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08 年 09 月

平常心

昨晚薔蜜颱風帶來的聲響,讓我睡得不太安穩,朦朧之中倒是一直想著周五所聽的演講。

所上請來了第一位拿到音樂學博士學位的校友來演講,真是新人新氣象,比之前許多場演講都精彩得多。

主講人:呂心純博士(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個人簡介請按此
演講題目:無處為家——築構一個離散政治上的場域(以台灣緬甸歸僑的文化慶典作為研究對象)

關於中和緬甸街的華僑文化及潑水節,網路上可以找到一些不錯的報導,例如: 政大菁報文化研究月報
呂心純博士發揮了她音樂方面的專長,提到了在潑水節裡面演奏宮廷音樂的親身經驗,這應該是其他文化研究學者比較不會提到的部分。

演講中提到「身分認同」、「異國情調」等相關議題,以有趣的例子重彈大理論(grand theory)的老調,顯然學生們都聽得很懂。不過,我在颱風夜隱約想到的並不是大理論,而是呂博士輕描淡寫的一句話:潑水節狂歡過後,歸僑們又回復到平日的生活,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

跳出了大理論,便見到了個別的人,見到了生活的實際面
有過田野經驗的人,大概可以知道我的意思吧。

呂博士這句話輕描淡寫,但卻觸動了我的心弦。

記得有位老師也曾說過,在某些社區運動裡面,有些外地人特別熱心參與,他們的特徵是「重視理念」:

當年台南海安路號稱天下第一街的那個拓寬工程
後來迪化街的拓寬改建
都讓我警醒必須更周全的思考每個問題
——當時希望拆除改建的是生活其中、痛苦不堪的當地人
而主張保持原貌的則都是理念為主的外地人

太執著於某種理念,可能會失去「平常心」,思考不夠周全。

以平常心來生活、以平常心來看待他人的生活,或許都是不太容易的事情吧!

據說當年圍棋大師吳清源之徒林海峰初到日本完全不能發揮自己水平,連遭敗績而請師父指點,吳清源只說了“平常心”三個字。吳清源說,爭強好勝、臨陣膽怯都不是平常的心態,只有消除一切雜念之後,恢復本來面目,才是一顆平常心。

我沉迷於圍棋十餘載,或許別的沒學到,對於“平常心”的難度,倒是有一些體會。

周五的演講中有個插曲:所長忽然發現,本所有一位老師也是歸僑。這位歸僑似乎是以他所不熟悉的歌仔戲來作為身分認同的象徵(至少有些學生這麼覺得),對於這種現象,也應該以平常心來看待吧…

Read Full Post »

今天在「戲曲音樂」課堂上,讓同學練習唱歌仔調,同學們不僅【七字調】【都馬調】這種靈活變化的調學得很快,學到旋律固定的曲調時還會依字行腔,有些同學好像跟戲曲音樂特別有緣分。

原本的教材中包含了【古早七字調】,後來教唱腔的秀庭老師建議改成【古七字】,不過最後我們兩者都放棄了。

這些古樸的唱法,現代人似乎不容易學呢!關於這一點,我事前倒是沒想清楚。

接著也想到,【七字調】從古到今的演化軌跡,也可能透露出某種「音樂的現代性」吧,這包括了唱韻、襯字、音階等形式上的變化,跟社會、文化似乎連不上甚麼關係。

我因為著迷於古時候的【七字調】,因此曾在歌仔戲論壇寫了這段文章:

歷史錄音的意義:從1930年左右【七字調】的伴奏談起

一 臨摹

研究音樂的策略有很多種。
有時候,「講甲嘴角全波」的叨叨論述令讀者與作者都心生厭倦,此時,或許可改以「身體的實踐」來貼近音樂,去感受音樂的韻味。在下聽了《聽到臺灣歷史的聲音:1914-1945臺灣戲曲唱片原音重現》(國立傳統藝術中心,2000)中,「利家音樂團」所伴奏的【七字調】之後,心中若有所感,但又說不出那是什麼,於是便採取「親身實踐」的方式來研究這段音樂,產生了這段臨摹習作:mp3檔

撇開我那不太靈光的左手無名指、小指不談,經由臨摹歷史錄音,在下終於比較能具體說出:1930年左右的【七字調】伴奏,殼仔弦的音樂語法有何特徵。

跟目前流行的【七字調】伴奏相比之下,1930年左右的【七字調】幾乎不用do、sol兩個音,反而常用si、升fa音,由於使用音階的不同,1930 年左右的【七字調】帶有「合尺管」(內絃sol、外絃re)的色彩,反之,目前流行的【七字調】伴奏為較純的「四工管」(內絃la、外絃mi)色彩。

對於聽慣現行【七字調】的聽眾而言,1930年左右的【七字調】好像使用了「借音」的編曲技巧,也就是「去上換乙」、「去六換高凡」(把do換成si、 把sol換成升fa)。音階的不同,也連帶影響了第二句句末的調式色彩。現行的【七字調】第二句句末,有明顯的徵調式色彩(伴奏結束在sol),但 1930年左右的【七字調】則否,因為全曲自始至終sol音就是不出現。

