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文:蔡振家(台大音樂學研究所專任教師)

台大校長管中閔昨天表示,關於教師的升等與聘任,教育部應尊重大學自治。事實上,教師的升等與聘任一直存在許多弊端,大學自治不宜無限上綱。教育部與台大原本應密切合作,打造更好的教學環境,但這場雙人舞並非你情我願,而是「一個自治,各自表述」,甚至引起訴訟。
台大教評會曾在104 學年度決議,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起一件訴訟,內容是關於生農學院某位老師的不續聘案,後來台大這項訴訟被駁回,校教評會又決議抗告。在該案的相關訴訟中,台大至少輸了五次,其中有一次是台大告教育部,雙人探戈早已變調。最高行政法院在裁判書(105年度判字第194號)指出,台大對於大學自治有所誤解。台大高層對這項判決似乎深感不滿,於是在行政會議中決定提請釋憲。本人曾在校務會議陳述以上事實,並詢問與會者:大學自治是不是台灣價值? 繼續閱讀 »

泛音的教學

在書店看到中學物理的書(人人出版的伽利略),順手查了聲波泛音的內容:頻率為基音兩倍的音,稱為第一泛音。
然而,歐美稱其為第二泛音,並把第一泛音等同為基音。
我比較贊成歐美的說法,因為可以把 “八度等價” 講得簡潔又清楚:第2^n泛音聽起來都很像。 繼續閱讀 »

研究目的:本研究聚焦於進階的相對音感,希望以腦造影實驗找出處理「和聲解決」的神經基礎。本研究將有助於釐清音樂能力跟語法、情感處理的關係。 繼續閱讀 »

《終點往往在他方:傳奇音樂家布列茲與神經科學家的跨域對談,關於音樂、創作與美未曾停歇的追尋》導讀
2019/03

二○一六年一月,法國音樂家皮耶‧布列茲(Pierre Boulez)逝世,享壽九十歲,藝文界同表哀悼,法國總理盛讚布列茲對於音樂界的偉大貢獻,「宛若一道照亮世界的光束」。以光束來比喻布列茲,讓我產生兩個聯想。從創作的角度而言,布列茲確實像堅持自我道路的一束光,筆直而犀利,他曾說:「音樂的歷史從巴哈到海頓、貝多芬、華格納、馬勒,再通過荀白克、魏本,傳到史托克豪森和我。至於其他人,都無關緊要。」而在另一方面,布列茲卻像是充滿人道關懷的和煦陽光,他散發著一種沉靜睿智的領袖氣質,藉由簡潔的言談與手勢,為音樂家及愛樂者帶來無限啟發,這種非凡的魅力,讓布列茲在指揮與音樂教育領域成就斐然。 繼續閱讀 »

迷因與創新

創造力 3B法則》推薦序

這是一個充斥著微影片、短旋律、小玩笑、假消息的時代,我們所接收的觀念與資訊,輕薄短小,變幻無方,或許可以稱為迷因(meme)。

四十幾年前,生物學家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在《自私的基因》書中提出迷因這個觀念,它是指文化傳遞的單位,類似於生物遺傳的基本單位:基因(gene)。我們在生活中接觸到的口頭禪、洗腦歌、儀式動作、宗教信念,全都是迷因。透過人與人之間的模仿,迷因可以逐漸散布到群眾之中,演化出不同的型態。近年來,迷因獲得了新的意義,它是指在網路上被廣泛轉載的有趣東西,迷因不僅是被複製的文化碎片,更是網民展現創意的方式。 繼續閱讀 »

文:蔡振家(寫於2020年3月)

台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的現任所長王育雯副教授(任職時間2019.8-2020.3),在2019年5月出版了專書《雅樂效應思維:〈樂記〉身心審美的當代解讀》(以下簡稱《雅樂效應思維》)。我對於音樂心理學略有所知,也曾經對人體有些科學探索,故在此提出一些個人看法。下文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指出此書的錯誤及疑點,第二部分談此書所折射出的「台灣人文音樂學之終結」,第三部分則強調此書的重要性。 繼續閱讀 »

美國耶魯大學(Yale)藝術史部門決定取消其入門課程「藝術史概論:文藝復興到現在(Introduction to Art History: Renaissance to the Present)」,原因是擔心課程內容過於歐洲中心主義(Eurocentrism),未能全面呈現各地藝術史。決定隨即引起各界爭議,更遭藝評家批評為巨大錯誤。[…]
Tim Barringer 向《Yale Daily News》表示,將歐洲藝術作為藝術史基礎是「有問題的(problematic)」。他表示,希望所有學生享受學習西方歷史上的重要藝術品,「但我不希望錯誤地將歐洲畫作的歷史當成各地的藝術史」。

這讓我想到,任教於倫敦大學的音樂學家 Keith Howard 曾經向台灣的音樂學者及研究生指出,有些歐洲的音樂學家會驕傲地承認「我看不懂五線譜」:

It is of note that musicology departments in my country, England, are rapidly moving away from their concentration on European art music (ie, ‘classical music’), within which the dominant methodology was developed, towards world music, pop music and film music studies. Indeed, two current heads of music departments, Simon Frith in Edinburgh and Anahid Kasabian in Liverpool, proudly state they cannot read staff notation. The implication is that methodologies, the practice of musicology, is changing.

