員把北管戲的元素用在歌仔戲裡面,倒是引起觀眾的熱烈反應,這也讓我有個新的領悟。生物多樣性固然重要,但多樣性也分為不同的層次:ecosystem levelspecies levelgenetic level。以戲曲保育而言,最理想的狀況是能做到第一個層次,也就是保存完整的戲曲生態。退而求其次,則是保留該劇種的演出,像孕育南管戲的生態雖然已經永遠消失了,但在政府與一些有心人士的支持下,南管戲應該還可以在現代社會中勉強生存。假如連劇種本身也難以保存,則只能保存該劇種的某些表演元素。將北管戲的某些唱腔保存在歌仔戲中,即屬於第三個層次的文化保育,這樣的多樣性可以稱為memetic level

以下我想讓大家聽聽古老的北管曲調【緊中慢】保存在布袋戲中的例子。雖然北管戲這個species終將滅絕,但其中的一些meme仍然可以“轉殖”到別的地方,為其它的劇種增添多元的表現力。正所謂: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4.結論

 

今天從音樂的起源,一直講到本土傳統音樂的保育,最後我想要強調的是:在全球化的風潮底下,世界上有許多地區的文化生態已經全然改變,文化多樣性岌岌可危,弱勢的語言、傳統藝術正在地球上快速的消失,台灣也不例外,喜新厭舊可能真的是某些動物的天性。大家都約略知道生物多樣性的重要,而音樂多樣性還有待更多人的關心。生物學家常常用三個e來說明保育的三個理由:ethnic reason, economic reason, ecologic reason,我想,在藝術的保育中還有另外一點也很重要:esthetic reason,像台灣就有很多古老的音樂,如南管、北管、原住民音樂等,其中的美感、韻味,或許可以滿足現代人返璞歸真的鄉愁,值得大家去細細欣賞。今天我就講到這邊,謝謝。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