實際上,【七字調】的演化是先有「合尺管」的色彩(與亂彈福路【緊中慢】可能有關),後來才變成較純的「四工管」色彩,並為了增添變化,讓第二句變成徵調式。

此外,1930年左右的【七字調】好像比較「跳動」,很有活力,但我實在不會形容…

二 靈光

班雅明(1998)在《迎向靈光消逝的年代》中提出了「靈光」(aura)的觀念

遙遠之物的獨一顯現,雖遠,仍如近在眼前。靜歇在夏日正午,延著地平線那方山的弧線,或順著投影在觀者身上的一節樹枝,這就是在呼吸那遠山、那樹枝的「靈光」(pp. 65-66)。

班雅明認為具有獨一性、「此時此地」的藝術創作,是一種傳遞神的旨意、顯現「靈光」的藝術品;另一方面,藝術複製品雖然靈光不再,但卻能讓更多人參與欣賞。班雅明使用了一種經由否定「靈光」的存在,來突顯出大眾社會時代藝術複製品的特質,誠如張煜麟指出的,這種論述方式必須放在啟蒙傳統的西方論述脈絡中來理解:

因此,在我看來班雅明絕對必須要通過「否定靈光」的過程,才能夠論證人的理性的存在。否則,在班雅明的論述體系中,人便無法從神的靈光中獲得救贖,同時,現代性的大眾社會變無法存在。(http://www3.nccu.edu.tw/~yfko/page2-2003-2-4.htm)

西方的宗教觀經常是「把西方理論應用於東方文化」的一大障礙,因此,我對班雅明所謂的「神性的靈光」並無感覺,倒是對於「大眾的藝術參與」這個觀點較有 體會。例如台灣日治時期的歷史錄音中,有不少當時著名藝旦的唱腔,原本要聽到這些藝旦的表演必須花大錢到藝旦間裡面獨享,但曲盤的發行打破了「藝旦間的此 時此地」之限制,滿足了廣大群眾對藝旦的好奇心。除了曲盤的發行之外,「藝旦戲」也是一般人得以親眼目睹藝旦風采的好機會,在日治時期甚為轟動。

曲盤的音樂複製品,常常不見得比「此時此地」的音樂少掉太多靈光,如歷史錄音中的南北管、客家音樂、京劇,聽曲盤的感覺跟在曲館內聽曲並無太大分別。由 於曲盤能傳達一些韻味細節,因此內行人仍會在雜訊的干擾之間捕捉到許多「靈光」,為之感動不已。不管是利家音樂團的【七字調】伴奏、亂彈名伶蜘蛛旦在《潘 金蓮戲叔》中的「哦──」、京劇名伶童芷苓在《烏龍院.坐樓》中的「喲!」、京劇琴師李慕良在《借東風》【二黃導板】中的「開花音」,皆於石光電火之間體 現了崇高的藝術,「雖遠,仍如近在眼前。」

三 基模

班雅明(1998)指出,藝術品的大量複製讓「量也是一種質」,具有新的意義:

大眾就像是一個模子,此時正從其中萌生對藝術的新態度。量已變成了質。參與人數的大量增加改變了參與的模式。(p. 96)。

對我而言,歷史錄音若得以大量呈現、讓許多人能夠大量聆聽,應可造成台灣傳統音樂的「質變」。這樣的過程牽涉到幾個不同的層次,第一,是「錄老師」的口 傳心授。以優秀的錄音為師,猶如學書法時以經典法帖為師。跟老藝人比較起來,經典錄音讓初學者有個固定的模仿對象,不至無所適從,且培養民間樂師的傳統方 式本來就是讓學生浸在這種音樂裡面,多聽、多揣摩,大量聆聽錄音可以讓習樂者將音樂語言內化。
第二個層次牽涉到「基模 / 變異」。口傳心授的優點之一是讓運動系統藉由反覆而有變化的練習,下意識地掌握音樂的規則與變化,此與運動科學中的基模理論(schema theory)有關(Schmidt 1975)。例如上籃有很多變化,但也有共通的形式特徵,教學時除了教一個上籃動作的範本之外,還要教種種變化,最後選手就能掌握「上籃的格律」,予以活 用。歷史錄音若得以大量(超大量!)地呈現,聽者有機會聽到同一曲調(例如【七字調】)的多種變化,久而久之,便可將「基模 / 變異」予以內化。
第三個層次牽涉到韻味,跟歷史錄音的藝術品質比較有關係。歷史錄音的藝術品質高低不齊,就好像大量出土的魏碑,裡面混雜著一些較為匠氣的書法風格,反 之,頂尖的歷史錄音則像「鄭文公碑」、「張猛龍碑」,值得下苦功好好臨摹或欣賞。我個人就覺得台中新春園的北管錄音有種難以言喻的氣勢,就算現代人學不起 來,也值得仔細聆賞,瞭解一下北管的昔日光輝。