從以下的課程改革看來,該系老師應該對於教學所涉及的三個面向有所反思:(1)名稱,(2)課程的當代意義,(3)分眾與去中心。

Barringer 表示, 「藝術史概論:文藝復興到現在」課程於今年春季正式結束後,將會由新的入門課程取代,如「全球裝飾藝術( Global Decorative Arts)」、「絲綢之路的藝術(Arts of the Silk Road)」、「全球神聖藝術(Global Sacred Art)」以及「再現的政治(The Politics of Representation)」。

(1)名稱:過去有些課程名稱太過西歐中心主義,因此必須正名。曾經有學西樂的朋友告訴我,"聲樂=西洋聲樂",我一笑置之,後來我在寫書時把動物的音樂分成兩類:器樂 & 聲樂。人類不妨再謙卑一點。
(2)課程的當代意義:裝飾藝術、絲綢之路、神聖藝術、再現,這些議題都跟當代比較能夠產生對話,特別是以往可能不登大雅之堂的裝飾藝術,隱含著各著時代的流行脈動。
這幾年看了許多博物館,發現很多展覽都注重跟當代的結合,這讓我深深感到:在大學課程中介紹古典事物,也應該積極尋找當代意義。
(3)分眾與去中心:在大學課程中介紹音樂,讓我深感這是個徹底分眾的時代。Tim Barringer 闡釋有關課程改動時強調,「在我們的學科中,沒有一個概論課程應佔核心位置(no one survey course can be taken as the definitive survey of our discipline)」,這一句不容易翻譯,也許裡面有一層意思:不應該用一門課來進行大範圍的概論(而成為概論課中唯一的必修課)。在徹底分眾的時代,專長殊異的藝術史老師各自將學生帶開,針對特定議題或範圍來授課,這種教學較有效率。

#在實徵美學中認知心理學應該占核心位置

〈高雄轉移〉

〈高雄轉移〉

徘徊過多少議場 摸過多少麻將 才覺得辭掉北農也不冤枉
政見是賽車賽馬 在旗津設賭場 要讓馬路條條都又平又長
歧視言語一籮筐 瑪麗亞也躺槍 誰說賣菜郎不需要優越感
沒戒掉年少輕狂 變成落跑市長 才讓政黨義無反顧的交換

把一個人的選票 轉移到另一個人身上 讓上次犯的錯反省出夢想
平凡人難免這樣 享受過發財空話 才拒絕做民粹代罪的羔羊
口號是抓不到的月光握緊就變黑暗 讓虛假的光頭消失於晴朗
陽光在街上流轉 等所有韓粉被原諒
民主不停站 想開往地老天荒 作伙愛台灣

燭光照亮了晚餐 總機沒有答案 再也不需要努力爬樹跑攤
浴缸內鋪滿花瓣 塞子讓它水滿 沒人問幾歲之前還是處男
局處長曾經接班 新人換來期望 期望帶來失望的惡性循環
短暫的總是浪漫 漫長總會不滿 用愛情摩天輪換個罷免案

把一個人的選票 轉移到另一個人身上 讓上次犯的錯反省出夢想
平凡人難免這樣 享受過發財空話 才拒絕做民粹代罪的羔羊
口號是抓不到的月光握緊就變黑暗 讓虛假的光頭消失於晴朗
陽光在街上流轉 等所有韓粉被原諒
民主不停站 想開往地老天荒 作伙愛台灣

學生對於通識課「音樂作品中的愛」的這段感言,成為我的炫耀文:

發現許多同學盡全力的投注在音樂裡,抒發自己的感受,讓人覺得很有歸屬感,我不是非常擅長分析音樂作品,但在看完所有同學在討論版的心得後,似乎從中吸取了大家看音樂的角度,也漸漸的有了自己的看法。

繼續閱讀 »

校務建言編號 12989

主旨:台大官方臉書是否秉持行政中立?標準為何?
建議內容:
管校長在2020年1月4日的校務會議中強調言論自由,並且指出,假如未來台大其他師生有類似蘇宏達教授的遭遇,台大官方臉書都會以同樣的標準發出聲明。本人對此有兩個問題想要請問校方,請校方逐一回答。
問題一:德國憲法法院曾明確指出,「散播經證明為不實的主張和蓄意謬誤的意見」不受言論自由保障。假如未來有一位台大教授製作YouTube影片讚揚納粹,並聲稱奧斯威辛(Auschwitz)絕非死亡集中營,此教授因而遭到警方約談,請問台大官方臉書是否同樣會發文,「對此侵害言論自由之行為表達嚴重關切,盼有關單位恪遵憲法第 11 條意旨,確保人民言論自由」? 繼續閱讀 »