歷史錄音的大量展示可以造成某種質變,不過,我心目中的「展示」還包含了欣賞者的主動臨摹,因為很多傳統音樂必須要透過身體實踐才能夠理解。「歷史錄音的研究與臨摹」這樣的課程應該是有用的,不過那畢竟只是個夢想……

參考資料

班雅明(Walter Benjamin) 著,許綺玲譯(1998)《迎向靈光消逝的年代》,台灣攝影

張煜麟,〈關於靈光或氛圍〉(http://www3.nccu.edu.tw/~yfko/page2-2003-2-4.htm)

蔡振家 (2001)〈追尋歲月軌跡-聽見北管歷史的聲音〉,《傳統藝術雙月刊》14期(http://homepage.ntu.edu.tw/%7Egim/gia/pub/historical_recording.html)

蔡振家 (2007) 評〈聽見1933 年的「跳舞時代」〉,《臺灣音樂研究》5:143-146 (http://www.musictw.org.tw/word/paper05-6.pdf)

Schmidt, R. A. (1975). A schema theory of discrete motor skill learning. Psychological Review 82:225-260.

————————————————-

後來聽了朋友提供的傳統【七字調】音樂檔,據說是由黑貓雲所唱。我當下的感想是:確實感受得到靈光!
黑貓雲在處理「念白與唱腔的切換」時,充分展現出她特有的火候。

李后:你真是目無尊長!
包公:啊——你講我目無尊長?我目無尊長嗎——(亮弦)
【七字調】呀哪是目無尊長(過門)就是你(文場突止)
(念白)李宸妃!(單叫頭鑼鼓)
(接唱)…

在【七字調】中間插入叫頭,效果居然這麼好,我真是聞所未聞!
最令我震動不已的「靈光」,則在「目無尊長(過門)就是你(文場突止)」的句末,流暢的過門被念白「就是你」硬生生截斷,我做夢也沒想到「唱與念的交錯運用」可以有這樣的戲劇效果!

上則留言提到歷史錄音的幾個重要性,我其實漏掉一個最實際的、目前正在發生的現象:歷史錄音是懷舊者的心靈寄託。 我知道有些「懷念古早味」的戲曲朋友已經不太進劇場看戲了,有人說:聽了經典錄音之後「頗覺恍如隔世——那些與戲相伴的日子和自己究竟到哪裡去了呢?」
韻味美好的歷史錄音,讓埋首於科學的我「毋忘初心」。正是:

君不見秋草獨尋人去後
早則是西樂一統江湖時

(按:戲曲伴奏中的濃濃國樂味,畢竟是追隨西方藝術音樂的後果)

Read Full Post »

昨天上課談到音樂 meme 的複製,強調了 meme 跟大腦的共生與共演化。不容易哼唱、不容易模仿、背不起來的音樂,原本就不易普及,我們的大腦不擅長處理這類音樂 meme。我舉了一個現代音樂的例子:洪崇焜的〈譫語(為不具絕對音感的歌者)〉,此曲刊登於《關渡音樂學刊》第五期,洪崇焜在作品說明中提到:

“譫語( 為不具絕對音感的歌者)”一曲,對於任何不具絕對音感的歌者而言,想要精確做到譜上所有極度艱難的技巧要求,幾乎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然而,也正因為技巧上的不可能跟不可企及,也造就了本曲對於譫語那般理智盡喪、幾近錯亂之狀態的描摹。(p. 189

彈塗魚的感想是:吾雖涵泳於文藝之水域,但跟某些鄰居的想法實在有著巨大的隔闔!

想想看,到底是誰在譫語?

昨天上課談到了音樂考據時會用到的同源(homology)、同功(analogy)等演化生物學的觀念,另外有個術語也與此有關:平行演化。

Parallel evolution is the independent evolution of similar traits, starting from a similar ancestral condition due to similar environments or other evolutionary pressures. (WIKIPEDIA)

我有一次在學術研討會上比較北管戲與京劇的唱腔,用了「平行板式」一詞,也提到了比較解剖學,舉座為之譁然,因為在場的多半是文科的學者。評論人吳榮順批評我「平行板式」一詞的用法,指出西樂裡面的「平行」一詞,有其另外的深刻意涵。

這樣的跨領域交流,再度凸顯了西樂專家的某種堅持

令我好奇的是:當聽到 “drawing parallels between A and B" 這樣的英文片語時,不知道吳榮順是否仍然會想到「平行聲部」這類的音樂專業術語?

古嘉齡在〈「紀念俞大綱先生百歲誕辰戲曲學術研討會」紀要〉(《民俗曲藝》160:197-231)中也對這件事記了一筆:

評論人吳榮順以為用「解剖學」方式將亂彈與皮黃的板式唱腔作「平行」比較,確實創意十足,但也指出西方樂論中「平行」的概念與此文截然不同,「平行」概念應該釐清,運用時也應更小心。

昨天上課還談到「被發明的傳統」,這也跟「為什麼有的 meme 特別容易以訛傳訛?」有關,不過一時之間想不到什麼例子,今天才在Pinker的名著《語言本能》(77-79頁)中,找到一個很不錯的例子。有些傳聞特別容易以訛傳訛,其關鍵在於「這些說法可以吸引某些人的獵奇目光」。

愛斯基摩人的雪

說到人類學上有關語言和思想的誤傳或不實的報導,不可不提愛斯基摩人對雪的詞彙這件事。愛斯基摩人對雪的詞彙並沒有比英文來的多,跟別人以為的正好相反。他們並沒有四百個描寫雪的字詞,如某人說的,也沒有兩百個或一百個或四十八個或九個。有一本字典收集了二個。若是我們把標準放寬、範圍放大,大約有十二個,而英文也差不多有這麼多個。例如snow, sleet, slush, blizzard, avalanche, hail, hardpack, powder, flurry, dusting以及波士頓電視台WBZ-TV氣象報告員史威勒(Bruce Schwoegler)所造出來的字—snizzling。

那麼這個神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絕對不是從那些真正有研究Yupik和Inuit-Inuupiaq語言〔按:此處似乎應加上「的人開始」四字〕,這個語言的分布從西伯利亞道格陵蘭。人類學家馬丁(Laura Martin)追蹤這個傳說如何開始的,他發現:每經一次轉播就誇張一點。在一九一一年的時候,波亞斯偶然提起愛斯基摩人用四個不相干的字根來說雪。吳爾夫數到七個,而且暗示還有更多。他的文章流傳很廣,許多教科書都引用到的,因此,這個數字就越來越膨脹,最後變成報紙「驚人的事實」的新聞。

語言學家蒲朗(Geoffrey Pullum)在他的文章〈愛斯基摩詞彙的大騙局〉(The Great Eskimo Vocabulary Hoax)中有引用馬丁的文章。他對為什麼這個故事會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的看法是:因為這個說法與愛斯基摩人的其他行為傳言相符合,例如把太太借給陌生人、吃生海狗的脂肪、把老人丟到野外去餵北極熊等等。這真是一件很諷刺的事。語言相對論來自波亞斯的學派,為了要顯示沒有文字的文化也跟歐洲文化一樣的複雜和高水準。但是這個本意要開闊人類胸襟的小故事,他吸引人的地方正好是由於人們喜歡把不同於自己文化的文化,都看成很奇怪、很有異國情調。蒲朗說:

這個不實的誤傳背後有個很令人沮喪的事情,即使某個北極圈的語言真的有很多的詞彙來描述雪,它也不會引起什麼學術上的興趣,這只會是一個普通、沒什麼了不起的事實而已。育馬的人有各種不同的名詞來形容馬的大小、年齡、馬的品種。植物學家有各種名稱來形容樹葉的形狀;室內裝潢設計者有不同的名稱來形容各種深淺的紫紅;印刷者有不同的名稱來形容排版的字體。這些都很自然,那麼為什麼沒有人想到要去寫印刷者也有很多不同的名稱來描寫不同的字體呢?

就以下面信手拈來幾本語言學的教科書為例,一本上面寫著「對愛斯基摩的文化來說,無疑的,雪是非常、非常的重要,所以它把這個相當於英文中一個字一個想法的概念,切割成許多截然不同的層次……」。你試想像下面這段話:「印刷文化中,無疑的,字體是非常的重要,所以他把這個相當於非印刷業中的一個字一個想法的概念,切割成許多截然不同的層次……」。即使是真的,也非常無趣,但是假如他是跟亂倫雜交、生吞鯨脂等傳說連在一起時,這個平庸的東西才會引起我們的凝視。

Read Full Post »

發表論文:Aggressiveness of the growl-like timbre: acoustical features and biomechanical mechanisms (oral). The 10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Music Perception and Cognition, 25-29 August 2008, Sapporo, Japan.

這是我第三次參加有關音樂心理學的研討會,規模比以往的更大,不過發表的論文數量實在很多(>600篇),人也都稀釋掉了,所以,我早已打定主意:此行還是跟著太太玩耍比較重要。後來在會議中跟一些有趣的學者交流,倒是成為意外的收穫。

我的論文探討吼叫式音色(growl-like timbre)的認知基礎,強調吼叫原本是為了召喚腹橫肌、穩定脊椎、準備攻擊,因此這類音色聽起來充滿了怒氣。由於論文摘要的審查意見提到:「很有趣、創意十足,口頭發表時請播放相關音影資料」,所以,後來我匆匆作了實驗並錄影,而這些資料果然為我的論文發表增色不少。

可能是因為人人都聽得懂吼叫的情緒意涵,並多少都有吼叫的經驗,所以我發表完之後,提問十分踴躍,這是我參加國際研討會以來從所未有的經驗。

問題一:兩位受測者未能成功發出吼叫,這似乎動搖了「聆聽吼叫伴隨著聽者的內在動作模擬」的假說。若有人無法發出吼叫,他如何認知吼叫聲?

答:這確實是個我model中的一個弱點。不過,吼叫的能力應該相當普遍,雖然有的受測者在實驗室中無法吼叫,也許他們在真實生活中仍會「發自內心地吼出來」。

問題二:人類與動物的發聲溝通不太一樣,有些動物的發訊未必具有意圖,而是反射性的。我好奇你的model如何用在動物上面,如「獅吼」?

答:我的model主張吼叫是攻擊的準備,這跟Tinbergen的intention movement很類似(發問者Ian Cross補充:近來有些理論家更新了這個學說,我等一下給你看相關的文獻資料)。另外,腹壓與脊椎穩定性的關聯,我有找到一篇論文是用豬來作實驗。

問題三:有些赤鹿在比角力之前會互相吼叫,吼叫時會降低喉頭,以拉長的聲道來佯裝碩大的體型。人類吼叫會這樣嗎?

答:在實驗中,我並沒有測量受測者的喉部運動。不過我曾經想過人類與赤鹿的差別:赤鹿等動物傾向靠聽覺來判斷對手的體型,然而視力甚佳的人類對於對手的體型可以一目瞭然,所以,我認為人類的吼叫目的並不在於「佯裝碩大的體型」,而在於「廣告腹橫肌的強度」,藉以嚇阻對手。

問題四:實驗中是否有觀察到吼叫能力或腹肌活性的性別差異?

答:沒有,只不過女生吼聲的音高較高些。

問題五:京劇與能劇中的吼叫真的意味著攻擊嗎?還是表演風格、角色性格的一部份?

答:我認為是後者。(這時有些日本聽眾在討論能劇中的吼叫)

感想一:這個有趣的研究讓我想到,有些運動員在競技時需要吼叫(我比出舉重與跆拳道的姿勢),有的網球選手在比賽時大吼,引起爭議,這個研究可以為這類行為提供一些學理依據。

讓我很感動的是,Ian Cross特別來聽我的論文發表,他是音樂學者中極少數鑽研生物音樂學的奇葩,中場休息時,我連忙向他致意:「我在教生物音樂學時,有參考你的論文」。他表示,動物的發聲行為也是他的研究興趣之一,且跟提出structure-acoustic rules的動物行為學家Morton共同研討,Ian Cross特別推薦我念一本書,是運用賽局理論來分析動物溝通中的爾虞我詐:

SEARCY, W. A., & NOWICKI, S. (2005). The evolution of animal communication: reliability and deception in signaling systems.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我回國後趕快到台大圖書館借這本書來看,並據此修改我的論文再投稿。能夠在研討會上學習到「如何改進自己的論文」,這樣的經驗實在很棒。

這次研討會原本都在北海道大學舉行,最後一天卻用車子把我們載到沼公園的「金字塔」。室外風光雖然美麗,有些室內場地卻不適合當作發表論文的地方,而且從市區坐車過去也有點太耗時了。

最後一天早上有個session的主題是亞太地區各國的音樂心理學近況,學者介紹了中國、新加坡、澳洲等國的情形,臺大電機所的博士生有被問到「臺灣的這類研究情形如何?」,還好當時我不在現場,不然問到我的話,我也講不出什麼東西…

在論文壁報區發現了一篇頗具創意的論文:Rett症候群患者的音樂能力。我很興奮地跟作者討論:這是一個新的題目,跟自閉症、妥瑞氏症、前庭系統、小腦等有關。

這次研討會還讓我深深體會到:中國的音樂心理學家在國際舞台上頗有表現,下次的亞太地區音樂認知研討會好像會在北京舉行。

我的北海道初體驗,玩到藝術之森、監獄博物館、渡邊淳一文學館(安藤忠雄設計的建築)、小樽、札幌拉麵共和國、旭川動物園,真是不虛此行。

Read Full Post »

昨天是這學期「戲曲音樂」第一次上課,大概是因為可以抵通識學分的關係,想要加簽的學生差點把教室給擠爆了。我第一次碰到這種情形,不太懂得如何拒絕學生,後來也深深檢討了一番。

由於我在課堂上提到自己碩士班階段所研究的主題是北管,後來有同學發問:怎麼課程中排了許多歌仔戲,但卻沒有介紹北管戲?我趕快說明,討論到歌仔戲《青春美夢》時會介紹北管。語畢,我不免發出感嘆:

「難得到現在還有同學會關心北管,真是令人感動!這是因為茂伯的關係嗎?」

「那倒不是」學生說。

我也給同學看了台大北管社1997年公演前的照片,社員們有跟茂伯合影。

轉貼自北管社網站

林宗仁先生除了是很優秀的月琴手之外,從北管社草創階段以來,他還提供了各種協助,也十分關心我們社員,注重薪火相傳的問題,真是北管界不可多得的人才。聽說昨晚他在板橋演出北管,有許多粉絲慕名前往,不知道這是否能引起年輕人對於北管的興趣?

昨天上課時我也提到:台大的北管社、掌中劇團先後於2001年左右倒社,或許也意味新千禧年的一種 “新氣象” 吧。想當年,掌中劇團乘著本土文化運動的浪潮而誕生,開設過漢文班、參與過民間戲曲活動,由我在物理系大五那年成立的北管社,則吸收了歌仔戲社、京劇社、崑曲社的一些同好,學習並演出北管戲,後來潮和社也介紹台大北管社給其他子弟團認識,我們社員的年輕面孔與表演風格,讓一些北管藝人頗感興趣。

全球化所帶來的外來種 (foreign species)、入侵種 (invasive species),不只發生在生物界,在文化領域中也很明顯,而入侵種經常可以導致本土種陷入瀕危,甚至滅絕。入侵種若在初期沒有得到控制,則燎原之勢似乎無法避免。

昨天上課時學生針對北管的發問,不禁讓我想到:維繫母語、本土音樂的一脈尚存,或許可以試著從通識課做起…

Read Full Post »

今天第一次上課,只播放了一段音樂。正式開始課程進度之後,會播放較多的例子。
今天播放的是羅西尼的〈貓之二重唱〉,我後來在YOUTUBE找到了管絃樂伴奏的版本,跟今天播放的鋼琴伴奏版不太一樣。

另一個具有特殊意義的演出,是 “建中女高音Le Sorelle" – Duetto Buffo di Due Gatti,擔任鋼琴伴奏的紀同學曾經在我的課上聽過〈貓之二重唱〉,後來便親身演出此曲,頗具實踐功力。兩位 “建中女高音" 的服裝、動作、表情都滿講究的,歌聲也很棒。

這段音樂固然跟動物行為學有點關係,但主要還是想藉此提醒同學們:在歌劇之中,音樂傳達了主要的訊息,以至於沒有歌詞也無妨。

Read Full Post »

請同學利用此部落格發問與討論

生物音樂學導論 (Introduction to Biomusicology)

授課教師:蔡振家(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學分:3

上課時間:星期一234 上課地點:音105

一、課程概述

生物音樂學包含了三大分支:演化音樂學(evolutionary musicology)、神經音樂學(neuromusicology)、比較音樂學(comparative musicology),本課程將介紹前兩者的理論與方法。

T. Dobzhansky (1973)曾經說過一句名言:“Nothing in biology makes sense except in the light of evolution." 同樣的,有關音樂起源、音樂演化的研究,也可以參考演化生物學的觀點,並將音樂的範圍從人類的音樂擴及其他動物的音樂,經由跨物種的比較(cross-species comparison)帶來新的洞觀。近十餘年來,大腦造影技術加速了神經科學的進展,其中探討音樂的神經科學論文約有四百篇。本課程將循著「鏡像神經元」(mirror neuron)的理論架構,探討音樂與情緒、語言、運動系統的關係。

二、課程目標

促進人文藝術與自然科學的交流,介紹音樂研究的最新發展,並指導學生進行相關實驗。

三、課程要求

指定閱讀材料應在課前讀畢,相關心得及疑問應於部落格「彈塗魚之舞——游移於音樂與科學之間」(http://crimson.ee.ncku.edu.tw/wordpress/?cat=4上留言。期末報告的題目選擇,可利用Office Hours(週一14:00~16:00)與授課教師討論。

四、課程進度 (2008-2009)

授課內容

課程簡介

生物演化與藝術起源

音樂與符號系統

動物的聲音溝通(上):杜鵑啼血猿哀鳴

動物的聲音溝通(下):大翅鯨之歌

聽覺系統

期中考‧影片欣賞

三腦一體假說

音樂與情緒

舞曲‧社會鍵結

音樂鏡像神經元

音樂想像

音樂才能與疾病

學生報告

期末考

五、成績評量

平時表現(20%):課堂上(或於部落格)針對指定閱讀材料的討論
作  業( 8%):自我介紹、關於演化生物學的學習心得
考(12%):範圍為1-6週的上課內容
考(20%):範圍為8-13週的上課內容
期末報告(40%):選定主題作專題研究,題目與大綱應於第12周繳交

六、指定閱讀材料

(A) L. Diamond著,王道還譯(2000《第三種猩猩人類的身世與未來》,時報[Ch1, Ch9

(B) W.T. Fitch. (2006). The biology and evolution of music: a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Cognition. 100(1):173-215.

(C) O. Sacks著,廖月娟譯(2008)《腦袋裝了2000齣歌劇的人》,天下文化

(D)音樂與鏡像神經元:從運動到情緒〉,原始論文:Istvan Molnar-Szakacs and Katie Overy. (2006). Music and mirror neurons: from motion to ‘e’motion. Social Cognitive and Affective Neuroscience 1(3):235-241.

七、延伸閱讀

C. Zimmer著,唐嘉慧譯,《演化:一個觀念的勝利》,時報,2005

R. Dawkins著,趙淑妙譯,《自私的基因:我們都是基因的俘虜?》,天下文化,1995

Eugene S. Morton著,林劭貞、劉守儀譯,《動物會說話》,幼獅,2000

Tim Friend著,楊仕音、黃薇菁譯,《動物密碼:從動物行為看動物溝通》,商周出版,2006

S. Blackmore著,高申春吳友軍許波譯,《謎米機器》,吉林人民2001The Meme Machin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9

W. Benzon著,趙三賢譯,《腦內交響曲:從認知科學與文化探討音樂的創造及聆賞》,商周,2003

O. Sacks著,趙永芬譯,《火星上的人類學家》,天下文化1996
O. Sacks
著,孫秀惠譯,《錯把太太當帽子的人》,天下文化1996
V.S. Ramachandran &
S. Blakeslee,朱迺欣譯,《尋找腦中幻影》,遠流,2002
K.R. Jamison著,王雅茵、易之新譯,《瘋狂天才藝術家的躁鬱之心》,心靈工坊,2002
P.F. Ostwald
著,吳家恆譯,《鋼琴怪傑顧爾德天才的狂喜與悲劇》,先覺,1999
P.F. Ostwald
著,張海燕譯,《天使與魔鬼之舞舒曼的一生》,高談文化,2000
A. Storr
著,鄧伯宸譯,《孤獨的聆賞者:音樂、腦、身體》,立緒2008

Gerra G, et al. (1998). Neuroendocrine(神經內分泌) responses of healthy volunteers to ‘techno-music’: relationships with personality traits and emotional state. Int J Psychophysiol. 28(1):99-111.

Grape C, et al. (2003). Does singing promote well-being? An empirical study of professional and amateur singers during a singing lesson. Integr Physiol Behav Sci. 38(1):65-74.

Grewe O, et al. (2007). Emotions over time: synchronicity and development of subjective, physiological, and facial affective reactions to music. Emotion 7(4):774-88.

Khalfa S, et al. (2002). Event-related skin conductance responses to musical emotions in humans. Neurosci Lett. 328(2):145-9.

Zhu WN, et al. (2008). Differential cognitive responses to guqin (古琴) music and piano music in Chinese subjects: an event-related potential study. Neurosci Bull. 24(1):21-8.

Read Full Post »

振家兄:

恭喜彈塗魚小窪出現了--
我前幾天去打坐,打到一半,
突然想起一個問題,
似乎很適合彈塗魚小棧回答:

西藏頌缽為什麼會磨出泛音?

泛音為什麼又能治療?

泛音跟持咒的關係為何?

這些都是老問題,但是
颱風天重溫老問題,
也是一種彈塗彈塗吧?

請在小棧回答。謝謝!

taimu
———————————————-

Taimu 老師

好久不見。我前幾天有去學校送書給你喔,是新出版的《腦袋裝了2000齣歌劇的人》,裡面也有講到音樂與治療的議題。

西藏頌缽為什麼會磨出泛音?我猜跟棒子(敲頌缽的東西)繞著頌缽轉有關,不過這要做實驗才知道。

泛音為什麼又能治療?我在談到卡基拉時有提出一個猜測,不過這要做實驗來檢驗。

不好意思,家中現在網路不穩,簡短回應。

西藏頌缽的物理很有趣,以後應該請專家來研究看看。

Read Full Post »

在強颱辛樂克來襲的周末,左右無事,中秋賞月更是沒指望。於是,我就來架設部落格囉!

部落格的副標是「游移於音樂與科學之間」,「游」來「移」去的,這兩字當然是為了形容彈塗魚。可是,為什麼要選彈塗魚(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第五屆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Voice Physiology and Biomechanics 於2006年七月12-14日在東京大學舉行。

此會議的副標題是:variations across cultures and species,這個初衷似乎只達成了一半。

◎科學的終結?

會議前一周,與會者便已被告知:因為原場地的空調出了問題,研討會將移到「安田講堂」舉行。安田講堂看來頗有歷史(在學運史上具一席之地)、派頭不小,會議一開始,主席便向大家介紹,此講堂通常是給諾貝爾獎等級的人演講用的。

事實上,在此講堂發表論文,非但沒有光環籠罩,而且感覺不太對勁,因為講堂實在太大了。我被排在第二位發表論文,此時台下不過三十來人,真令我感到意外。此屆論文集的厚度約是上屆的1/3,這不禁令我想到:聲帶力學是否已經是日暮窮途了?

費曼說,科學的終結有兩種可能:第一是所有的問題都被解決了,第二是未解的問題需要投注越來越多的人力與財力,於是最後被放棄。聲帶力學當然不會屬於第一種,因為未解之謎仍然不少,它的沒落比較像是第二種情形。

為了用電腦模擬聲帶的運動及聲帶附近的流場,有些研究者致力於提高模擬的精密度,例如這次有人提到將會用上億個格點來作數值模擬。在另一個極端,由兩顆球與三根彈簧組成的two-mass model因為歷史悠久、簡單耐用,也還有一些愛用者。其它的聲帶物理模型多半分布在這兩個極端之間。

缺乏革命性的新觀點,大概是聲帶力學日暮窮途的主要原因。

◎逢“生”必發?

這年頭凡是跟現代生物學扯上關係的領域,通常都很有前途,聲帶研究中也不例外。我覺得上屆研討會中最有趣的議題是基因在聲帶中的表現,這屆最有趣的議題是:基因在聲帶中的表現如何隨著日夜周期而變化。缺乏睡眠除了影響注意力與情緒之外,對嗓音也很有殺傷力,看來夜晚乃是聲帶自我保養的時間,日本學者Hisa 等人發現:the muscrinic receptor genes show rhythmic expression in the airway under the control of circadian clock.

除了分子生物學之外,跟生物多樣性有關的發聲研究也特別有趣。

◎我們一家都是猿

我這次問了兩個嚴肅問題(跟旗子的飄動有關)、兩個耍寶問題,耍寶問題都跟動物的發聲有關。

聲帶力學的「通天教主」Titze教授發表了一篇跟咯咯笑(giggle)有關的論文,我問道:動物是否有類似咯咯笑的行為?為了舉例,我還模仿黑猩猩的興奮叫聲,後來有人跑來跟我說我學得很像,我心想,珍古德女士學黑猩猩的叫聲,那才真的是神乎其技。(這年頭,要當一位好ㄐ一ㄠˋㄕㄡˋ並不容易)

我的第二個耍寶問題是:人類的喉室(laryngeal ventricle)與某些靈長類的喉囊(air sac)是否同源?研究靈長類發聲的專家對此問題的回答是:靈長類的喉囊有多種變化,且功能似乎是多重的,至今尚未完全釐清,因此難以回答此一問題。後來我跟他說,有醫學報導提到:有些小號演奏者及風笛演奏者具有喉囊。他聽了大感驚奇,開玩笑說:確定這位小號演奏家是人類嗎?

◎聲帶的奧祕,水知道

我發表的論文是聲帶的水波模型。雖然人人都知道聲帶的含水量影響嗓音品質甚鉅,但之前並沒有任何一個理論或模型考慮到聲帶裡面的水,這實在是聲帶力學嚴重落後的一大癥兆,因為研究軟物質與生物組織(如:骨頭、皮膚、肺、心血管…)的物理學家,早就知道要考慮固體與流體複合的模型,但聲帶力學的研究者卻對 poroelasticity、gelmechanics 等領域一無所知,我的模型遂缺乏知音。與會者比較感興趣的,反而是用超音波偵測聲帶振動的技術,此技術基本上以台灣大學發展得較好。

研究軟物質與生物組織的物理學家,似乎還沒有注意到聲帶力學這個研究領域,死氣沉沉的聲帶力學,未來可能要靠這些物理學家注入新的活力。

◎瓶頸?

十餘年來,研究聲帶力學的學者,有一半以上都直接或間接出自「通天教主」Titze教授門下,因此,許多學者彼此的想法太過雷同,以致於缺乏突破性的進展,也就不足為奇了(也算是founder effect吧)。

近幾年從fluid-structure interaction領域跳進來一位Horacek教授,以不同的方法開始研究聲帶,他帶來一些好玩的觀念(例如旗子在風中飄揚的原理),卻不易被其他學者所理解,十分可惜。未來假如有更多背景不同的學者跳進來研究聲帶,此學科的進展速度應該會顯著增快(演化速度與個體的變異度成正比)。

除了動物叫聲之外,此研討會原本還鼓勵跨文化的發聲研究,不過,這次有關歌唱的論文並不多,計有探討北印度、日本能劇、義大利Sardinian “A Tenore” singing、保加利亞的女聲歌唱共四篇,全都不夠有趣,好似隔靴搔癢。

總之,這次的研討會再度顯示許多研究者對於模擬技術的熱衷,還好有動物聲學專家與分子生物學專家的加入,否則,這真是一次無聊的研討會。

跨文化的發聲研究這次全部失敗,這是個可貴的教訓。跨文化的發聲研究雖然有豐富的題目(比如台灣的南管散曲、原住民的歌唱),但科學方法與科學儀器不一定能夠彰顯出該音樂的特徵。相較之下,研究不同物種的發聲,科學方法與科學儀器很容易就能測到有趣的數據。這次“登台”的物種計有狐猴、豬、羊、牛、老虎、狗、烏鴉、鴿、台灣的葉鼻蝙蝠,牠們都出盡了風頭。

此會議的副標題variations across cultures and species,這個初衷似乎只達成了一半。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